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美的画
初二 散文 5968字 973人浏览 yb92

篇一:图画美在优美散文中的体现

图画美在优美散文中的体现

散文, 是美的文学。美的思, 美的情, 美的景, 美的色彩、音响, 美 的动与静。好的散文像一幅图画, 具有图画美, 除了要求感情灼烈以 外, 还应当意境隽永。“状难写之景在于目前, 含不尽之意见于言 外。”读优秀的散文, 如同欣赏优美动人的画卷, 使人得到愉快和休 息。执着地追求美的散文家, 总希冀从生活里提炼出美的本质, 从而 自如地提示生活的自然美, 唤起读者情感的强烈共鸣。读他们的散 文, 好似欣赏一幅幅图画, 而置身于美丽的风景中, 令人流连忘返。 “盼望着, 盼望着, 东风来了, 春天的脚步近了。”朱自清的散文《春》 以诗的笔调, 描绘了花卉争荣、生机勃勃的春天图画, 赞美、歌唱春 的创造力带给人们无限希望, 从而激励人们在大好春光里辛勤劳作, 奋然向前。这篇作品可以说是一首抒情诗, 一幅风景画。

文章一开头, 作者抓住春天的主要特征, 粗略地勾勒出春天的轮廓: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 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 水涨起 来了, 太阳的脸红起来了。”由于抓住春天的特征来点染, 给这幅画 抹上了迷离的色彩, 创造了一个动人的意境, 引起读者对春的热烈 向往:春天, 该是怎样的美妙啊! 然后, 作者从容不迫地“推”出五幅 “特写”, 细致描写春天的动人景象。先写草,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 钻出来, 嫩嫩的, 绿绿的”, 突出草的绿, 描写春天绿草如茵的情景。 次写花, “桃树、杏树、梨树, 你不让我, 我不让你, 都开满了花赶趟 儿。红的像火, 粉的像霞, 白的像雪”, 突出花的争奇斗艳, 写出春天 百花盛开的繁荣景象。第三幅画写春风, 着力刻画春风的“温馨”“鸣 唱”, 描绘出春风送暖的胜境。第四幅画写春雨, 渲染春雨“轻柔” “湿润”, 画出夜雨和郊外的美丽画面。最后, 画出了一幅迎春图, 人们在春草、春花、春风、春花几幅风景画交相辉映的绮丽春色中, “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 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和希望。五幅图景, 五 幅画面。

老舍先生的《济南的冬天》, 是一篇“纯”写景的散文, 文中写景 用了“最自然最恰当最现成的字”, 使之显示了一种特有的朴素美, 这是文章在语言上具有的独特风格, 而其最大特色——绘画美, 也 正因此体现了出来。作者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语言的启示性, 在读者 头脑中形成了一幅幅淡雅的山水画。

第一幅是小山摇篮图。作者先为读者勾勒了一个“理想的境界”: “一个老城, 有山有水, 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 暖和安适地睡着, 只 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何等恬静, 又何等明媚。作品的“出奇”之 处, 是在引出“山”之后对“山”的描摹上:“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 别可爱, 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躺在摇篮里承受母亲的 慈爱, 那当然是最暖和不过的了。何况“山们”还“低声地”哼着 摇篮曲呢:“你们放心吧, 这儿准保暖和! ”一幅“小山摇篮图”蕴 含着感人的脉脉温情。

雪后初晴的美景是第二幅画。“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 髻儿白花”“山尖全白了”。多么妙的雪霁晴峦图啊! 更令人击节称 奇的是, 小雪给大自然增添了迷人的色彩。山坡上, “有的地方雪厚

点, 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 这样, 一道儿白, 一道儿暗黄, 给山们穿上

了一件带水纹的花衣; 看着看着, 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了”。而

且全白了的山尖“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等到快日落的时候”, 竟

还有“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 直“羞”得薄雪“微微露出点

粉色”呢! 可以说, 雪后的济南格外秀丽。这真是一幅动静相间的水

墨淡彩图。

古代散文名篇《醉翁亭记》是一篇优美的散文。这篇散文饶有诗

情画意, 体现出了散文的图画美。文章首先描绘了一幅优美的风景

画, 在作者笔下, 醉翁亭的远近左右都是一张山水画。有山, 有泉, 有

林, 有亭。然而, 作者没有孤立地用墨, 而是交织一体, 既各具特色,

又融合统一, 蔚然深秀的琅琊山, 风光绮丽, 苍翠欲滴, 以群山为背

景, 酿泉环绕而过, 一座四角翘起的亭子立在上面, 这样, 无山, 则泉

不美, 无泉, 则青山孤立, 无亭, 则山泉失色。山与泉相依, 泉与亭相

衬, 一幅画中, 山水亭台, 一应俱全, 构成诗一般的优美境界, 作者笔

下的朝暮之景和四时之景, 也都是优美的风景画。文章还勾勒了一

幅“与民同乐”的风俗画。文章写滁人之游, 描绘出一幅太平祥和

的游乐图, 在这幅图画中, 有“负者”, 有“行者”, 有老人, 有小孩,

前呼后应, 往来不绝, 十分热闹。这个场景在“太守”眼里, 应更多

了一层政治清明的意味。写宴饮之乐, 宴饮所需, 无论是酒还是鱼,

是肉还是菜, 都是就地取材, 这样意在夸耀滁地富足, 表明野餐的简

朴。同样, 宴饮之乐也没有王公贵族府第宴饮的奢华, 但这是在滁州

的土地上与滁州的老百姓一起宴饮的最好乐趣, 也是王公贵族梦想

不到的欢乐。作者在这里勾勒出了“滁人游——太守宴——众宾欢

——太守醉”的游乐风俗画。

一篇篇散文, 犹如中国文化长廊中的一颗颗璀璨的明珠。优美的散

文, 是浸润着作者主观感情的艺术图画。它有着风光绮丽的图画美,

使读者的头脑中具有光、色、态的具体形象, 让人们百看不厌, 陶醉

其中。◆(作者单位:江西省永丰县七都中学)

□责任编辑:刘伟林篇二:最美散文

惠特曼——海边幻想

我小时候就有过幻想,有过希望,想写点什么,也许是一首歌吧,写海岸那使人产生联想和起划分作用的一条线,那接合点,那汇合处,固态与液态紧紧相连之处那奇妙而潜伏的某种东西(每一客观形态最后无疑都要适合主观精神的)。虽然浩瀚,却比第一眼看他时更加意味深长,将真实与理想合二为一,真实里有理想,理想里有真实。我年轻时和刚成年时在长岛,常常去罗卡威的海边和康尼岛的海边,或是往东远至汉普顿和蒙托克,一去就是几个钟头,几天。有一次,去了汉普顿和蒙托克(是在一座灯塔旁边,就目所能及,一眼望去,四周一无所有,只有大海的动荡)。我记得很清楚,有朝一日一定要写一本描绘这关于液态的、奥妙的主题。结果呢?我记得不是什么特别的抒情诗、史诗、文学方面的愿望,而竟是这海岸成了我写作的一种看不见的影响,一种作用广泛的尺度和符契。(我在这里向年轻的作家们提供一点线索。我也说不准,不过,除了海和岸之外,我也不知不觉地按这同样的标准对待其他的自然的力量——如果我能间接地表现我同它们相遇而且相融了,即便只有一次也已足够,我就非常心满意足了——我和它们是真正的互相吸收了,互相了解了。)

多年来,一种梦想,也可以说是一种图景时时(有时是间或,不过到时候总会再来)悄悄地出现在我眼前。尽管这是想象,但我确实相信这梦想一大部分进入了我的实际生活——当然

也进入了我的作品,使我的作品成形,给了我的作品以色彩。那不是别的,正是这一片无垠的白黄白黄的沙地;它坚硬,平坦,宽阔;气势雄伟的大海永远不停地向它滚滚打来,缓缓冲激,哗啦作响,溅起泡沫,像低音鼓吟声阵阵。这情景,这画面,多年来一直在我眼前浮现。我有时在夜晚醒来,也能清楚地听见它,看见它。

海明威——真实的高贵

风平浪静的大海上,每个人都是领航员。

但是,只有阳光而无阴影,只有欢乐而无痛苦,那就不是人生。以最幸福的人的人生为例——它是一团纠缠在一起的麻线。丧亲之痛和幸福祝福彼此相接,使我们一会儿伤心,一会儿高兴,甚至死亡本身也会使生命更加可亲。在人生的清醒时刻,在哀痛和伤心的阴影之下,人们与真实的自我最接近。

在人生或者职业的各种事务中性格的作用比智力大得多,头脑的作用不如心情,天资不如由判断力所节制者的自制、耐心和规律。

我始终相信,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人类真正需要的东西是非常之微小的。

悔恨自己的错误,而且力求不再重蹈覆辙,这才是真正的悔悟。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泰戈尔——对岸

我渴望到河的对岸,在那边,好些船只一行儿系在竹竿上;

人们在早晨乘船渡过那边去,肩上扛着犁头,去耕耘他们的远处的田;

在那边,牧人使他们鸣叫着的牛游泳到河边的牧场去;

黄昏的时候,他们都回家了,只留下豺狼在这满长着野草的岛上哀叫。

妈妈,如果你不在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船的船夫。

据说有好些古怪的池塘藏在这个高岸之后。

雨过去了,一群一群的野鹜飞到那里去。、

茂盛的芦苇在岸边四周生长,水鸟在那里生蛋 ;

竹鸡带着跳舞的尾巴,将它们细小的足印在洁净的软泥上; 黄昏的时候,长草顶着白花,邀月光在长草的波浪上浮游。 妈妈,如果你不在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船的船夫。 我要自此岸至彼岸,渡过来,渡过去,所有村中正在那儿沐浴的男孩女孩,都要诧异地望着我。 太阳升到中天,早晨变为正午了,我将跑到你那里去,说道:“妈妈,我饿了!”

一天完了,影子俯伏在树底下,我便要在黄昏中回家来。 我将永不像爸爸那样,离开你去城里做事。

妈妈,如果你不在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船的船夫。兰波——黎明

我拥抱了这夏日的黎明。

宫殿前依然没有动静,寂然无声。池水安静地躺着。荫翳还留在林边的大道。我前行,惊醒那温馨而生动的气息,宝石般的花朵睁眼凝望。黑夜的轻翼悄然翔起。

幽径清新而朦胧。第一次相遇:一朵鲜花向我道出了芳名。 我笑向那金黄色高悬的瀑布,她散发飘逸,飞越了松林:在那银白色的峰巅,我认出了她——女神。

于是,我撩开她一层又一层的面纱。林中的小径上,我舒展着臂膀。平原上,我把她告示给雄鸡。都市里,她逃匿在钟楼和穹隆之间。像乞丐奔波在大理石的站台,我奔跑着,把她一路追寻。

大路上空,桂树林旁,我用她聚集的绡纱把她轻轻地围裹,我感觉到了她那无比丰满的玉体。黎明和孩子一起倒身在幽林之下。 醒来,已是正午。篇三:精美散文三篇

午后阳光

春日里,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的柔和,轻轻柔柔,宛如丝带一般,那么轻的抚摸着大地。调皮的阳光不安分的藏在操场的每个角落,挤进香樟树的叶子里。阳台上的风光总是那么的美丽,让人向往。远处的山坡,远处的楼房,还有那时不时经过的火车??

如此这般闲适的午后,坐在桌子前,什么事也不去做,什么事业不去想,听着音乐,只想流连在梦的海洋。时而沉醉于蝶飞花舞的优美意境,时而徘徊在春江花月的静幽湖畔,时而体会着云水禅心那远离红尘的境界,时而凝望着南国蕉窗那滴滴的雨声缠绵中。带着一份轻而幽的心情,享受着那大自然给我带来的宁静与安逸。

静静的日子里,时光好像停止了一般。一页页,一篇篇安静的陈列在脑海中,心里。安静的日子最适合整理那些平日里无暇顾及的,不管是人还是什么事。已不知自己是多少次回首着,凝望着,回味着,沉醉着。每一次的重温旧梦,总能给我不同的心情。那些繁华季节里的喧嚣,无奈,伤痛与悲伤,仿佛淘金一般的被滤走了,留下的只有时光给我带来的沉淀与宁静。有时想想,已好久没有见到那些曾在我生命中出现的人了,或是同学,或是路人。都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若不是午夜梦回那半醒半睡的忆起,我都恐怕自己记不清了。时光任在飞逝着,生活也在继续着。身后的望不见是否标志着前方的重开始,我不知道,只想让它自己去呈现给我。

聆听着岁月的声音,一路走来,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美好。那春日里的守候,夏日里的渴望,秋日里的等待,与冬日里的徘徊,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装饰着我们的周围,与你,与我。流连在街头,偶尔眼眸角落的触及,总如一股暖流一般流入心田。会突然想起,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四季之声,一丝浅笑轻轻的展现在嘴边,伴着脑海中那永恒的记忆,一如从前。 有时候,会突然的喜欢一座城市。没有理由的喜欢,好像就因为它的名字,或者是故事,也许是由于一个人,一件事。内心深处充满着一种甜甜的滋味,而全然不顾这个城市夜幕下的忧伤。忆起,总能让心中充满着希望,憧憬着自己也说不出来的事情。平淡如水的生活也能让自己的眉梢与嘴角爬上一丝快乐。弹指间,已好久。我与那些回不去的过去已相隔甚远。再也握不住那一丝的留恋,再也遇不到那一片的风景,再也尝不出那一刻的心情,再也看不见那一天的背影。有时候会觉得有种莫名的无奈,或对生活,或对岁月。每每在平淡的日子里想起,总能让早已平静的心潮湿点点。我那往日的思绪,你在漂流在何方?我那昔日的执着,你在停留在哪里?为何我走过了青春的沼泽,过了花季里的雨季之后,就再也找不见了你们。

日落之后终究会有明天的朝阳,那红红的亦如生命般的颜色,让我沉默,让我无言。唱最后一次往日的歌谣,把诸多的一切埋藏在心中,带着一丝微笑,面对着生活,去感受那猜测不到的美好,一度填满那些回不去的小坑。就像这午后阳光一般,轻轻柔柔,暖暖幽幽?? 乡村的味道

乡村的味道是露水的味道。

乡村的晨雾被露水打湿了,像一团团沾了水的棉絮,一缕一缕,贴着地面悠悠的走。

塘里的鱼儿,田里的泥鳅,纤毫毕现,像在跳一曲古典芭蕾,一张张嘴巴张得大大的,露在水面上,贪婪的吮吸着露珠。

每一片嫩绿的草尖上,都挂着一颗晶莹的露珠,珍珠一般,亮闪闪的。听见脚步声,它们顺势滑入草丛里逃遁了。

牛羊欢叫着,一群一群,争先恐后往草地里赶,它们要抢在阳光赶跑露珠前,多吃一些鲜嫩的“露水草”. 一只老黄狗,刚刚从草丛中追赶野兔回来,全身沾满了露水,它停住脚,将身子用力一抖,露水像喷雾一样洒向地面。女人们挎着菜篮子,像一只只蝴蝶,轻盈的走向生机勃勃的菜园,趟一路露水??

乡村的早晨,是露水浸润的湿漉漉的世界,空气中满是露水的芬芳。

乡村的味道是阳光的味道。

阳光像个率性热辣的小帅哥,它亲吻了一下露珠,露珠像个害羞的小姑娘,一扭头藏了起来,

留下一地青草的芳香。

阳光跑到纱窗边,往灶屋里瞧了瞧,可是窗格太小,几个耀眼的光斑打在黑黢黢的木板墙壁上,像一枚枚明晃晃的金币。晒谷坪里,湿润的稻谷,被顽皮的阳光翻来覆去的摩挲,全身燥热发烫,连颜色也变得跟太阳一般,金灿灿的。

父亲随手抓起一把谷子,揉搓一下,沙沙沙地脆响,搓出一缕淡淡香,搓出一股阳光味。 夜晚,我躺到床上,母亲把白天刚刚晒过的铺盖拿过来。我抿住嘴,鼻子贴住被面,深深的吸一口气,一股淡淡的阳光香味沁人心脾,直抵我的梦境。

乡村的味道是花香的味道。

乡村是个百花园,春夏秋冬,田间地头,丛林山岗,花谢花开。火红的是桃花、杜鹃花;雪白的是梨花、山茶花;金黄的是油菜花、松树花;粉红的是草籽花、樱桃花??

春天是花的海洋,仿佛是一场流光溢彩魅力四射的美丽的角逐。空气中,晨雾中,雨水中满是花朵的气息。调皮的风姑娘最喜欢花香,她成天拖着长长的透明的羽衣,在空中漫舞。 比风姑娘更爱花的是蜜蜂。它们忙碌的身影,像一支支铅笔,在空中画出一条条黑黑的细线。这些可爱的小精灵,把花粉酿成蜜,把花香持久储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