忆梦
初一 散文 662字 30人浏览 cd604

忆梦

“咯之,咯之„„”一个孩子静静的坐在爷爷家的柚子树旁,沐浴着那金灿灿的夕阳,悠闲的听着爷爷在那里为他做木刀时,发出的锯木声。爷爷是个木匠,他没读过几年书,这一生的爱好,可能就是有木头造些各种各样的东西,家里的桌、椅,板凳,无不是他的杰作。夕阳是那样的温和,那锯木声是那样的动听。终于,那声音忽然停止了,爷爷将那弯了半天的腰直了起来,额头上不时的滑下晶莹的珠子,高兴的吆喝了一声小孙子,小孙子又是奔又是跳的来到爷爷的身旁。爷爷用他那粗糙的大手递过那把精致的小木刀,放在孙子那细软的小手上。那刀不仅仅是把小木刀,他是爷爷的希望,希望小孙子能像那刀一样坚韧,那样挺拔。小孙子好象明白了什么,望着爷爷笑了,爷爷也望着孙子笑了,在金色的夕阳下,他们笑得是那样的甜,他们笑得是那样的欢畅。 不久,小孙子在父母的带领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走时,孙子紧紧的抱住那把木刀。一去就是10多年,孙子回来了,这时的孙子已不在是以前的那个小孩了,他现在已经是个健壮的青年了。孙子拿着保管了10多年的小木刀,兴奋的冲向爷爷的房间。孙子呆了,高高的墙上挂着爷爷的相片,相片里的爷爷在笑,笑得是那样的甜。爷爷走了,他被病魔带走了。他走时是那样的矛盾,他多么想再看孙子一眼,但是孙子要中考了,爷爷只能悄悄的走了。

柚子树下,做着一个小伙子,那小伙子拿着那把木刀在那静静的发呆,他好象在倾听着什么,让他是那样的入迷。这小伙子就是以前的那个小孩,可他爷爷却不见了。不,他在,他永远都在孙子的心里。

那锯声和笑声永远在那金黄的夕阳下徘徊,“咯之,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