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错的
初三 散文 979字 459人浏览 函情脉脉sh

步入初二的殿堂,有许许多多的烦恼,奇思妙想般的想法,胡思乱想似乎也成为每个中学生所具备的东西。

在初一的时候,毛遂自荐使我成为了纪律委员,在这一年多的时光中,我的搭档已换了一轮,而我依然当着我的纪律委员,那次的选举,很庆幸,大家都能让我继续当,为什么?他们说我负责,不包庇,公正;说真的,我从未想过得到如此高的评价,我只不过是想做好我自己的本职罢了。

时间过得很快——当我们到中学后;一年的时光犹如眨眼时的一秒钟,匆匆的过去了,这一年中,我当着我的纪律委员,依旧如初一时那样,将老师点过名的人记在本子上,每天重复着早已熟练无比的工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学期的9月份,艳阳高照,我的心也如太阳,便得炙热起来,为什么?因为这个月的某个星期五将重选班干部。一周,没动静;两周,将事情;三周,老师说要上课,我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也许这口气感动了某位神灵,在快要下课时,老师说准备进行选举;当时就把我打蒙了,随即,我又叹了口气,为什么?作为纪律委员,很多被记的人都曾经来找过我,希望我能够把名字擦去,当然这些请求都被我无一例外的拒绝了。而此时此刻,我想很多人都在庆幸。能够有机会把我换下去,再找一个听话的,好欺负的人来当这一职务。

果不其然,有人提出让田东来替代我的职务,为什么?——老师问了,提议的人说田东老实,而我自己还要说话,不能做一个好的榜样,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几个人也出口附和,我留心看了看:一个,前几天一天之内被老师点了不下3次的;两个,和我关系不好的,事情往下发展去,一一出乎我的意料。首先,田东站起来,说他不能胜任这个工作,他自己要说话;一大群同学放声说“就让王建超当“,我问了问前面的那个女孩——为什么选我?她说,如果是我当,她还知道遭没遭记,而且我经常提醒她,当时我就晕过去了;跟着,老师发话了,她说:我不相信有完美的人,就算是刘通(我们班成绩最好的——班长)虽然他成绩好,但是我依然要批评他,没有做到一个班长应该的责任,不能领导好整个班级,而王建超,虽然上课不能坐的端端正正。说着,还指一下我,瞬间,数十道目光汇聚于一点……,接着又说:王建超已经向我辞过很多次职了,但我都拒绝了,以后王建超做纪律委员做定了,因为他不怕别人报复,负责任。话音落下,我心里早已感动的眼泪哗哗的流,汇成了大河,大江,乃至于大海,此时此刻的我才明白一点:原来都是我胡思乱想得太多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