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学诗与作文之道
初一 记叙文 1418字 185人浏览 蜀国女孩

香菱学诗与作文之道

(盐城 张锐老师)

谈点作文心得。《红楼梦》里香菱学诗,起初爱陆游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林黛玉劝她别学,浅近的虽易学,一入这格局,再也难跳出来。推荐了王维五言律诗,老杜的七律,李白的绝句,熟读揣摩之后再翻鲍照谢灵运,就不愁不是诗翁了。这学诗之论,也是曹雪芹的文章审美观。用之于作文,也是同理,上手就看心灵鸡汤以及作文选的学生,虽然容易写出符合作文要求的“佳作”,但时时受框架束缚,走出来难。所以,基础年级一开始就高强度练习作文,忽视阅读,必然后程乏力。高一高二,不妨以看大片的心态,多看经典,有了积淀,拓宽视野,多做笔记,虽然不能立竿见影呈现在考场作文里,却是无为的有为,是一种作文之气的积累,一种熏陶。好比写散文,汪洋恣肆仪态万方的《庄子》,你看一遍两遍,于文字未必有多少影响,而长期浸泡的缓慢摩挲的时光里,会在字里行间潜移默化。而这种影响当然不及心灵鸡汤来得立竿见影,但这种效果一旦浸润在文字里,那就是站在中国第一流的散文高度,与之对话,一览众山小。汪曾祺曾说他书桌前常摆一本庄子集注,闲时翻翻,自己小说受这本书影响不小。汪老文章大家,小说散文都舒卷自如,他的文字和《庄子》不相干的相关着,个中道理,耐人寻味。

学生没必要人人成作家,开卷虽有益,还是讲究个选择。开书目原本好事,如今也被人骂,有识之士骂的痛心疾首,不看书的的凑热闹捏起嗓子骂几句,党同伐异,以示不俗。书目只是一参考,不是命令,最恨书没有翻过几本却抬出某权威机构书目单照本宣科念的人,而有些所谓权威,往往多南郭先生之流,自己读了索然无味,却依旧脸上贴金,硬着头皮推荐。

读哪些书,和自己生命特质有关,强迫不来。莫言有个比方很棒,读名著好比谈恋爱,大家都喜欢的未必是我钟意的,大众情人入不得自己的眼,而自己喜欢的偏偏就是小家碧玉。所以,书目只是一个参考,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喜欢或许和阅历有关,和审美层次有关,但或许,就不是你的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再看教育部门的推荐书目,有些实在让人爱不起来,也就没必要妄自菲薄了。不过,教育部门有些书目因和考试息息相关,仿佛有了皇亲国戚的身份,由不得你任性。比如《女神》《子夜》,文学艺术水准而言,只是二流三流,但是翻一翻,至少了解新诗呼之欲出的时代怎样的焦灼兴奋炽热,民族资本家夹缝中的挣扎

毁灭,有一种文献的意义,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就像问周立波是谁?如今都知道是海派清口的周立波,谁会想起上世纪供在课文里的大作家周立波呢?

香菱学诗,偶尔看看陆游未尝不好,有了比较,美之为美,斯恶已。陆游诗不是一无是处,只是和老杜巅峰的地位,王维花落纷纷的静谧禅意比,瘦了好几圈,他有名的是爱国,而不是艺术。当然,读书原本就是一场冒险,固然有人推荐,但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不过,终究人生如寄,生命短暂,多读一本三四流的书,就少了一本读好书的时间和机会,虽说常吃精粮也要吃粗粮,但是,还是精粮多些好。

林黛玉安慰香菱,照她指点的路子,加之你聪明伶俐,一年不到不愁你不是诗翁,果然没几天就做出好诗来,“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木心说红楼梦里的诗好,如水缸里的草,拿出来就不美了。有道理,就像学生偶有佳句,和名家比不值一提,但毕竟是生命里流露的一抹亮色。

《小王子》里有台词,这是一朵玫瑰,但不是普通的玫瑰,她是属于我的玫瑰。香菱学诗,学生多读经典偶有佳句表达的文质兼美,或许都是一种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