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惊艳作文
初二 记叙文 4319字 334人浏览 想取的名都没有

丽江惊艳

郑长春

没有去丽江前,我一直在想:丽江一定是条美丽的大江吧?或,一座江边的小城!然而,我真正地到了这里,却不禁大吃一惊„„

彩云深处

所有的地理资料,都不外乎这样的介绍:丽江位于中国云南西北部,处于青藏高原与云贵高原的衔接地段。丽江兼有两种高原地形特征,地貌多样,有雪山、草甸等自然景观,气候变化显著,自古以来是“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中转站。丽江内有建于南宋的丽江古城,有海拔5596米的玉龙雪山,有虎跳峡等著名景点。1997年12月4日,丽江古城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之一。

丽江有中国唯一的纳西族自治县。县内居民以纳西族为主,兼有白族、彝族、僳僳族、普米族等少数民族。其中,纳西族的东巴文化被誉为世界上唯一保留完整的“活着的象形文字”。 雪山、草甸、松林、牦牛„„仅有这些生命的物象是永远不够的,也是不足以抵达人们期待极限的。它的魅力,相当程度上,来自于小桥、流水、人家、歌舞之外的精神高蹈。当然,还有那些充满宗教色彩的传奇!

由玉龙雪山冰雪之水汇聚而成的漾弓江,是一条润泽万物的大河,河内沉积多种滋养生命的矿物质,清澈见底,碧如翡翠。河两岸簇拥着彩云与高山,植被丰厚,牛马欢腾。这里的黄昏,落日熔金,丽江古城被神秘的橘红色的柔辉层层包裹着,天半参差的山雪浸染着烁烁红晕,绽放高空,像一朵魅力四射的玫瑰。当夕阳的余晖,把老城的诗意与雪山的峰峦连成一片时,万物流金的灿烂把丽江点缀成一座祥和的天地之域,既耸立在苍茫大地上,又悬挂于浩渺天空下。

午后,光洁的石板路上,走来一两个淳朴的纳西少女,背着大竹筐,端庄而素雅的皂衣,显出一派穿越时空的召唤。还有,扎着彩色腰带的白族姑娘,头上亮丽的头巾,蓝的、红的、白的,两端结在鬓角附近,形成漂亮的猫耳朵。偶尔,还可见三三两两曳长裙、云鬓高启的普米女或摩梭女。我突然想到“香风熏处,春暖花开”这八个字。我自信,我不是大唐的蹩脚诗人,也一定配得上个“触景生情”的宋朝墨客。

南宋真是一个很会保养的朝代。不仅成就了富丽的苏杭,不仅诞生了婉约的宋词,而且也保养了在云之南的丽江。这个建于南宋时期的丽江古城,多么像从宋词中走来的词人,只要轻轻地,撩一撩那几缕迷人的秀发,就足以醉倒几拨红男绿女。在云南,在中国,在世界,有几处这样的经典?有谁可以重复这样的“唯一”?除了丽江。还是丽江。

阳春白雪,诗情画意。丽江就是这样的一位才女,她的身上,不是随便撒几滴香水,或涂抹些胭脂,就可以轻易装扮的那种气质。别人永远也无法模仿。但谁也挡不住去模仿,却从来没有被超越。如果你有意地去呵护她,反而,对丽江成了一种残忍。她玲珑质朴,天生丽质。不需要任何多余的雕琢与修容。因为,她的美,脱俗于自然。道法自然,自然法万物。 我的理解,道就是对自然欲求的顺应,是一种生命状态的大解脱、大自在。这世上,任何事物都有一种天然的自然欲求,谁顺应了这种自然欲求谁就会与外界和谐相处,谁违背了这种自然欲求谁就会同外界产生抵触。所以,我认为,“丽江”蕴含着我们看待世界的基本的认识论和方法论。

实际上,每一件事物,都有着它本身的天性和本质。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个性特征。我们应该意识到的是:改造一个地方、一个群体的效果是有限度的。智慧的做法是,不是试图消除这些缺失,而是把他们的优点合理地加以利用,尽量避免他们的缺失,并力图帮助每个人在其独特天性的基础上持续进步,去放大其中有益的部分。

这是万事万物的起点和终点,以及运动变化的最后依据。

学会顺逆从容的自然选择,感受祸福相倚的因果效应。创造静躁合一的人生状态,掌握进退

自如的生存智慧。领悟刚柔相济的处世策略。玄机一旦在心,谜底不言而喻。现在,丽江这颗高原明珠的前世今生,在我们眼前便一目了然了。

说她简单,是因为她让我们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即:万事万物的运行法则都是遵守自然规律的;说她不简单,是因为她聚“万千宠爱于一身”:青藏高原与云贵高原的天造地设,历史与现代的巧妙衔接,传统文化与民族心灵的有机融合,成就了丽江的尊贵和品质。 茶马古道

人杰彰显地灵。一个地方,不管拥有圣物也罢,盛产丽人也罢,但唯有把文化和文明深深地扎根于这片土地上,才是永恒的杰作,不朽的贡献。

在丽江,在中国的大西南,我觉得,最美的景致,该是以束河古镇为主旋律的“茶马古道”。 这是一条可同“丝绸之路”相媲美的“文化古旅”。

我之所以给它“加冕”一个如此可贵的地域称谓,就是因为大中国的文化元素和文明精神,从此有了更好地延续,直至今天发扬光大。让我们品味到了,千百年来勤恳朴实的中国人,多么渴望精致如茶的芳醇生活。到了丽江,不到束河古镇,没有深切地感觉到茶马古风犹存的进取精神,真的白来。

翻开历史一页,我们看到,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尤以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主要有滇藏线和川藏线,是云南、四川与西藏之间的古代贸易通道,茶马古道通过“马帮”的运输,使得川、滇的茶叶得以与西藏的马匹、药材等互市交易。

专家们认为,“茶马古道”的商路网络比“丝绸之路”更为繁密,是目前已知亚洲大陆历史上最为庞大复杂的商业道路。丽江在历史上就是滇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通往我国西藏及印度、尼泊尔等地的“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重镇,是西藏高原与内地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途径,也是我国各民族之间长期交往的明证。

某种程度上,这条古道在古老中国版图上所起的作用,比封建王朝那些统治者们为了安抚那些野蛮的好战者,把自己漂亮的姑娘违心地远嫁他乡,与异族通婚,其途径更具“人性化”。至少,这是一种物品的馈赠、文化的交流,而不是人质的交易、尊严的出卖。以牺牲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与自由为代价,作为一个帝王安邦治国、平定边疆、粉饰太平的“怀柔政策”或“治国方略”,那算什么本事?只能说明自己的软弱无能。上善若水。海纳百川。君子之交淡如茶。现在看来,过去那些严重违背妇女意志的“通婚”,都是“三纲四德”的余孽,真的叫人唾弃!那不是一个民族文明昌盛的旗帜,标榜着“互通友好”,实现一个集团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是一代暴君“黔驴技穷”的低劣小技,只能遗臭万年!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茶马古道”是中国历史上对外交流的第五条通道,在沟通西藏和内地的经济文化联系中曾发挥过巨大的作用。自古至今,绵延在横断山区和西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路况最为险峻的交通驿道,也是一条世界上自然风光最壮观,文化最为神秘的旅游精品线路,它蕴藏着开发不尽的文化遗产。西南茶区的各族人民,通过人背马驮等多种形式,克服气候、地理等诸多困难把茶叶和各种物资运送到有着世界“第三极”之称的青藏高原,加强了内地与西部各族人民的沟通与往来。

在云之南,有茶为伴,乃人生旅途幸事。我一直自信地认为,我们浩浩华夏民族,从人类觉醒的那一天起,就是一个醉心于“上善若水”的民族。领悟茶道,深入血脉。

看吧,在丽江大街小巷,在束河古镇小楼亭榭,不管是年迈的老者,还是风流的后生,举目可见津津饮者。他们手捧茶叶,端详茶具,或品茗论道,或茶香清心,或忘情欣赏色味俱佳的茶艺术品,或探讨丽江各民族的饮茶历史,或致力于茶马古道文化产业的资源的开发利用,欣欣然,绿意弥漫;渐渐地,心旷神怡!

烟雨杨柳

夜晚是真实的梦场。

有人说,丽江是一个适合失意人寻找梦的地方。真的么?我是不赞同这样的观点的。这样的观点,在我看来,不是偏执,而是一种亵渎。

尽管凄凄芳草间,行云流水处,常常可以见到丽人的影子,但我却相信,有很大的一部分是猎艳探奇的放逐。谁是来者,谁是过客,谁是朝圣的信徒,谁是弄潮的浪子?只有脚下打磨了千年,闪闪发光的石板路知道。

风花雪月,红男绿女,在微风习习的晨曦,在日光煦煦的午后,在芳草萋萋的黄昏,在歌潮沸沸的夜晚,或热情相望,或苦闷寻觅,或兴奋拥抱,或相忘江湖,尽管心灵得到了短暂的惊喜、慰藉和放达,其实这一切,某种程度上与爱情无关。只与声色的兴奋、点燃、勃动有关。

因为,真爱是无声无息的。润物细无声。像白雪皑皑的山峦,像大地茫茫的草甸,像夜空幽幽的星云„„我们能在遥远的地方,听到那微妙的天籁的呼吸。

午夜,在一个叫“一米阳光”的酒吧,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个汉族小伙和一个纳西姑娘的深情表白。男的说,遇上你是我的缘,爱上你是我的歌。

女孩脸微微地红,她告诉男孩:我觉得有种电击的感觉,和老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一直很平淡,见到你,我才知道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为一个人心跳是什么滋味。

女孩说话的瞬间,我分明地看到,大庭广众之下,莺歌漫舞之中,她的泪缓缓流出„„男孩低着头,一边为姑娘拭泪,一边搂着她的腰走出酒吧,消失烟柳深处。

落霞孤鹜

一路经典,碧水长天。款款山势,层峦叠嶂。在彩云深处,在丽江客栈,我期待传说中的“艳遇”,像许多天南地北慕名而来的红男绿女一样,心怀期待,大胆寻觅。

哪怕,无意间的惊鸿一瞥。此生足够。足够一生浮想联翩。

就那样,像风一样,无拘无束,静静地徜徉在夜晚的呢喃中。在小桥流水尽头,在花影成双窗前,抽着烟,要一扎看不清标签的啤酒,独自想着心事。

音乐声声,浮云悠悠。哪一双手,是那预约的温情?哪一双眼,是明目善睐的知音?不去想,尽量不去想,雁过寒潭,雁过而潭不留影。灯光下的笑靥,都有几分诱人的醉意。纵芳香扑鼻,心绪却在云天之外。繁华深处,藏着一个人的遥想。这样的夜,真的美好。风轻月静,墨绿或淡黄的杨柳,依依轻拂,扶摇着熙熙而过的目光。

几个穿着羊皮褂的纳西乡民,骑在马上,腰里斜挂柴刀,体态彪悍,目光如炬,如古罗马军士般呼啸而过„„

我们都是这里的过客。擦肩而过。擦肩而过的,不仅仅是我们稍纵即逝的青春,还有许多许多,生命中再也无法挽留的随风往事。

于是,我们都在竭力追忆着似水年华。可是,人的一生,能有几次真心,可以一次次地被误读?你有多少幻想,能够在这落霞满天的岁月展现?

你飞跃千里,难道只是重温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们不懂夜晚,不懂咖啡、啤酒和音乐,怎么能彻悟心存感激?

匆匆邂逅,即化记忆。当黎明来临,浪漫还没从迷雾中走开。不是不愿意,而是根本不可能。一切光华,看似精彩,其实无奈。相遇再热烈,在缺乏真空的地方撒下种子,收获的只能是缤纷的落英。缘分终归平淡,岁月如歌:不是不能相信哥,哥只是个美丽的传说。再姣好的容颜,也有模糊的一天„„滚滚红尘,醉眼如墨,等繁华落尽,你耸一耸肩,一切看不见。灵魂已经走远。

当爱成为一种习惯,情早已盘踞心头。于丽江,虽然来去匆匆,只是一夜之缘,但每一次离去,都会心存不舍。行走在“爱情天堂”的边缘,心胸豁然开朗。为这圣洁的大山,为这明媚的春天。此刻,我心淡如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