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尘
六年级 散文 1359字 70人浏览 shencktu

沉默,沉默,我所得到的只是沉默中阵阵地隐痛。在那难挨的沉默里,怅然地将书一页又一页地往下翻,终了才发现,原来自己什么也没有看;落落地将歌曲一首接一首地往下听,终了才发现,原来自己什么也没有听。是呀,自己什么也没有看,什么也没有听,自己只是枯燥地坐在这里,静静地想,默默地想,想了又想,想到最后也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种种想象都仅仅是一种假设,都仅仅一种是虚无,都仅仅一种是苦痛,一种真真切切而又蚀骨销魂的椎心之苦痛。

我忽而觉得自己是那样的虚渺无依,又是那般的孤独无助。我想找个人诉说,请他听我细细地解释,听我心灵的娓娓倾诉;想要握着那双手,此时是否有些凉意的手,会款款地接受还是毅然地甩脱;想要看那双幽怨的眼眸,含着深深地怨责,幽幽地叹息,还是冷若冬水?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对我说,哪怕是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可我什么都没有得到,有的只是等待,在沉默中的等待,虚无缥缈地等待和无所依傍的沉默。

终于,我感知了自己的微渺,渺若尘埃,在空气中缓缓地漂移坠落,每一阵气流的颤动都让我颤栗不已,忽而旋起,忽而坠落,身不由己。脆弱而敏感的心,就这样在飘飘荡荡地起伏中浮浮沉沉,悠悠坠入马里亚那沟底,落入那死寂阴暗幽深森冷的谷底。我依然在守着,守着这份寥落的孤寂,我不知为什么要等待,我也许只有等待,等待朝花还是等待夕月?等待鱼雁还是等待青鸟?或许我也在等待戈多,他来了会说,一定会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曾经亲眼见了一场车祸,那车的时速应该不快吧,感觉大约只有每小时三十里,然而,就是那么轻轻地跃下,车的惯性还是将她带得蹒跚了两步,之后跌倒,“噗”,低低地闷闷地一声,仿佛是撒气的皮球,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刀光血影,没有什么惨烈呼号,一条生命就去了,静默地去了西方,走得那么仓促,来不及去回想,去感知,去琢磨,去体味,淡淡地不留一点儿痕迹。匆匆地去了,没有什么迟疑,没有任何准备,没有什么告别,就是那么“噗”的一声,从此匆匆地去了。

眼前便不再有任何的喧嚣与冷寂,撒手人寰的瞬间,她会有所依恋有所眷顾么?她会牵挂着等她归来的老公么?她会惦记等她回家的稚子么?饭菜凉了还有谁来热?屋内的狼藉还有谁来收拾?灶台满是油腻,茶几遍布灰尘,衣服都成了打铁的了,她还会凶霸霸地恶声恶语么?我见她走时,没有一句告别的话语,只是眼角带着温润的泪滴。电影里的人物,常常都是在临终前可以嘱托几句的,为什么在现实里就没有了呢?仅仅是那么“噗”的一声,就从此去了,低低地闷闷地一声,只是眼角带着温润的泪滴,她的眼角竟然还带着温润的泪滴。

这是别人的故事,我的故事呢?聪明的你,我在等待,等待着无言的结局,等待着故事的继续。也许本来就已经结束,只有我在梦中,你若知,一定告诉我。那时,我曾怀着忧伤的心情写到:每天每天,我总在等你,等你走过,从我紧蹙深锁的眉宇间走过;每天每天,我总在静默,在幽幽的静默里,将你怀想,将你揣摩。就这样,我执着地痴痴地等待,等待中感受自己的卑微与渺小,感受生命的失落与无奈,或许我只能够在苍莽的洪荒中,做无谓地挣扎,悲凉地叹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沉默里,我没有倾诉的对象。就这样,我跟自己说,跟自己的心说;跟空寂说,跟空寂的寥落说。不知自己微尘般渺茫的心是否承受得了这生命之重,这情感之重,倘若负载不了,就如那双溪蚱蜢舟,沉了吧,沉了吧。毋须再恋,毋须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