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行随笔
初一 散文 1729字 276人浏览 炫小舞

雨行随笔

现在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雨了,特别是在宁夏这种少雨的地区,在雨中漫步简直就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前些天,这边就落了一场雨,纷纷扬扬落了一整天,这块土地上已让燥热压抑许久的天空终于得到了些许的解脱。的确,经历了一场雨后,周围的景物都仿佛一个激灵清爽了许多。漫步于雨中的宁大校园,眼中便出了另外一幅图景。柳条儿不再似先前那般的萎靡,在雨丝的挑逗下更显得婀娜多姿;花儿也打出了精神,竞相舒展自己的美丽,又仿佛虔诚的信徒热切的接受春雨的洗礼。雨点不大,落在脸上软软的,绵绵的,像久别相见后母亲双手的抚摸,又似初恋少女温柔的亲吻。

漫步雨中,不由又想起了戴望舒那首美丽的诗《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我知道我不是诗人,这里也没有丁香,所以我也不可能“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但我爱这

种感觉,青春的悸动让我也存这种期冀。“寂寥的雨巷”,“愁怨的姑娘”,忧郁的美丽,让人心醉的哀伤„„

我也是南方人,生在一个多雨的小镇,所以对雨有着一种特殊的感受。“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箬笠”和“蓑衣”现在似乎是看不见了,但在我的记忆中它们在十几年前还是农村里人们雨中出行的主要工具。“春雨断桥人不渡,小船撑出绿荫来。”刚才是和风细雨的场景,现在雨则大了,年久失修的小木桥都让流水冲断了,空留渡客焦急的守候,期待那绿荫底下熟睡的小船„„江南的雨下的是相当多的,“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此句说的就是南方六月份时的雨景。或许西北人家很少能想象到这种场景,有时这样的雨能持续下个把月。

想到这,我不由又回想到了西北大地,回到了宁夏的西海固。西北地处祖国腹地, 水汽丰富的季风难以吹过来,因此降雨少,整体较旱。宁夏南部山区西海固更是如此,滴水如油。记得清明节前几天和朋友一块去爬贺兰山。一路爬上去,很少能看到绿色。满眼净是灰褐色的,枯败得的藤子和树干还有不知名的扎人的矮小灌木,头上时不时盘旋着几只乌鸦。当时脑海里就蹦出一句诗“枯藤老树昏鸦”,但就此没了下文,“小桥流水人家”不属于这儿。站在路口,放眼望去,贺兰山巍峨的轮廓依稀能在眼前勾勒。雨中的贺兰山此时被一层神秘的墨黑色笼罩着,仿佛氤氲着巨大的秘密。期望这场雨过后再次登上贺兰山将会看到另一番景象。雨点继续落着,刚着地就消失无踪。我知道那是脚下的每一片土地都在努力积攒着雨水,像收集珍宝一样收

集着,因为在她怀里还躺着许多已苏醒或尚未苏醒的生命,它们都急需她的哺育。这又让我想到了宁夏的一种树——沙枣树。第一次见沙枣树是来银川上学的时候,坐在长途汽车途经宁夏中部时看到公路两旁的防护带中夹杂在杨柳树中间有些低矮,但树冠很大,有些银绿色叶子的树;树上挂着一串串红里带黄的果实,通过车窗望去,宛如一串串红里带黄的明珠。问了坐在旁边的一位大叔,才知道这是生长在西北沙漠边缘和盐碱地的沙枣树,一种只需少量水就能坚强存活的树。或许与那些高大的白杨相比,它有些矮甚至可以说有点丑。但正是这些看似丑弱的生命,却经年累月承受戈壁上烈日的炙烤而不枯焦,经受戈壁上强劲的风吹而不折腰,依然枝叶茂盛、苍翠欲滴、屹立如钟。

沙枣树没有亮丽的美,却让我感到那样的亲切!看那一身粗糙的树皮,多么像一双手,一双不断辛勤耕耘的手,一双宁夏人民敢于战风斗沙的遒劲的手。有了这样的手,再干旱的土地也会长出绿苗,再贫瘠的山头也会绿树成荫。

雨继续下着,继续滋润着脚下这片土地。眼前是一幢高大的教学楼,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墙体已有一些斑驳的痕迹。虽是休息日,但楼门口依然有些学生和教授们在进出,辛勤的笔耕着。我突然发觉他们也是那一棵棵沙枣树,或许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他们都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在这片稍显贫瘠的土地上埋头挥汗苦干,为求知若渴的学子们带来精神的甘露。一代又一代宁大人正是以“不怕困难,不畏风寒,根深叶茂,本固枝荣“的沙枣树精神不懈奋斗近半个世纪,

在教育科研等领域耕耘不缀,用一双双勤勉的大手共同撑起了宁大这

片广阔的人文天空,让更多的人得以仰望。一个民族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的仰望星空的人才得以旺盛、发达。

柳条儿在雨中不断飘摇,我的思绪也在雨中慢慢发散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