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9羊城晚报校园达人堂上作文
初三 记叙文 1646字 121人浏览 处女座野蛮公主

20130719羊城晚报校园达人堂上作文

阅读下面的文字,按要求作文。

有人在网上发起“说说你最感动的瞬间”的话题讨论,有网友回复这样一个帖子:

爸爸一次重病,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都没醒,后来在一个下午突然醒了。醒来时他嘴一直在动,妈妈把耳朵凑近了对他说:“你慢点说,我听着呢。”爸很虚弱地说:“女儿该放学回家了,你去把饭做了吧„„”

在我们过往的岁月里一定也有许多令我们感动的瞬间,来自亲人、朋友、师长甚至陌生人,请以“感动的瞬间”为标题写一篇记叙性文章,800字左右。

感动的瞬间

邓羿珩 广州六中高二(6)班

对于幸福的定义,我向来拿捏不准。有时想想,或许过得开心就不需要后悔吧。于是那天放学,我没有回家。

六点。我叫了几个被称为“不正经”的朋友,找了个室内篮球场在里面疯玩。那个夜晚,似乎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奔月计划”,球馆里空荡荡的。玩不尽兴,另寻快意。

七点零五分。父亲发来一条短信。一贯的简洁有力的话语——复习中?速回!我和朋友们在鱼龙混杂的地带中,坐在大排档里,寻欢作乐。我看了一眼短信,没有回复。

七点半。叫上几个小菜,多买了几瓶可乐。几口咽下,顿觉神清气爽,比之面对一堆作业那是何其快活。父亲不识时务地打进一个电话。接听。我张嘴第一句便是:“很开心,不回。”简洁明朗。

我自以为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父亲那边破口大骂:“你疯了吗?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吗?你五点半放学到现在,几点了!你想——”

“嘟——”我挂了电话。

八点十分。吃饱喝足,几位朋友特意买了几瓶汽水,其中一人道:“来来,为天杀的高中生活从此步向迷茫的深渊而干杯!”我初闻觉得这话听着有点别扭,但转念一想作为朋友也不会讽刺自己。干就干了罢!苦冲开了便淡。莫愁前路无风流,天下谁人不识君?

我们把杯碰得脆响。

九点。一轮又一轮的对歌、牌局过后,朋友们好像都略有醉意。我为自己坚决不喝酒的选择感到明智,也暗笑他们酒量太低。

放纵够了,我躺在椅子上,忽觉得这种开心,来得有点空虚。

然后,又是父亲不识时务的电话。

“心情好点儿了吧?”语气略带温柔。我的烦恼大概也被完全发泄掉,又可能是已累得失去力气。语气缓慢但并不饶人地道:“就没好过。有话快说!” “唉”,父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在我生命中,第一句,父亲的第一句哀求的话蹦了出来:“快过年了,治安不好,别回来得太晚。”

那个瞬间,我怔住了。彻彻底底地怔住了。我本以为我会被骂得狗血淋头,要笼罩在父亲那乌云般极具威慑力的话语中。但,父亲只是轻轻地,叮咛了一句。 灰色天空下,清光耀目。

回家吧。晚风吹来,脸上冰凉冰凉的。我下意识地抬起头,“下雨了吗?”

天没有下雨,那是我的泪。

教师点评

向来以不善言辞自称的青春少年,用最原始的笔触记叙了我的“放纵”和感动,父亲由强硬而妥协,然后“屈服”的过程。“快过年了,治安不好,别回来得太晚。”这一句稀松平常的话在“我”疯狂过后是如此地摄人心魄。

人不风流枉少年,谁没年少轻狂过?作者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狂放不羁,一次次得理不饶人,置父亲的感受于不顾。然而,无论与死党友人多么逍遥快活,一切终究复归平静,平静过后却是莫名的空虚,此时才明白家才是最温暖的港湾,父亲的呵斥一如天籁之音。因为一个人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说了一句恰当的话,瞬间,前嫌冰释!

看似流水账式的叙事,背后隐藏的是真切的情感,直接秒杀那些写作“技术控”们。这就是“为情造文”的真谛!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优秀的写手,关键在于你是否用心、用情。

(广州六中语文教师 肖刚)

非师点评

这是一篇有中国特色的《父与子》,尽管它与屠格涅夫笔下父与子的冲突内涵不同。

一边是严厉与慈爱的父亲,一边是叛逆与敏感的儿子,俩人并非正面冲突,只通过短信与电话的寥寥数语,就让不在场的父亲形象跃然纸上。

“叫回”与“拒回”的对抗似乎有点“无厘头”,但这符合中国父母的特色——子女一旦离开自己的羽翼,就千般牵肠挂肚。“我”最后的感情起伏有点“陡”,但比起那种为了感人而编造动人故事的虚构,我宁愿选择平实。

(羊城晚报首席评论员 何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