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初一 散文 1062字 164人浏览 友谊不毕业圆梦

彼岸花开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

有一种花,开满冥界三途河边,是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也是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此花是为彼岸花。如火,如血,如荼,绚烂鲜红如血铺地毯。

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妖精,花妖叫曼珠,叶妖叫沙华。他们守护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却从未见过面。因为花开叶落是神给他们的旨意。花叶永不相见,生生相错,他们疯狂地思念着彼此。终于有一天,他们违背了神的旨意,决定偷偷见一次面。

于是,那一年的彼岸花开得格外惹眼。青绿细长的叶衬着张扬热烈的花,妖冶不可方物。

此事到底是被神知道了。曼珠和沙华被打入了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也不能在一起。从那以后,彼岸花流入凡间,先开花,后长叶,多数依然呈艳丽的红色,又名曼珠沙华。

曼珠

秋分前后三天被称为秋彼岸,是上坟的时候,也是我盛开的时候。

我不似于牡丹的富贵,不同于玫瑰的浪漫,亦不像莲花的纯洁。我有的,是如火如荼的热烈,耐寒耐旱的坚强,和年年盛开的执着。

我年复一年地展开与众不同的花瓣,期待着与叶的邂逅。我有绿色的茎杆,不粗不细且很光滑。几片细长的红色花瓣组成一朵朵小花,五朵小花又组成一朵大花,形如反卷龙爪,被笔直的茎杆支撑着,绽放在秋的彼岸。

有人惊叹于我独特又热烈的形貌,成片的花似乎在风雨中狂欢。然而,没有人知道我无叶陪伴的孤单。

恨悠悠,几时休?红花无心傲芳洲。时光疾如飞矢,在漫漫无期的等待中,我又开过了一季。

沙华,快来、快来啊!

花开叶落难相遇,一年一度是别离。逝者如斯,呼唤只是徒劳。我在凛冽的风中化为尘土,重新等待下一季的盛开。

沙华

我听得到曼珠的呼唤。

我也努力试图挣脱桎梏,却还是未能打破诅咒的禁锢。当我露出狭长的叶,曼珠的容颜早已随风逝去。

相念相惜却要相失,相识相知不能相恋。我们本是同根生,何以相见未有期?我独自面对孤寂,不理会世间日月悠悠,对你的思念赋予我度过整个冬季的力量。若是冬风把我刮得麻木,我便在麻木中期待和你相遇;若是雨水把我浇得湿透,我便以最干净的面貌等着你来;若是皑皑白雪沉甸甸地把我包裹了一层又一层,我便在白雪中安静地回忆与你的相聚。别的花叶赞叹我如松柏般坚定的意志,我告诉他们,我独立寒冬,只为见红颜一面,别无所求。 盛夏,是我叶落而眠的时节。不知那时候的你能否盛开?

如若不能,我也无怨,等待下一个轮回便是了。

花开彼开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这是神给的诅咒,却不是宿命。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妖曼珠,叶妖沙华,他们痴情,他们有缘。不管经历多少磨难,相信在未来的彼岸,终有打破诅咒、花叶相见的一天。

彼岸花开2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