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书红颜
初一 散文 1963字 55人浏览 春雨菇凉

隐于安静、隐于平和、隐于曲声悠扬、隐于花开的懵懂。当一个人在墨里静守清宁,指尖流淌的都是澄澈的溪水,就是月洒清晖,星子浅寐,依然可以读到灵魂的低吟浅唱。卸下负累,任一蓑烟雨、在心底升腾成梦的花海......

题记

只是一瞬,漫不经心的就入了眼。不觉间,心、已沉沦。就是喜欢这魅惑的酒红,养眼呢!或许是自己恁自多情吧!宁淡的、温馨的画面:比如去咖啡厅的舒缓、冷饮店里闲适、还有书店的书香,花园的清幽、都是我钟情的格调。也喜欢酒吧,虽然并没去过,就是喜欢那种妖冶里的迷情,一种放纵的气氛。当摇曳的红酒杯在眼前凝驻,时光会流转千年,一种相思、一抹情愫、都在杯里辗转,梦醒梦醉一念间。

酒吧里,一定要穿旗袍,要很挑逗眼睛和心情的酒红色,默默的坐着,指尖随意的燃着一支烟,魅惑的色彩,却不与任何人有交集。此刻爱着自己,那是灵魂与影子合二为一,穿越了红尘的戈壁。生命里一次次对弈,不停的置换着格局,最后都忘记了初衷,迷乱在喧嚣里。此刻心依然可以穿越时间的隧道,固守着那一蓑清幽的江南烟雨,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我想我可以做到。纷繁不扰心,静默执念尘。他人懂与不懂何异!独一无二的那个自己,何必为人雕琢胭脂气!清风明月心,足矣!时光不老,梦常在。风华绝代是一种旋起,不是谁人都可及!你不懂,我也不怪你。

只因多看了一眼就沦陷了整个楼兰,只为追随风的诺言、随手就画了一个瞬间的圆满。不要太多抱怨,生命中总有不甘。我在桎梏的炉火边取暖,多想燃烧爱的火焰、一辈子在你的怀里缠绵,静静看你的脸,羞涩就像米兰春天。十指紧扣的夜,星子都不敢眨眼、如果山水之间有半亩花田,多想是你我的永远。诺是锁链,只能在梦里兑现。回眸的一瞬间,我看到你在烽火台笑的很灿烂,那是因我才有的欢颜。此刻你在谁的怀里取暖?太阳躲在云层里面,我的泪是云朵的眼、湮灭了夏的温婉。思绪渐乱、月下花前,只是邂逅了一场缥缈云烟,渐行渐远......

在刚开始写字的时候,就对这俩字情有独钟:红颜!记得看过梦儿的一篇文字也是与红颜有关,还喜欢上了一首歌,关泽楠的《让我做你一生一世的红颜》。喜欢那里面不可言喻的凄美和伤感,也喜欢那种欲求不得还拼尽全力的坚持。

人生有几种苦,其中最疼的是情,连佛都无以抗衡,选择转身,所以有了拈花一笑的传闻。历代有那么多活佛,唯一被传颂最多最广的就是仓央嘉措,300年经久不息。他是一个情僧,《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一书中,有一句:每个人的一生,真实而美好。你所拥有的即拥有,失去却不意味失去,失去是另一种拥有。

也许放下是一种解脱,释然了自己才可以悟,在局里总是懵懂看不清楚,可是一旦站到局外,所有的选择都会清醒冷静。无疑我是喜欢做梦的女人,执着风花雪月的浪漫,我要的生活不是谁都可以给得起,追求的也是一种极致人生。没有负担的生活,自由随性,感情不能有一丁点的瑕疵,有洁癖,我的有人碰了,那就宁愿舍弃也不将就。

要求自己严格的人对爱人的要求也是苛刻的,目不离彼此情不系他人。乱世红尘只醉一帧风,寻一痕香,采一片云,伴一人终老,生死不离。友评论我:冷傲,火热!极端,自负,不羁,...... 全是你!还真是这样,总之不会伪装自己,也不会委屈自己太多,一旦做了抉择,比任何人都不留余地。

不是拖泥带水的女人,拿的起放不下,宁愿自己疼,也不会低头委曲求全,也许是这样一种倔犟,才造就了今天的一切。文字是心里最柔弱的一隅,也是一个指头就可以把我击倒的利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红颜这俩字是最悲惨的代言。不会让自己沦为红颜的境地。那是把自己的灵魂攥在一个男人掌心里,随时可以把我捏到魂飞魄散。

也许有一天终将安定下来,与一人相伴到老,那一定是心靠了岸,与他一起很安心,不是惊天动地爱恋,只是一种懂得,一种依靠的暖。那会儿不再追逐玉树临风,可是会把自己

修炼到花开不败。

再美的爱情也有平淡的一天,有人对我说过一句话:信我、就是信你自己,我会陪你把风景都看遍!其实他开口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诀别,所以离开的时候我哭了。不是我太感性,是会说这话的人,就是无法给自己一个兑现的永恒。真正陪你走遍紫陌纤尘的男人不会说这个,他的诺言是行为,是为你倾尽一生不老的情。

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称为红颜,能够匹敌这两个字的女子不多,才情、修养、容貌都缺一不可,不说可以绝世而立,也应该是那种为了一眼的笃定,舍弃了俗世繁华的凤毛麟角。若你很幸运拥有这样一段感情,一个至情至性的红颜,请善待这个女子。茫茫人海一个回眸,就为你魂牵梦萦,寂寞余生、不是谁都可以肆意的任性。

爱情不是激情澎湃,它是一种暖,落地生根一直在。不说情重,是你的痛、我的眼里再也看不到色彩。命里几度花开,入心入眼就那么一瞬,构筑了一世的等待,风里雨里陪你看春的到来。爱就一辈子,生死与共。情字别暧昧,你舍得伤害的人,你一定不爱,所以别抱怨被驱逐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