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生
初二 散文 599字 384人浏览 绚and涵

此去经年,已是云泥之别。

人潮汹涌,擦肩而过之际,你眸若星光,依稀少时模样,只是你已长发及腰,面容皎好,身段窈窕。我驻足,轻唤一声,你回首,已被人海隔开一段距离,你皱眉,神情漠然而疏离。我刚想向你招手,你已回头,朝人群更密集的地段涌去。我黯然的垂下手,用低得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轻叹一声,久违了。

这些年来,你还是孤单,你曾说人群中才能凸显出你的孤单,因此你喜欢热闹的地方,你并不是你个合群的人,你只会专注于你自己的事情,哪怕一个人发呆,你也不和你旁边的人说上一句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其实你多数时间都在发呆,但是我清楚,你并非发呆,你只是沉思,你说其实你每时每刻都在反复思考,与自己交流,哪怕是思考一些简单无趣的问题,有时你独自一人行走,喃喃自语都会笑出声。

但是很久很久之前,你还不像这样孤单,你眉梢上翘,跳跃着欢愉,你眼眸明净,流淌着笑意。你灵动,自由,像春日里飘荡的风。然而,你在不断道别,不断道别曾经,只因要前行,步入后尘,蜕变得令人心疼。

再见你,你神色隐没于眉间,犹如一潭深水,波澜不惊,只是,如有风吹过,必能见到那一波波浅浅涌动的忧伤,蔓延至心尖,缠绵于血脉。因忧伤躁动,无法排遣,所以也越发孤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单薄的身躯,早已半边繁盛,半边枯荣,因爱而生,因恨而亡,生死交替,生生不息。你经脉里流淌着炽热的血液,以爱为名,而你痴于等待,等待在无望中冷却,从而使之破裂。你在绝望中毁灭,掩眸闭目等在灰烬中重生。

覆灭,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