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猫影评
高一 读后感 3274字 374人浏览 柏川就是BCC

红尘离殇

摘要:张资平的知名小说《苔莉》,有一定思想觉醒的知识青年——女主角苔莉,在爱情、婚姻上的坎坷经历和不幸命运。她的身体里面交织融着传统的家庭观念和新时代的爱情专一、一夫一妻制思想,为其颠簸的命运添上了悲情的一笔。男女主人公以生命为代价为他们的“恋情”画完了最后一画。

关键词:《苔莉》 爱情 克欧 传统思想

小说中女主人公苔莉是白国淳的第三房姨太太(苔莉开始并不知道白国淳在老家有两房太太),她对白的表弟,商科大学生谢克欧有好感,后来当他发现被丈夫欺骗了时,便不顾一切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克欧并且还抛下自己的女儿。

具体来说,女主角苔莉是“一个很时髦女学生——高谈文艺和恋爱的女学生”。①在个性解放、爱情婚姻自由思想的影响下,她追求自由恋爱,但更注重爱的专一、爱的名分。用她本人的话说是“男性的专爱在女性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但她每每所遇非人。第一个情人,因为对她用情不专而散了;在学校与白国淳自由恋爱结了婚,然而白在老家已是妻妾成群,便留下幼小的女儿随克欧到远方游历,最终双双葬身大海。自古以来爱情就是为历代文人所书写的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爱本身无罪。而在苔莉眼中,爱情是她生命唯一的动力和活下去的救命稻草。

<一>我“思”故我悲

在传统的中国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苔莉,虽然受到西方思想启蒙运到的影响,可是她的不懈追求,只是为了自己做主“拣一个作永久脱身的人”,本质的目的仍是传统女性的把自己作为男性附属品的婚姻家庭观念。这个悲剧的故事不仅仅意味着男女主人公没有得到团圆的结局,更大的悲剧是人物在新旧道德挤压下的抉择和痛苦。这种痛苦是苔莉和克欧面对旧的伦理道德和性爱时犹豫,也是在旧道德的压制下心态的扭曲、变形。

另一方面,她的悲剧从一个侧面映现了世纪转折点上生命觉醒后女性,在前路暗淡的个人追索中所做的灾难性的白日梦。她的婚姻不曾有浓重的封建主义的阴影,但她并没有从自主的婚姻中得到预期的幸福满足。苔莉因遭受过爱情的挫折而对丈夫有一种敏感的专一的需求,可她的丈夫恰恰向她隐瞒了家中的妻室。她不得不承受丈夫回乡后独守空房的寂寞,不得不再次忍受被男性欺骗的心灵折磨。从更深层次看可以知道她身上一种“欲望的自我意识”。她意识到自身生存价值,自己的同一性和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与其他个体的差异性。然而,这毕竟是自我意识发展过程中的初级形态,这种自恋式的自我意识思考问题的圆心是自身,并以自身满足为半径向外部世界划园,“其结果就是感到自己与世界不协调和力求自我实现。”②

她所选择的一味追求自我意识满足式的自我实现,实际上是一条自我放逐式的不归之路。因此苔莉殉情大海。她的不幸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觉醒后女性举步维艰的两难境地:把女性的爱欲完全纳入以社会文明为名义的操作原则下的秩序,而无视她们的生命需求固然不合乎人性。③ 张资平作为一个男性作家,他的创作自然难以脱逃男权文化设定的历史框架,不可避免陷于以个人愿望书写女人的窠臼。然而,在男权文化模式中,女人是被作为男人创造的艺术品而存在的,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宜于“作为艺术而鉴赏”④

就譬如一朵花(传统正是习惯把漂亮的女人比作花,所谓如花似玉,美女如花隔云端),其最大的功用便是悦人耳目,愉人感

官。花的价值不在于其自身,而在于赏花人的喜欢和需要。⑤既然如此,文中的苔莉,她拥有魅惑、服务、取悦克欧的资本,成为可以满足男性鉴赏需要的“艺术女人”。法国作家波伏娃说过“女人不是天生的,是被塑造成的”。⑥鲁迅说:“女人的天性中有母性,有女儿性;无妻性。妻性是逼成的,只有母性和女儿性的混合”⑦在这样的一个复杂混乱的背景下,就算是完全植入新思想的女性未必能够得到理想的幸福,何况是苔莉也没有脱离传统的生活方式,就是觉醒的女性也少 有以自主的行为轻易背弃常态生活情境而冒险追求专一的爱恋的欢愉。对于表面有新思想装扮,骨子里依旧传统家庭思想根深蒂固的苔莉,她注定只能为美好的想象殉葬。

<二>红尘梦魇遗唱

《苔莉》中的男主角克欧由于性的苦闷与苔莉在一起,他说:“自己近半年来的安逸生活可以说全出自苔莉之赐”,“饮食衣履没有一件不替我关心”,“一般作妻子的人对她的丈夫都没有这样的周全吧”,“何况还安慰了我的性的寂寞”,“若没有苔莉,我早就堕落了,跟着一般无聊的同学向商卖性的女性买欢乐。幸得她安慰了我的性的寂寞”„„显而易见,克欧之于苔莉完全是一种生物上的性的需要,没有爱情。克欧的学业得以顺利地完成与苔莉在背后默默地付出有很大的关系,他心里对苔莉心存感激,赤裸裸的打着爱情的幌子,把苔莉当作其宣泄欲望的对象。

在克欧看来这种“爱”更多的是一种男权主义思想下女性作为附属品的占有欲:他痛心于苔莉早已失去处女之身,但当苔莉与丈夫白国淳相处时,又觉得让苔莉回到白那里去是对自己的侮辱,“苔莉的身体虽经国淳之手曾经一有次的堕落,但经自己的手净化之后无论如何再难把她让给人”。他迷恋苔莉的身体难于自拔,犯罪意识、社会名誉、社会地位等等,又使他时时想“为自己的前程计,为自己的社会地位计,不能不牺牲她了。为了避免社会的恶评计,为满足父母的希望计,更不能不牺牲她了。”“为了保持自己在社会上的声誉,为爱护自己的前程,也只好割爱了”。可以说,从开始他们之间的爱就不是平等的、真正意义上的相爱。

苔莉为了个虚名——让克欧向社会承认她是他的妻子。忍受着克欧对她精神上、肉体上的蹂躏,满足克欧无节制的无穷尽的肉欲要求,从不敢有一次拒绝他,她以为“不抱持这样的忍从主义就不能维系他的心”。当克欧表示愿陪伴她终身时,苔莉更是感激不尽:“谢谢你了!像我这样没有一点长出的女人,你如果不讨厌时,就让我跟你去吧”。苔莉自己把自己放在弱者的位置上,在她内心深处把自己看作是男人的附属品。

在女性缺乏经济独立的状况下,违背家庭夫妻的规范而一味追逐自我满足,不仅意味着失去生命的保障,也要饱受自我放逐的孤独之痛。苔莉以追逐爱情来保障未来的生活,她把恋爱对象克欧当作她的长期饭票。另一方面,克欧因为难于抵制她的肉体的诱惑接受了这份叔嫂恋。他们的目的都不是单纯的爱情,双方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相互折磨,漫漫感情长路充满磕磕碰碰,还有克欧性格缺陷所添加的泪水。

然而,在他们的感情路程中,苔莉是主动出击的,因为她相信“所谓的恋爱是双方的相互的同情和肉感构成的“。文中作者把更

多的感情倾注在女主人公身上,她常常展示出人性的美。这种美不仅仅因为她实践了新的道德,她的美更基于她的现代”人“的完整人格。克欧发现自己已逐步堕入苔莉的“情网”,表现出踟蹰、退缩,以及解欲后的空虚、惘然,身陷衰疲虚飘、空落。是苔莉主动鼓励和引导着他一步一步按着性的轨迹勇敢的往前走,背叛亲人和社会,双双殉情,最后完成他们双方“爱”的征程。

《苔莉》笔调轻柔流利,心理描写缠绵蕴藉,带有浓时的忧伤和怅惘,像带血的夕阳一般具有一种令人心醉神迷的凄艳美。当时的左翼文艺评论家钱杏村所指出的:“张资平先生的恋爱小说的产生是与他的时代有密切关系的,他的创作确实是时代的产儿。”⑧时代的腰斩了这对恋人的情缘。

——

参考文献:

(1)张资平:《苔莉》〔M 〕 中国现代文化馆 华夏出版社

(2)科思:《自我论》 三联书店1987年4月版 第31页

(3)(美)赫伯特·马尔库塞:《爱欲与文明》 第21页 ”操作原则“:指特定文明形式要求的现实原则,除了对爱欲施加必要的压抑之外还要施加维护特定统治形式所需要额外压抑 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8月版

(4)、(5)朱自清:女人〔A 〕.朱自清全集第一卷〔C 〕. 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

(6)转引自苏冰﹒允诺与恐吓——20世纪中国性主题文学的文化透视〔M 〕. 西安:太白文艺出版社 1995

(7)鲁迅:鲁迅全集第三卷〔C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

(8)钱杏村:《张资平的恋爱小说》、《张资平评传》

本文由(最新免费在线电影 ) 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