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鱼的自述
初一 散文 1481字 347人浏览 旭日小慧

我出生在长江下游美丽的升金湖自然保护区。我身材很小,就像未成熟的麦芒。这是在农历芒种前后两三天,长江中下游正在收获小麦,大家都叫我麦鱼。至于我的大名吻虎鱼却没有人提起过。我长着满嘴的细牙,身上布满黄褐色的,灰褐色的硬鳞片,很粗糙,背上有几条横向的黑条纹,象虎斑,这大概是我们为什么叫吻虎鱼的来历吧。

当我睁开眼睛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时,一切都那么神奇,在我身边已经有数以亿计的小伙伴。我们必须自己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广阔天地。于是就迎着水流向上游前进,这就是大家所说“力争上游”。

刚开始的时候还比较轻松,渐渐的水流越来越急,我们都聚集在一个叫碧波潭的地方。天黑了,我身边的伙伴越聚越多。我们的身体遮盖住了河底的水草,岩石,头顶上脚底下全是我们的身影。这种场面无论是洄游的大马哈鱼,深海的沙丁鱼,迁徙的角马,亚马逊的兵团蚁都无法和我们数量相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身边充满了危险,凶猛的石斑,花鳜,黄腊丁等……甚至于虾蟹也对我们大肆捕杀。

在不安中等到天亮,太阳升起来了。前面的先头部队已经向一道险滩游去,可是等待我们的却是用毛竹制成的小型瀑布阵(水笕)和用窗纱制成的迷魂阵。在数百米的险滩上有上百个,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危险。这个叫塔里村的村民,用这种方式,在这个季节,这个地点对我们捕捞了几百年,而我们却从不放弃,年复一年的从这里经过。我想不通为什么非要从这里走,我们可以留在升金湖,也可以回到长江。难道是为了去上游的黄山山脉的大山里看风景?

我们顺着河流前进,水流潺潺,河岸边芳草萋萋。我顾不得看风景,危险越来越近了。我和同伴们全部进入迷魂阵,在迷魂阵里盲目的游荡。最后被一股湍急的水流冲进了一个有倒口的大口袋。口袋里有数不清的同伴被关在里面。激流从袋口冲进来,许多同伴被挤死。这时有人提起大口袋,准备将我们装进竹篓里,不知什么原因,我顺着篓口掉到河水里,可我的同伴们却没有这么幸运。惊魂未定的我被水流冲到很远,这时后面一大片同伴们又跟上来,我又加入了它们的队伍,继续前进。它们都说深水区安全,迷魂阵只能在一米以下深度的水流中设置。可是深水区水流湍急,在轰隆隆的水流中,水花翻涌,我们显得太渺小了。我们一块鹅卵石、一块鹅卵石的游过去,累了就躲在石头下面歇一会再走。总之必须前进。过了这数百米的激流就没什么危险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经过一天的拼搏,终于游过了险滩,到达了安全的缓水区。看看身边的同伴们,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以上落入渔民的竹篓里。然后被渔民们倒进锅里,用香油焙至半干,放在竹编里晒干。以每斤元的价格当成特产出售,每年有上万斤的麦鱼被送上餐桌。由于捕捞的条件非常苛刻,激流、险滩以及只有十几天的鱼讯期才能捕捞。而塔里村是这条河上第一个也是最佳的捕捞地点,安徽省品质最优良的麦鱼出产地。早在清光绪年间就被送到意大利参加世界水产品展览会,是中国著名的土特产之一,目前‘塔里麦鱼’商标已注册。

上游的渔民也有捕捞的习惯,但等到我们到达数公里远的第二道滩时,我们的身体已经长大了不少。由于成色品质不好,价格也就低了。没有巨额利益的驱使,渔民也没有那么疯狂。身边的同伴们有大半都能游过去。现在只有三四公里远的地方有一道灌溉的堰坝,有两米多高,象一道瀑布。近几年也有人在堰坝下方摆起迷魂阵,又有很多同伴们被他们捕去。游过堰坝的劫后余生们这时已经有两三厘米长了,再也没有人去捕捞了。经历了这么多的凶险,长途跋涉终于到了黄山山脉下的大大小小的小溪里、山泉里。

夏季的汛期到了,山洪暴发,我们随着汹涌的山洪又回到了升金湖,回到长江。等到明年的这个季节,我们的子孙又会沿着我们曾经留下的足迹向上洄游,生生不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