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鸡奶糖
初一 记叙文 1021字 104人浏览 小净哈哈

我们的童年远去后,糖果似乎无关紧要了。

去年购置年货时,母亲打算不买糖果。我想起小时候吃过的大公鸡奶糖,便提议母亲买点。很多小事他们习惯听我的意见了,花七块钱买了一盒,大约一斤左右。那只大公鸡有赤红的冠子、金黄的脚掌、五彩的羽毛和高高翘起的尾巴;糖纸有七种颜色,拼凑起来就是一道亮丽的彩虹,每一种都那么纯粹;方形的糖果却一律是淡粉色的,纯纯的奶香味,纯纯的甜蜜蜜。

以后几日母亲时不时催我吃,但哪还能像小时候一样抓来一把吃个饱呢?时不时拿一两块嚼着,嚼着嚼着甘甜满溢,就想起了小时候对大公鸡的深切迷恋和那些糖纸游戏。

老家住在山沟里,从集市上买来东西要么一背篓一背篓往山上背,要么一担一担往山上挑。腊月二十以后是家家户户买年货的时节,父亲母亲都会去赶集,只有我和姐姐在家。年味渐渐浓了,我们也从父亲的担子里、母亲的背篓里看到了新衣服和五颜六色的大公鸡奶糖。太阳的辉光斜到后山的时候,我就喜欢坐在门前的桑树上往山下望,曲折的小路上总有赶集回来的乡人。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等到父亲或母亲出现时就沿着小路一路跑下去,当然不是为了接过他们的背篓或担子,而是急切地询问今天买的年货。对联、门神这些倒不在意,听到糖果、新衣服就蹦蹦跳跳兴奋一路。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母亲从昏暗的灯光下把一袋袋东西取出来,顺便分给我和姐姐一人五块奶糖。我看到糖纸上五彩斑斓的大公鸡要从灯光里钻出来一样,还在喔喔打鸣。母亲分发糖果后就把剩余的藏起来,不然两三天就会被我和姐姐吃干净。我就带着我的五只大公鸡,跑到我的桑树上享受去了。吃完糖果,糖纸可不能随意丢弃,要把它们叠得整整齐齐的存放起来。等寒假结束新学期到来,就可以和班上的小伙伴比比谁的糖纸多:这糖纸竟成了一种财富!不仅如此,那时还流行一种名为扇糖纸的游戏。几个小朋友各拿出一张糖纸,背面向上叠放在地上,然后轮流用手扇,可以把正面朝上的糖纸收归己有。几个小伙伴玩,一群小伙伴都会凑过来看,聚起一堆又一堆的孩子。无论输了赢了,等这个游戏不再流行的时候,一把一把的糖纸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七块钱买来的那盒糖果竟显得格外多,我三天两头拿一两块,家里来客也抓了好几回,却总是剩在那里。正月初八我来北京上学,母亲把剩下的全塞进了我的背包。我把这半袋大公鸡奶糖一直背到异地的北京,每日嚼上一两块,过着我浑浊不堪的日子。于是我开始想,人还是要怀有期待的。我期待着大公鸡奶糖,心里想着那条山路上总会出现我的父亲母亲,等到天黑也不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