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
初一 散文 2156字 79人浏览 点子ERIC

春风像河水一样在大地上流淌。阳光也像河水一样在大地上流淌。柳枝披散着淡淡的鹅黄。莫负春光。“八、九点钟的太阳们”,在九点半钟的太阳底下,像是被风吹散的莆公英的种子,到处流淌。

此时此刻,置身于学校的篮球场上,如入桃花源,心情得到彻底的解放,仿佛五月里舒展的石榴花瓣儿。昨晚残留在头上的洗发香波的味道,沁入肺腑,让人误以为闻到了花香。热闹是属于孩子们的,我只希望在他们的热闹之外,寻得一份沉寂和片刻的宁静。想象人生的悠远。想象一朵花的开放。

一位百合花般清新的女生从我身旁经过,被我叫住。我要和她商量下一节课辩论大赛的具体操作。纸上得来终觉浅,心中悟出始觉深。那帮可爱的小家伙们,十分喜欢我的“创新型”课堂,我请同学做课堂主持人,我做幕后指挥,还学生思考的权力。他们总能把课堂搞得异常活跃又稳定有序,大家的积极性十分高涨,注意力集中了,思维敏捷了,潜能得到充分发挥。我自己也得到好处,从繁重而又口焦舌燥的“讲”中解放出来,不再“授人以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正事儿结束。闲事儿开始。那朵“百合花”微笑着,以甜甜的声音对我说:“老师,您的头发愿意怎么甩就怎么甩!”我笑了。笑得很开心,为那位女同学的懂事和“宽容”。

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哩。我在带领同学们学习“塑造良好性格”这一课题时,反省自己身上也有许多性格缺陷,尤其是过于拘谨,不善风趣与幽默,常常在陌生人面前不知所措。于是想到,改变何不从自己开始?率先垂范,于教育更有意义。那天,我走上讲台,笑着对大家说:“讲课之前,我们先就某件事作一个评论。同学们想一想,我会让你们评论什么呢?”一位小女生细细的声调说:“老师,您是不是想让我们评论一下您的发型呀?”“哦?说说,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惊讶于她居然能猜中我的心思。“因为我发现您今天的发型有了一个大变化,原来总扎辫子,今天换成了披肩发。”她答。我禁不住又笑:“你真细心!善于观察。那么好吧,就请同学们评论一下我的发型。”

一个被我惯坏了的学生F抢着说:“老师,我觉得您还是梳辫子好看。您今天的发型不适合您,看起来显得老。它比较适合我妈妈的年龄。”我想起来,他妈妈确实梳披肩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么好吧,我请问一下,你妈妈多大年龄岁。”他说。“天啦!这么说,我和你妈妈一般大。而你却说我这发型不适合我,适合你妈妈,”我又止不住地笑了,“要么,你说话很幽默,要么,就是在儿子的眼里,妈妈总是年轻的。那么,在我儿子的眼中,我也是年轻的了?既然(这发型)适合你妈妈,那也一定适合我儿子的妈妈。”同学们笑。

“老师,我觉得留什么发型完全取决于您个人的爱好,您还可以把头发染得红一点儿,留得再长一点儿。您愿意让它怎么飘就让它怎么飘。您愿意怎么甩就怎么甩。我们就喜欢看见您笑,喜欢听您讲课。”那位个子快要有的男生,无论如何,总是给人一种很成熟的感觉,我特喜欢听他回答问题,总是有独到的见解。更重要的是,他和我一样爱笑。

站在操场上。迎着风。沐浴阳光。又听到一位极心爱的女弟子笑着对我说,老师,您的头发愿意怎么甩就怎么甩!我的心情就更加好极了,仿佛又逢着一场春雨。我喜欢一种飞扬(不是张扬)的感觉,如同羽化而登仙,尤其在这个万木峥嵘的春天。所以,我要把束紧了一个冬天的长发,在和风中解散,借此解放我一向收紧的心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冬天的风,只会弄脏和揉乱我的头发;夏天披散着长发,感觉后背多了一层坎肩儿;秋风萧瑟,在拨弄我长发的时候,也把枯萎的树叶翻得“哗啦!哗啦”响,提醒人冬天的即将来临。只有春风最好,有一双多情的手,把我藤萝一样密布的长发扬起,成为一道流泉!我感觉自己的心情轻盈得如同蝴蝶在飞。

或许,庄周梦蝶仅仅是一种偶然。但是,真的只是一种偶然吗?我反诘自己。佛教中有六道轮回的说法,我想,莫不是庄子在梦中看到了自己的前生?大鹏徙于南冥,水击三千,抟扶摇而上九万里,是一种逍遥;蝴蝶著彩装,披轻纱,于花草丛中,蹁跹起舞,观秀色,饮花香,焉知不是另一种逍遥?据我分析,庄子空有“鲲鹏之志”,却乐得梦中逍遥,这是他为什么知道鯈鱼之乐的根本原因所在。庄子的鲲鹏之志,不是“兼济天下”,而是精神的绝对超拔!超拔得近于虚无!而只有虚无,才真正广大。一切形而下的追求都必定是渺小的。因此,在庄子眼中,智慧的惠施也成了井底之蛙。

真是喜欢庄子呀!他常常让我的思想悠游于太虚之境!尽管,我只懂得他一点点皮毛而已!我想,如果要深入他的精髓,那必得先要引烈火焚身一次。痛,然后才能永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思绪从飘缈中回到现实。忽然想起一位网友在看过我的照片之后,说:“想象中你应该是一副干练的形象,没想到却是如此妩媚。”我听了之后,心中暗笑,何来妩媚?在我的性格中,除了桀骜,就是倔强,还有拘谨,天生的丑小鸭,妩媚一词应该与我无缘!于是,我又重新端详自己的那张照片,终于发现了新大陆。照片中,细密垂悬的柳丝,正被微风吹成一条条斜线,昂首挺立的我,半眯着双眼,薄如蝉翼白如冬雪的裙裾,被风撩起一道道皱褶,仿佛水波荡漾,微澜迭起。如此衣袂飘飘,气定神闲,果然有一种蝴蝶欲飞的感觉。可不是有一些妩媚?都是绿风儿惹的祸,于无意之中,暴露了我极力想要隐藏的一面!当然,照片中已经是好几年前的我了,回忆起来,遥远得如同前世。

此时此刻,站在风中的我,是否同样地有些妩媚?但是,我希望妩媚是属于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