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声音
初一 记叙文 728字 8486人浏览 此生挚爱张韶涵

世上声音之多,却都不如外婆做针线活时的声音来得动听。

春天的脚步无声无息,一片片嫩绿的青草色为大地母亲换上了素净的新装。

“孩子,快来,快进来。”我刚进门外婆便急切的呼喊着。“看看,喜欢吗?”只见外婆双手中捧着一个“不明物”。“春天流感多,据说口罩可有用了,等外婆呀给你做好了,咱就不感冒咯。”这口罩颜色那么土,摸起来那么糙……思绪突然被一阵咝咝声所拉回,斜阳从落地窗前挥洒而下,一片片殷红之下,外婆两眼眯成一条线,认真地帮我缝着口罩,一切都显得那么恬静。我好像明白,这咝咝声中充满了外婆对我的爱,而我却嫌这份爱的结果那么土、那么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天,红红的枫叶成堆成堆地铺洒在地上,为大地母亲换上了火红的嫁衣。

据外婆说,秋天要好好保护膝关节,要不然很容易患上病。夏天的影子还在悄悄徘徊者,每每去外婆家便总能听到那温暖的声音。“你以后写作业时一定要戴上它,这样膝盖就不容易受冻了,要不然以后可遭罪呢。”外婆的叮咛与熟悉的咝咝声同时在耳边响起,它们紧紧交织在一起时是那般温暖,怎么可能忘了。

冬天,寒风凛冽,洁白的雪将大地母亲紧紧包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咝咝——咝咝——冬天时,这熟悉的声音总会拉长不少。原来,是外婆在纳鞋。“外婆,其实你不用那么幸苦,现在谁还穿这种鞋呀,你还是省省歇着吧。”我“好心好意”地劝着外婆。“那怎么行?要是着凉了怎么办?打针可好?”外婆的语气有着不容置喙的强硬,却怎么也掩不住里面夹杂的淡淡忧伤。自这以后,我便再也没有向外婆提过这种要求。

咝咝——咝咝——每年,都少不了它的陪伴。外婆的一针一线都是那么铿锵有力,所以,每一声咝咝都是那么干净利落。可它偏偏每响一次就会深深驻扎在心房,再也不曾褪去。

想来,这城市那么喧嚣,唯有那咝咝声当属难忘中熟悉之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