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级作文
四年级 其它 7130字 135人浏览 心探索电子杂志

未来时空遇见你

预计10万字

主题:唯美,缠绵

女主:兰敏扉

男主:刘致轩

女配:林梅

男配1:刘致浩

男配:陈浩霖

(一)

兰敏扉刚进入大学读大一,现在就业竞争激烈,刚入大学时,母亲就告诉她,大学是锻炼自己的最好时期,鼓励她多多进入社会参与社会实践,这不,她刚刚在学校宣传栏看到招聘栏招模特,要求身高165以上,长相端庄,这些对她来说完全没有问题,167的个子,长得像林志玲,当初考高考时,朋友们都劝她报考北影或上影,她顽皮的回答大家:“呵呵,你们看真正出名的有几个是真正很漂亮的?据说漂亮的早被老板相中,不是娶回家做老婆就是做了小三,我还是好好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天地,自己的人生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话传到她母亲耳中,母亲对她好好表扬了一番。自小,父母离异,独立的妈妈一个人抚养她长大,母亲一边工作,一边抚养她,母亲的独立和言传身教带给她很大的影响。离婚后,兰敏扉再没见过父亲一面。虽然没有父亲的陪伴长大,兰敏扉并不觉得自己比正常家庭的孩子缺少爱,母亲给了她很大的包容和爱,但是暗地里,兰敏扉还是希望能再见到自己的父亲,因此她非常努力,她希望终有一日能再见到自己的父亲,希望那时候自己已经足够优秀。

她拨通招聘广告上留下的电话,对方让她下午两点就到教室去面试。下午她如约而至,已经有十几个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子在等着了,她还看到了刚入大学那天,带她找到宿舍的同班同学林梅,她高兴地过去和她打招呼,林梅见到兰敏扉也很高兴。两个人一起去登记名字,过了一会,就到林梅进去面试,5分钟左右,林梅出来了,她笑着对兰敏扉说:“敏扉,我通过了!”

“太好了!恭喜你!”敏扉笑着上前给林梅一个拥抱。

这时刚好在念敏扉的名字,敏扉匆匆答应一声,和林梅挥挥手。

“你的条件比我好,你肯定没有问题的,我等你哦!”林梅鼓励敏扉。

“嗯。”敏扉回林梅甜甜一笑,就走进教室去。

几分钟后敏扉面带笑容走出来,林梅笑着挽起她的手说:“通过了!我说你肯定没问题的!”两人有说有笑地向宿舍走去。

第二天就是周末,一大早兰敏扉就起床了,她给林梅在微信上发条短信:“起床没有?”过来一会,林梅给她回了个笑脸。

“7:30宿舍门口等哦。”兰敏扉又发来条短信过去。

“好的。”林梅回个OK 的手势。

兰敏扉赶紧梳洗打扮,由于今天要统一化妆,她给自己打了个底,她最怕那些劣质化妆品将自己年轻的皮肤抹坏,她专门给自己装备了一套中高档的化妆品,平时也会画画淡妆。她觉得自己要有一个漂亮的人生,所以要从自己开始漂亮。穿上她最喜欢的紫色裙子,胯了手袋出门。林梅已经在宿舍门口等她,林梅穿了条粉色裙子,见到兰敏扉,她歪着脑袋看了看,“敏扉,你这么漂亮,不去拍电视太可惜了。”敏扉笑笑:“你这么漂亮都不去,我哪好意思去啊。”林梅笑着对敏扉挥了挥拳头。

“穿这么淑女,与你这女汉子动作太不协调了。”敏扉笑她。

林梅左右看看,吐吐舌头:“没关系,反正今天周末,帅哥不会起这么早,只要帅哥没看见就行。”

敏扉笑着摇摇头。两人挽着手向地铁口走去。

卖场门口,负责这次活动的李主管已经在那等着了。见她们两个过来,核对了名字,让助理带她们去换衣服,换好衣服去做发型,然后化妆。这次一家酒厂推广酒文化,让她们穿上汉服,用盘子端着酒走秀。整套程序走下来,终于在商场开门前,她们准备就绪。林梅惊艳地看着兰敏扉,敏扉挑了她喜欢的紫色汉服,淡紫色的纱,深紫的缎带,化妆师特意给她打上紫色眼影,黑亮的秀发松松盘在脑后,“太美了!天啊!你一走动,纱和缎带随风飘舞,好像翩翩飞舞的紫衣仙子!敏扉好笑地看着她:“快去拿个盘子,口水流出来了!”

“该留口水的不是我,待会那些男观众流口水你可得负责啊,我看该建议李主管,给每个男观众准备一包手帕纸,免得待会舞台要被口水淹没!”林梅夸张的道。

敏扉拉着她往前走,所有模特在舞台后集合。李主管急急忙忙走过来,挨个看了看她们,她指着敏扉说,“你!你是叫兰敏扉吧?待会由你最后出场,负责我们主打酒的展示。”

“好的。”敏扉答应道。

李主管又嘱咐她们一些注意事项,又急匆匆离开。

一场展示下来,非常成功,商场酒的库存差不多抢购一空,特别是敏扉负责展示的主打酒,一瓶不剩,李主管高兴得吩咐大家,“晚上我请客,大家一起去嗨!”

吃过晚饭,李主管助理给她们这些模特发酬劳,敏扉打开信封,发现多了三百元钱,赶紧拿去还给助理,助理笑眯眯地告诉她,因为她的出色表现,李主管嘱咐专门奖励她的。敏扉这才放心收下。其他模特都羡慕得不得了。林梅高兴地拉着敏扉出来:“太好了!敏扉,你真棒!”

敏扉笑笑:“林梅,明天我们逛街去,用这奖励的三百元钱,我们去选两条裙子,你一条,我一条。”

“真的?!敏扉,你真好!”林梅大叫着一把将敏扉搂住。

敏扉和她笑作了一堆。

等她们从地铁下来,已经是快凌晨了。经过一条小巷子,敏扉看见地上躺了位一身脏兮兮灰衣的老婆婆,看样子老婆婆是摔跤了,身边偶尔有一两个人路过,但是没人伸手扶老婆婆一把。敏扉上前正准备将老婆婆扶起,林梅赶忙阻止:“老婆婆情况不知道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先打电话报警?”敏扉想起网络上那些因为扶起受伤老人而受牵连的报道,她理解地对林梅笑笑:“没关系,我先问问老婆婆情况,你不放心的话,到时候就帮我摄像。”说完她对老婆婆问道:“婆婆,你伤到没有?”

婆婆艰难地转过头对着她道,“好心的姑娘,快扶我起来,我就是摔了一跤,一时自己起不来,你帮我一把力。”

敏扉赶紧将老婆婆扶起来,不远处刚好有行人休息的椅子,敏扉将老婆婆扶到椅子上坐着,想了想,掏出今天在卖场发达矿泉水,新的,还没有开盖,她将盖子拧开,递给老婆婆:“婆婆,喝口水吧。”

老婆婆接过水,赶紧喝了两口,喝得太急,呛咳起来,敏扉拍拍婆婆的背,帮她顺气。终于,婆婆缓过来了:“谢谢你,姑娘,你心地真好!你会有福报的。”

(二)

“婆婆,你再看看有没有摔到哪里?”敏扉问。

婆婆左摸摸右摸摸,摇头道:“没有,孩子,现在感觉好多了。”

“你家住哪里?我们扶你回去。”敏扉问道。

“我家就在旁边这个院子里,好心的姑娘。”

那是一个很老的小区,房子也很旧了,估计正在准备拆迁。小区里面只零零星星亮了两三盏灯,敏扉和林梅顺着婆婆的指引,扶着老婆婆到一楼她家。

敏扉帮老婆婆打开门,看到屋里漆黑一片,问道:“婆婆,您老伴呢?你有没有儿女?

要不要我帮你通知他们?”

婆婆叹口气:“老伴走了很多年来,我没有儿女,一个人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敏扉同情道:“婆婆,您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我们帮你做了再走。”

婆婆摇摇头,笑着对敏扉道:“没事的,我一个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们放心吧。” “婆婆,那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敏扉起身告辞。

“等等!姑娘,”婆婆犹豫了一下,“你是个好孩子,婆婆送你一个东西。”说完将手摸索着伸到内衣口袋。

“婆婆,你不要那么客气,这是举手之劳,是我应该做的。”敏扉推辞道,并准备要走。谁知,婆婆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她,敏扉尝试几次摆脱都无法摆脱,敏扉心下暗暗吃惊。正在这时,婆婆掏出了内衣口袋,她颤巍巍地打开口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塞到敏扉手上。敏扉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串紫水晶手链。当紫水晶手链触碰到敏扉的手时,其中一颗紫水晶发出一丝光亮,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但是老婆婆看到了,只见她那原本混浊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明,并露出皎洁的光。敏扉推辞不收,婆婆叹了口气:“我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太婆,时间也不多了,留着这个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送给你,也许它会给你带来好运。”敏扉见老婆婆一脸悲伤,不忍再拒绝,便随手将手链放进手袋。

从老婆婆处出来,敏扉和林梅手挽着手走在月光下。

“老婆婆好奇怪哦!”林梅突然道。

“怎么奇怪了?”敏扉问。

“敏扉,你把那串手链拿出来再看看呢?我总觉得怪怪的。”林梅突然停下,看着敏扉道。

敏扉眨巴着大眼睛:“不会吧,是不是你多想了。”但她还是顺从地从包包里取出那串紫水晶手链,月光下,那串手链泛着柔和的光。敏扉把手链慢慢举高,当她的眼睛和那颗特别的紫水晶和月亮在一条线时,奇迹出现了,敏扉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一阵发热,然后身体每个细胞似乎都在做剧烈运动,林梅也惊恐地发现敏扉不对劲,敏扉的身体正在变淡,她上前抓住敏扉的手,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也突然变热,自己的身体也在变谈。

“啊!”“啊!”伴随着两声惊恐地叫声,敏扉和林梅消失在2014年4月6日中国某个城市的某个巷子中。

…….

“唔。。。。。。”伴随这声呻吟,敏扉悠悠醒来。入眼一片绿色,额头一片冰凉,她下意识伸手往头上摸去,这时有声音传来:“你醒了。”

敏扉的手顿时顿住,转头看向声音传来处。

一个很养眼的帅哥正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看着她。

敏扉对他笑笑:“你好!我这是在医院吗?是你送我过来的吗?请问你怎么称呼?” “你一下子提出那么多问题,我先回答哪个呢?”帅哥不急不慢道。

“呵,也是。”敏扉期待地望着帅哥。

“这是我的私人医院,是我弟弟致轩发现你晕倒在路上,把你送过来的。我姓刘,叫刘致浩,你呢?” 刘致浩耐心地跟敏扉解释。

“致浩哥你好!谢谢你救了我,我姓兰,名敏扉。”敏扉乖巧地道,她想起晕倒前的奇怪现象,隐约中林梅也和她一样出现了这种状况,她赶紧又问:“致浩哥,请问有没有见到我的朋友林梅,她好像和我一起晕倒的。”

刘致浩皱皱眉头:“致轩只是送了你一个人过来,他虽然有时候顽皮脾气有点糟糕,但是心地善良,如果他看见还有其它人,一定会一起把她送过来的。”

敏扉听了,心想:难道林梅没有像我一样晕倒?但是如果她没有晕倒,那么送我来医院

的应该是她才对!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她急急坐起,跳下病床,顾不上自己穿着病号的衣服,她问刘致浩:“致浩哥,你看到我的手机没有,我得赶紧给林梅打个电话,问问她情况。”

刘致浩皱着眉头看她半响,犹豫着指指自己耳朵上挂着的漂亮蓝色水晶耳钉:“你是指这个吗?”

敏扉听了一愣,解释道:“我是说手机,我想给我朋友打电话。”说完她还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

刘致浩还是皱着眉头:“这个就是通话的,你想和谁通话,把她的号码给我,我帮你接通吧。”

敏扉吃惊地看着刘致浩的蓝色水晶耳钉,刚开始,她还以为刘致浩有什么特殊嗜好,她所认识的大夫,都是很正规严肃,可没见过带耳钉的,据说医生这个职业是不允许的。所以刚看到刘致浩的耳钉,她还觉得很奇怪,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那个耳钉是通话用的。她也见过朋友戴蓝牙耳机打电话,有各种各样的蓝牙耳机,但是像刘致浩这种这么精致小巧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不由多看了几眼:“致浩哥,你的蓝牙耳机好漂亮哦!在哪里买的啊,要是我那些朋友看到了,肯定要羡慕得要死呢!”

“呵呵,”刘致浩听见敏扉表扬他,有点不好意思,“致轩的更加漂亮,他的是个蓝色中闪着紫光的,这小子就爱收集这些好东西。不过,这东西不叫耳机,是即时通。”

敏扉皱皱眉头,心想:难道这是个新玩意?哎!这些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太快了!遂不在这上面深究。她想了想林梅的电话号码,还好,她记得:“我朋友的电话是139××××××××。”

刘致浩听了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像看外星人般看着她。敏扉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她正准备开口问,刘致浩开口了:“敏扉,这不是号码,每个人的号码都是18位数,和身份证号码一样的,也是唯一的。”

“啊?!”敏扉吃惊地张大了嘴,扑闪着她的大眼睛,迷惘了。

(三)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闯了进来。“哥,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走,跟我去看看我刚搞到的新玩意。”男子说着就将手搭上刘致浩的肩膀,刘致浩一把将他推开,说道:“致轩,别瞎闹,这位就是你送过来的姑娘,姓兰叫敏扉,敏扉还有事情要问你。”回过头他又对敏扉道:“敏扉,这位就是我弟弟,刘致轩,就是他将晕倒在地的你送过来的。”

敏扉一听激动地冲上前一把抓住刘致轩问道:“你是在哪里发现我的?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朋友,和我在一起的那个!”

刘致轩眉头皱起:“喂,丫头,哪有这样和自己的救命恩人说话的,早知道当初就不救你了,省得我麻烦。”

敏扉一愣,立即反应过来,忙陪笑道:“不好意思,谢谢你救了我!刚才太激动了,我记得我是和我的朋友一起晕倒在地点,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很担心她。”

“哼!你朋友?男的女的?”刘致轩不以为然道。

“女的,个子比我稍微矮一些,头发到肩膀,穿了一身粉色的衣服。”敏扉急急道。 刘致轩皱眉回忆了一下:“没有啊,就你一个人倒在那家酒吧门口,当时我还以为你是酒吧客人,喝醉酒倒在那里呢,结果上前没有闻到酒味,摇晃了半天不醒,才送我哥这里的。当时那么晚了,要不是遇到我,你小命就危险了。”刘致轩没有说的是,当时敏扉手上的手链在发着光,才吸引了他走过去,结果等他靠近敏扉,手链的光却消失了,无论他怎么鼓捣,手链都没有再发光,他本想把她手链取下来走人,取到一半却又停下,不知道为什么不忍,犹豫再三还是将她送到哥哥这里来了。

“哎,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总要给我些回报吧!”刘致轩不客气地说道。

“啊!”敏扉涨红了脸,“我包包里面有些钱。。。。。。”

没等她说完,刘致轩就抢道:“切!谁在乎你的钱呢,我看你这手链挺漂亮的,送我,我拿去送给我女朋友。”

刘致浩在旁边听得眼睛睁大地看着弟弟。

敏扉听她提起手链,想起晕倒前的怪事,她的注意力也放到了手链上,她将手链来回摆动,手链只是安静的戴在她手上,没有任何异样。“不行,这手链是一个婆婆送给我的,我不能将她送给你,要不,你选其他的吧。”

刘致轩眼睛一翻,“女人!我真不明白我怎么救了你这么个木头脑袋回来。一个手链而已嘛,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刘致浩看不下去了,“致轩,你不要捉弄敏扉了,敏扉刚刚苏醒,还虚弱得很,让她还是好好休息吧。走,我们出去。”说完就拉着刘致轩要走出去。

“哎,敏扉敏扉,叫那么亲切,人可是我救的,你们才刚认识。。。。。。”没等刘致轩说完,刘致浩已经捂着他的嘴巴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安静下来,敏扉惘然地坐到床沿上,整理刚才刘致浩跟她的对话,电话号码就是身份证号码?18位数的电话号码?不对啊,我们都是用的11位数的电话号码,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身穿绿色护士服的护士小姐走了进来,一脸笑容。她突然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她急切的抓住护士问道:“请问,现在是什么时候?那一年几月几日?”

护士被她问得一愣,但是还是马上反应过来,继续露出她职业的笑脸,说出的话却让敏扉五雷轰顶:“今天是2514年6月6日啊,天气不错哦,您再量个体温,如果没有哪里不舒服,就可以出院了哦!”

“你,你说今天是,是二什么一四年?”敏扉完全没有意识的更用力地抓住护士,断断续续问道。

护士被抓得很疼,但是她的脸色只是稍稍变了一下,还是微笑着用更温柔地声音回答她:“嗯,今天是2514年6月6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敏扉颓然放开护士,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护士小姐这才急急呼叫:“doctor!doctor! 病人又晕倒了!”

拉着刘致轩还没走远点刘致浩听到护士地呼叫,赶紧放开刘致轩冲回病房。“怎么回事?明明已经苏醒了。”刘致浩问护士。

护士耸耸肩膀:“不知道,刚刚她突然问我今天是多少号,我回答她后,她就变成这样了。Doctor 刘,这个病人会不会这里有问题?”护士轻轻指指脑袋的方向。

刘致浩听了立即拉下了脸,生气道:“这话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说完他赶紧将敏扉抱到床上。刘致轩跟在后面慢吞吞地走了进来,瞟了病床上的敏扉一眼,满不在乎地道:“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哥,我今天真的搞到一个新奇的玩意,把这女人丢给其他医生就好了,你这医院每个病人都要你这院长亲自查看,我看你就不用活了,累都要累死。”

“也不看看这个麻烦是谁给我找来的?”刘致浩斜着眼睛看了弟弟一眼。

“我哪知道会这么麻烦,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救她了,救了又没有好处。”刘致轩闷闷不乐说道。

“你就知道嘴硬吧,哪次的麻烦不是你找来的,你给我找来的阿猫阿狗难道还少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开的是宠物医院,好在这次救的是人,送来我这里还算是送对了地方。”刘致浩一边帮敏扉检查,一边数落弟弟。

刘致轩听了哥哥的数落也不以为意,他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赶紧救人,啰嗦,你不是医术高明嘛,赶紧把人救醒,不要让我鄙视你。”

“你鄙视不鄙视我,我无所谓,如果你鄙视我能让你少送些猫猫狗狗过来烦我,那我很乐意让你鄙视。”刘致浩说得毫不在意,说完还对着刘致轩笑笑,让刘致轩有种很想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

(四)

终于,在刘致浩忙碌了半个小时之后,敏扉幽幽转醒,正对上刘致浩察看他的脸,刘致浩见她醒来,一愣,赶紧放开敏扉,笑笑:“你终于又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像上次一样,至少躺上几个小时才醒过来。”

敏扉还来不及说话,一旁的刘致轩就大叫开来:“醒了,太好了!没事了吧!哥,你快看我这次搞到的好东西!”说完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石头。“哥,你看!”

刘致浩无奈地转过头去看着他弟弟,“一块石头?”

“你可不要小看这块石头,据说是能量石呢。”刘致轩兴奋道。

“能量石长这个样子,你不会是被骗了吧?”刘致浩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摇头。 “当初我拿着这块石头,我也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可是昨天晚上在酒吧喝酒时,我无意中摸到这块石头在发热,我还以为是我误觉,当我拿出来时,居然发现它在发光呢。”刘致轩越说越兴奋。

“你都说是在酒吧发现的,难道不是你喝醉了看错了?”刘致浩还是不信。

“没有,我那时候才刚坐下来。再说了,昨天我送她过来的时候,你难道没闻到我身上根本就没有酒味。”

“那倒是,昨天过来没发现你喝酒了,至少你没喝得醉醺醺的过来,嗯,能救人,那就说明你没醉嘛。”

“什么呀,二哥,我当时真的没有喝酒。”

“好好好,你没喝酒,可是现在这石头就和一普普通通的石头没两样啊!”刘致浩翻来覆去把玩着这石头。却突然发现敏扉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石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