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届初三上语文半期作文范文
高中 其它 4984字 295人浏览 燕玲白羊

思于前而后成文

——《位置》作文立意选材分享课习作

【第一组例文】

位置(甲)

“金井先秋,梧桐飘黄,几回惊觉梦初长。”

如那翻飞的黄叶儿,十五那日已是立冬,却还不见秋色有几分消退。阴冷的天气偶尔还见得几片蓝天,依然消不退满怀的凄凄惨惨切切。如有满心满肺的悲伤,吸进、呼出,吸进,呼出的空气也氤氲着凄凉。

这个秋天,第一次见到黄叶儿是什么时候?

哦,是十月的一个早晨。总觉得今年秋气来得甚晚,往年还穿短袖呢便能骑着单车从满树、满地黄叶儿中穿梭而过,卷起一片金蝶,今年已经搓着双手捂住脸,才见到路口那第一棵银杏染了金。

是的,唯第一棵。

不只是时间被我过慢了,还是我被时间抛下了,那时一片伞状的银杏叶悠悠落到我肩上,蓦然惊觉,真是一叶知秋。拉着小表妹软软的手,低头望了望,她那水灵的眼睛也懵懂地望着那银杏。我蹲下身子,缓缓地开口:“呐,你知道为什么第一棵树先变黄吗?”她没有收回眼神,依旧望着那一排整齐却姿态各异的银杏,轻轻说“因为它是第一棵啊,秋风第一个就吹了它!”

带着明媚的笑,她脆脆的声音浸了我的心。有那么一瞬的失神,随即捏捏她的脸,说着“啊,真的啊,好聪明!”

事后再想起她的回答,我也是那句话,“啊,真的啊!”无论走到哪里,总会开始留意一行树的深浅,过了府南河下了九眼桥进了水井坊,走过了二个年头的路也开始有趣。因为我发现,无论哪里,那树总是第一棵先染了秋色。

巧合吗?我思忖着。

不是的。如此浅显的道理,年龄甚小的表妹已经给出了最准确的回答。只因为它是第一个,只因为它是第一个,所以它最先受到冷风的吹袭;只因为它是第一个,所以最先染上金色;只因为它是第一个,所以它第一个绽放这一年最后的光芒,第一个接受人们纷叠的谬赞。

真是理所应当。历史长河中的那些先驱们,哪个不是第一个尝试第一个失败?又哪个不是第一个成功第一个接受赞扬?在风吹雨打后的成功总是那么动人心弦。

想到这儿,足矣!

如今已是整片的金色了。游人们在纷扬的金蝶中留念。好像只有这才是秋天。

我迈着轻快地步伐,走向已快消退的第一棵银杏树。

位置(乙)

位置不代表地位,你的所思所想,正决定着你未来的位置。

曾经认为,位置很重要——提前半小时,只为了争一个好的座位;亦或是早早地定好电影票,等待着坐上一个“上乘”的位置,甚至为了一个餐桌上的位置和父母吵得不可开交。我把位置当做一个人身份的坐标。

初一那年,我因为个子高,被班主任分到最后一排,那是许多同学梦寐以求的“风水宝地”,畅所欲言,无视众多老师的警告。那时的我已如此。似乎是为了不浪费这个好席位,我和同坐在最后的人一起每天上课打打闹闹,在我看来,位置是最好的理由和借口——离黑板 ,本就不是一个适合听讲的地儿。终于,我也受到了应有的报应,连番几次考差。永远也忘不了老师将卷子拍在讲桌上的声音,从最后一排走到第一排,领了卷子又从第一排走到最后,这样短的距离我却感觉如此漫长。白纸上的满篇红字,同学鄙夷的目光,都一次次刺痛我的内心。那天我被班主任留下,班主任唠叨着说了很多,我却只记住一句话——“位置不是借口。”

是的,位置从来不是借口。坐在第一排不代表一定要认真听讲,但坐在最后也不代表要自弃于自己。难道我就甘心永远坐在最后一排,坐在所有人的最后吗?我开始重拾学习的信心,无视其他最后一排同学的讲话声,我感觉黑板就在我的眼前。我用行动证明我坐在最后一排,但我在他人心中的位置绝不是最后!

想起校园里的一棵树,高大而挺拔。以它的根系与泥土连接的周围的泥土裂开就能猜到它是被移植过来的,移植到一个算得上荒僻的角落。但那又如何呢?纵然它不能改变自己的位置,它却能改变自己的高度。它长得更高、更挺拔,它扎根于自己脚下的土地,用苍翠而葱茏的树叶迎接阳光和天空。它不埋怨自己的位置,反而用它的方式宣扬着在自己的存在。

我知道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位置,我们能主宰的,我们不能控制的,但我知道位置并不代表什么,也不是成功的理由或是失败的借口。更不代表身份与地位;唯有你的努力,决定着你的位置,证明了你在自己的位置上,无可争辩地存在着。

【第二组例文】

位置(丙)

一日我考砸了,妈妈前来宽慰,曰:“位置不是最重要的。”

我于理论层面上非常认同这句话,因为它告诉我们 尽管位置有好坏,每个人还是被提供了相同的机会去改变当下的情形,就像无论如何你总是可以参加考试,然后或东山再起,或平行前进,或一跌再跌,但决定因素却并不是你在第几考室。

然而实际同道理并不是一回事。

又有一日我去听一堂公开课。我的妈妈还没走到门口,就快步小跑了起来。追着她,我一边向四周看,发觉妈妈不是唯一匆忙着的人:把孩子的书包往肩上套的大人,往嘴里胡乱塞着面包的孩子,都火急火燎地赶着,伴随着无数杂乱的高跟鞋敲击瓷砖地面的脆响,形成一股迷乱的人潮,摩肩接踵地朝那不堪拥挤的校门涌去。

转眼间,母亲已经不见了身影。我被遗失在人山人海中,奋力地向前挤着。好不容易进了教室,却又陷入了一片更艰险的混乱:主流人群是家长,握着水杯,攥着书包,脸上全填满了形容不出的神情——说不清是紧张,恐慌,还是莫名的兴奋。我这才知道,这里,还有那里,原来都是在给孩子占位置。

我有些无奈,但却又猛地一惊:在人群中,我看见了母亲。她才发现了我,一脸高兴的神色,在某个位置上,大幅度地向我挥动着手中亮眼的蓝色笔记本,头上的波浪卷随着这舞蹈般的夸张动作蹦跳着,呆着嗓子使出最大分贝,但还是险些被雄浑的人声淹没,“位置,在这里!”

我愣住了神,直到后面的人不耐烦道:“还走不走啊!”

这节课我没听进去,睁眼闭眼总是看到母亲的身影在摇曳着,晃遍了整个脑袋。我明白妈妈全为我好,但讲道理的妈妈,和占位置的妈妈,相距毕竟甚远。

实际同道理是矛盾的。现实中,好的位置是抢手货,因为它们被认为有更优先的机会。人们一哄而上,为这每一点点稍多的可能争抢着,以为这样自己就一定能成功了,去混淆了本质:将二十考试的孩子安排到一考室,就一定有一考室的水平了吗?

然而,我 又渐渐地明白:正因为实际在当下必不可少,所以真理一定不完全适用于现实。占前排的位置,是所谓“人之常情”,不可也不可能去修正,更谈不上避免,因为毕竟总是有人这么想着:二十考室的孩子在一考室,好像的确有更大的可能变成学霸呀。

真理,却就是真理,仍被渴望“大和”的人们仰慕着。只愿普世的确是慢慢在被理论真正的实践所改进吧!而这道理,也是自求人去珍视了。

“位置不是最重要的。”我仍旧如是坚持着。

位 置(丁)

对于任何一个足球爱好者来说,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球场上的站位、跑位、补位、卡位等都可能直接影响一场比赛——也就是说,位置的不同可能改变一切,可以得到新生!

这样的例子实在不少,只要在正确的位置上便可以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动力。

英国国脚前锋维尔贝克在曼联郁郁不得志甚至在被要求打一个极不对位的左边锋,却遭漫天指责进球少、效率低后,便转投阿森纳麾下,顶替受伤前锋。可谁知就在第一场欧洲冠军联赛中,他一人便大演帽子戏法,轰入三球!后来的采访中,有这样一段记录,当记者问到他为何一换阵营便爆发出如此强大的火力时,他只是淡然一笑:“只因他给了我一个正确的位置!”

在生活之中有时候只需小小的改变甚至只是从左边锋到正印前锋这二十米不到从错到对的位置的改变,带来的效果则可能是惊人的。

于其位,行其事。

作为学生的我们首先得将自己的位置找对,是鹤立鸡群高调引领他人前行,还是做一头俯首奉献的孺子奶牛。找到了正确的位置之后便应投入其中做正确的,不与心性相违的事。有时候我们不必太在意结果,只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些使以后更远的自己回首时能满意的事。而那个正确的位置,便是对一切疑虑恐惧最好的抵挡,使自己能全力以赴。

我们从不会孤独前行,在放对了自己之后,还须考虑他人的位置。我们应理清什么东西在生命中只是过客风景;而另一些能带给自己沉淀的物项,一定用心珍藏——这么说也许太自私了些吧,但这样的东西一定不会太多,须蓦然回首,也许就是一只飞舞的小蝴蝶呢?

行其事,对其位。

找到了正确的位置最好的体现即是对它必老而弥坚的热爱,若是还没找到,不必担心,你应坚信一定有一个正确的、只与你相辅相依的位置在期盼你的到来!蓦然回首,也就是从不同角度不同位置找寻同一份热爱罢了。而这种改变,就从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之前开始。

这个寻找正确位置并努力奋斗的过程,即是对一路,最好的奖励!

【第三组例文】

位 置(戊) 万物之上的位置是谁的?

是人类?各类动物,哪一个不会被人所征服;坚硬的地表,哪一片不是千疮百孔? 说来就觉得有些野蛮,但确乎也真是这样。人类用一次次的示威,为自己确立了一个万物之上的位置。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作为一个人,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万物之上对的位置不是人类还能是谁?带着这样的念想,我也给自己安排到了这一位置上,来到了沙漠的中央。

越野车的上下“跳跃”让人很有些受不了,但就是在胃里四翻乱搅无助想外望之时,连绵不断的黄丘牵引着我到了无边无际的那一端,那一个苍黄的一端。“嘭-‘ 又是一个颠簸,黄沙盖过了窗户,思绪被打乱了,颗颗粒粒的,残留在玻璃上的黄沙却有种那神秘的力量,让我觉得恐惧,也不知为何。

沙漠中央有一座酒店,装修的倒是富丽堂皇。“人已经征服了沙漠”,酒店好似仰着头一脸骄傲地对我说着。在沙漠中央的我也在酒店旁到了安全,也许是人的陪伴吧!

下午是徒步的时间,走过了一小段栈桥就是无边无际的沙漠,沙丘就像女人柔美顺滑的胴体卧在那儿一般,眼前之景,美极了。一座又一座,这样的黄沙延绵到天际。

我向前迈出了一步。“啊——”

地心好似有一双强有力的手一般,我的脚被它深深的拽了下去,只感到颗颗粒粒的黄沙的紧贴与从地心冒出的滚滚热气的灼伤,那黄沙,没错,就是那黄沙带给我的恐惧,再一次感受到了,一种被弱者征服的恐惧。

我被拉了起来,身上只有冷汗和哆嗦,再望着这漫漫大漠,恐惧再一次涌上心头。 万物之上的人屈服于黄沙,微不足道的黄沙。

一粒黄沙之上,万粒黄沙之中。

现在,我的位置,酒店的位置,越野车的位置不都是一样吗?

即使再野蛮,再智慧,人在沙漠中却也敌不过黄沙。或许人类在很多方面都在万物之上,但……

人类也需要明白自己的位置。

即使是万物之上,也在万物之中。

位置(己) 似乎漫步在全球各地的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高科技找到对方的位置,但在全中国96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十三亿人口中,有一个地方,一个人,较为特殊,怎的也找不到那真切位置。

父亲曾告诉我,奶奶最大的梦想是看看真正的蓝天白云和与马一起在草原上共舞。但因后来患了腿疾只能在床上养着,连坐坐轮椅散散步都不行。

奶奶在这几兄妹中最疼爱我这个“老幺”,鲫鱼汤总是我最先喝,奶奶亲手种的小花也总会被她摘下给我做花环、花项链。就在这个夏天,被连哄带骗的,和爸爸到了康定,还有奶奶——奶奶的骨灰。

我们选择的自驾游,一路上车子倒不多但是父亲开的异常的慢非常的稳,我将骨灰盒一直捧着,以至于盒子上的物质与汗反应都生了铁锈;一路上风雨交加,雨刮器调到再快也刷不进那一直在下的雨,我将手放到了盒的两端怕把奶奶吵着让她不能安心的睡觉。到了二郎山丢一袋呕吐物,到了卢沟桥再丢第二袋呕吐物。地标位置的更换意味着新一代呕吐物的产生(忘了说,我从小身体底子就不好,连爬高点的山都会有嘴唇发紫的情况)到了康定,仍是狂风暴雨,稍作休整,便直奔塔公草原,那传说中与马共舞的殿堂。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

挑了匹棕色的马儿,麻痹一直在呼噜噜的出气,因为有着高反,连上马的动作都显得格外吃力,没有蓝天白玉,遍地绿草,只有这天连着草原的灰,死气沉沉的灰。父亲示意我可以将盒子打开了,我摇摇头,不,我要等着太阳出来,可以给奶奶看到最美的景象。雨顺着头发丝儿滴下来,索性雨声已经渐渐减小,棕色马儿毛发的光泽也已经开始发光,我双腿一夹马肚,便早就像认识一般,迎合着我的速度。就在那一刹那,一瞬间,太阳的光“哗”地一声出现了,那是一望无际的绿啊。我用力抖动着那个小盒,向奶奶与这里的每一处相互感知相互契合。泪流,大笑,一系列相互冲突的表情都在我脸上寻得。不后悔坚持了下来,不后悔等到了云开日出,不后悔度过了狂风与暴雨。

成都与康定相距了500公里,似乎我与奶奶相距了500公里。但无论是否相距,相距多远,在多么多么不同的位置,那份深沉的爱,都让“位置”或者“不同的位置”这类词眼,在我的字典里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