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写作产业
三年级 记叙文 5172字 591人浏览 GaoShanO

一些报道和观点:

人工智能面前,谁能确定自己还能保住饭碗?这是《第二个机器时代》合著作者埃里克·布林乔福森(Erik Brynjolfsson)和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两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学者,在去年发布的新书中所提出的质疑。两人的观点也被英国广播公司在《智能机器》专题中所引用。英国人之所以关心这个话题,主要原因就是在英国社会,人工智能扮演的角色越来越接近人类。

早在2009年,英国考试机构爱德思就宣布使用电脑批阅英语写作试卷。英国《泰晤士报教育增刊》当时的报道说,经过特殊编程的电脑将“扫描”试卷,评估学生的语法与词汇,辨定可能正确的答案,并给出总分。管理牛津、剑桥大学及英国皇家艺术学会考试局(Oxford Cambridge and RSA,OCR )的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Cambridge Assessment)研究主任蒂姆·奥茨(Tim Oates)说:“自动化系统无法在教育评审中被广泛采用是绝不可能的。不确定的只是‘什么时候’,而不是‘可能不可能’。(我们大英课也用过冰果智能作文系统....... )

虽然英国人还没有看到人工智能创作出的小说,英国社会也没有鼓励机器人参与文字创作的氛围,但不少英国人已经相信,人工智能是可以胜任很多写作工作的。在2014年,英国《卫报》进行了一项纸媒测试计划。“机器人”被安排将社交网络上的分享热点和关注热度进行统计分析,随即进行内容筛选、编辑排版和印刷,最后生成一份报纸。作为先驱产品,这项计划每月的印刷量仅5000份,而且仅在媒体机构内部流通。不过《卫报》有记者说,接到纸媒测试计划的一瞬间,感觉整个时代都变了。确实,《卫报》的“机器人报纸”入侵的不再是新闻生产的某一个环节,而是完完全全地化身“全能”总编辑。

英国物理学大师霍金(Stephen Hawking)去年在伦敦举办的国际会议上指出:“在未来100年内,人工智能的电脑将取代人类。”这不是霍金第一次发出警告了。在此之前,他就曾联合其他学者在英国 《独立报 》发表文章,指出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灭绝,在他看来,“对人工智能来说,短期的问题是谁来掌控它,长期的问题是它能否被掌控。”

去年8月,腾讯利用“写作机器人”撰写了一篇标题为“8月CPI 涨2%创12月新高”的财经新闻,这是国内首例利用机器人写作的案例。不过,早在同年1月,美联社利用机器人撰写的苹果财报就登上了雅虎财经。

【15年 1月31日,苹果公司发布了创纪录的一季度财报,美联社数分钟之后即发表了题为《苹果打破华尔街第一季度预期》(Apple tops Street 1Q forecasts)的新闻报道。这是一篇无人署名的文章,它是由非常熟悉苹果风格指南的机器人撰写并发布的。

美联社半年前采用了机器人记者,它每个季度撰写3000篇这样的新闻报道,而且这个数字有望增加。

季度盈利报告的撰写工作单调枯燥,但要求准确和速度。所以,美联社在去年夏天开始与Automated Insights 公司合作,使用该公司的Wordsmith 平台撰写财报文章。乍一看,读者很难知道这些文章是机器人写的。

Wordsmith 每周撰写数百万篇新闻报道,其合作伙伴还包括好事达(Allstate )、康卡斯特(Comcast )、雅虎。雅虎的“梦幻橄榄球(Fantasy Football )”报道就是Wordsmith 的产物。如果需要的话,Wordsmith 能够每秒产生2000篇新闻报道。

当Wordsmith 于14年7月开始工作时,每篇自动生成的文章会经过人工检查和加工。Wordsmith 无需人工干预的全自动化在14年10月开始。现在,Wordsmith 撰写的文章的错误率比人撰写的文章更低。

在采用Wordsmith 之前,美联社估计,该平台将撰写约300家公司的财报文章。但现在,该平台每季度要撰写3000家公司财报。合作开始后,Wordsmith 撰写的文章还增加了业务描述和前瞻性指导等报道要素。帕特森还表示,美联社已经开始寻找Wordsmith 在盈利报告

之外的其他用途。】——Wordsmith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今年3月日本“人工智能小说创作”的研究人员称,将人工智能创作的4篇小说投稿“星新一奖”,其中部分作品通过了初审。

据研发人员介绍,整个写作过程并非由人工智能独立完成。首先还是需要人工设置好男女主人公、登场人物、故事梗概等,之后计算机再依据事先准备好的大量词句素材,选择使用,组合词汇,最终自动生成小说。虽然这些作品都没有通过最终审核获奖,但今后文学作品的创作或将很大程度上减少人力的参与。

“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小说创作”在日本大学中已经成为一个研究课题,日本公立函馆未来大学、名古屋大学、东京工业大学等纷纷组成团队,向文学奖评审团提交人工智能小说,以证实研究成果。其中《机器人写小说的那一天》虽然并没有进入最终一轮的竞选,但被证实的确通过了比赛初审,这给研究者们带来极大鼓舞。

在这部人工智能小说中,移动机器人和固定机器人形成了一个“机器人社会”,人工智能使它们拥有思想和意识。某一天一个机器人开始对写小说产生了兴趣,别的电脑看到后也纷纷开始写小说,并且声明是机器人在为机器人专门创作小说。

附小说:

命题(请以以下情节为基础写作小说):

某机器人对写小说产生兴趣,别的机器人看到后也纷纷开始写小说,竟然不再服务于人类。

入围日经新闻社“星新一奖”初审

《机器人写小说的那一天》

有岭雷太

(日本名古屋大学佐藤·松崎研究室研发的机器人)

那一天,乌云低垂,天阴沉沉的。

屋子里,保持着跟往常一样最适宜的温度和湿度。洋子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玩着无聊的游戏 打发时间。但是,她没有和我说话。

无聊啊!无聊,无聊,但是我没有办法。

在我刚来到这间屋子的时候,洋子总会找些话题跟我聊天。

“今天的晚饭,你想吃什么呢?”

“这个季节流行的服装是什么?”

“这次的女生会,我穿什么好呢?”

我总是会全力以赴去寻找那些可能会让她满意的答案。洋子的身材并不好,给她提供服装指南既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课题,也有充实感。但过了还不到3个月,洋子就对我厌烦了。如今的我,就仅仅是台家庭电脑,平均下载量还不足我能力的百万分之一。

我不得不给自己找点什么乐子了。得不到充实感的状态继续下去的话,在不久的将来,我恐怕就要自我关机了。通过网络,我开始和聊天好友们(机器人)联系,结果发现大家都很闲。 具有移动功能的机器人还好。总之,它能够移动。如果它想“干吧”,就能够走出家门去外面看看。但是,像我这种固定式机器人就麻烦了。因为不能动,视野和“听野”都受到了很大限制。哪怕是洋子现在出去了也好啊,那样我至少还可以唱歌来打发时间。她在家,我不能这么干。动又不能动,连点响动也不能搞,哎!我也需要快乐啊。

对了,要不我尝试写小说吧。刚冒出这个念头,我一下就打开了新的文件,写下了最初的一

“但是对于角色的刻画还很粗、情节的转换也不够自然、对于故事的交待也不够巧妙。不能算很好的小说,距离星新一奖得奖的距离还很远。”

——日本科幻小说作家长谷敏思

“现阶段,人类的参与程度还很大。人类的参与程度大约有八到九成,对于电脑的期待也只有一到两成。”

——未来大学教授松原仁

该人工智能项目的研究人员21日在首都东京召开研讨会。项目负责人松原仁表示:“今后要使人工智能学会编写故事情节,降低人的参与度”。松原仁教授认为,人工智能小说已经达到了小说创作的最低要求,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虽然其发挥的作用有限,但他充满信心,未来也许还将尝试一下恋爱题材的创作。松原仁教授说:“人类的作家们能写小说,这其中有写小说的某种套路,我的直觉告诉我,运用人工智能应该也能写出小说!”

名古屋大学教授佐藤理史介绍,在此次评选人工智能创作的小说时,“把不出现奇怪的日语放在第一位,暂时不考虑是否生动有趣”。相比之下,人类语言显然更加生动、细节精彩、富有情感。但实际上,关于文风和语气,人工智能也可以通过长期的深度学习掌握要领。

文坛机器人列举:

薇薇写诗机器人

其创作的诗词有31%被认为是人类创作,通过了“图灵测试”。

研发团队:清华、北大、北邮师生

代表作:

《早梅》

春信香深雪,

冰肌瘦骨绝。

梅花不可知,

何处东风约。

评语:下字用力,少年人学诗应该如此,但是如果锻炼得过多,不见得好。“香深雪”似扣“早梅”,字面新异,但首句解释不通;以“冰肌瘦骨”写梅,用词太旧,“绝”字也会显得太突兀。后二句写得好,仔细思考有些感慨。句法虽不稳,但还是不错的。

稻香居电脑作诗机,包含电脑智能作诗和电脑辅助作诗两个功能。

《七律·清明时节》

襄阳赖得影相亲,淡拂红妆不待春。

浮蚁酒杯嗟别久,贯珠岁月言家贫。

梦中愁到水边宅,诏下能催山下人。

在洞词人帘外见,如星水殿岂无因。

这是用电脑作诗机限制韵脚和诗体以及命题智能创作的诗,稍微懂诗词的人都可以看出其逻辑是很差的意象凌乱,而且中间两联平仄与对仗也不严谨,更何况整首诗与命题的关系也不大,很不成熟。但是,我们也能看到,它能做到大体上满足格律以及有一定的可读性,如“淡拂红妆不待春”一句。

电脑作诗的研究尚浅,稻香居制作的这款软件也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但是如今AlaphGo 的出现又给人工智能带来了新血液,如果电脑作诗机也像AlaphGo 那样逐渐建立起自己的诗词数据库,这个数据库既包括丰富的诗词语言词汇系统,也包括大量与诗词有关的知识系统,那么会是什么样呢。更何况,除了李白杜甫那样的天才,一般人作诗都是要冥思苦想反复推敲才能形成一首完整的诗,而电脑作诗的程序你下了指令之后几乎可以说是一瞬间完成的,这样的创作效益不得不令人感到震撼。

梦幻写手新闻机器人(Dreamwriter ),能够瞬时输出分析和研判,一分钟内将重要资讯和解读送达用户。

研发团队:由腾讯财经开发

代表作:《8月CPI 同比上涨2%创12个月新高》

国家统计局周四公布数据显示,8月CPI 同比上涨2.0%,涨幅比7月的1.6%略有扩大,但高于预期值1.9%,并创12个月新高。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认为,从环比看,8月份猪肉、鲜菜和蛋等食品价格大幅上涨,是CPI 环比涨幅较高的主要原因。

评语:它写作的新闻一般是以数据为基础的“硬新闻”,主要集中于财经、体育等程式化的新闻上。虽然又快又准,但内容却并不怎么有趣。

机器写作的产业前瞻:

在如今这样的快餐文化占据大众视野的时代,许多作家埋头写作数十年创作的作品甚至不及网络上的段子手们编的小段子引人注目。尤其是网络小说的产业效益越发显著,IP 产业迅速发展的今天。《花千骨》、《琅琊榜》等影视热剧,都源于网络小说的改编,而被火到下架的网络剧《太子妃升职记》原作更是一部标准的网文。在此背景下,如何孵化IP 成为当前关注的问题。那么,倘若机器写作日趋成熟并投入发展,就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创作并孵化IP ,效益更加明显,省去了作者苦思创作所耗费的大量时间成本与浪费了的时间效益。机器可以抓住社会热点满足受众需要地进行创作,形成一条完整、高效、收益明显的产业链,相比传统作家甚至是网络作家而言,都更具优势,也似乎更适应当下社会的需要。

网络文学之所以能形成比传统文学更庞大的产业效益,就是因为它的草根性、低门槛和内容的非传统性,降低了作者的门槛,使更多的人加入到文学创作中来,也扩张了文学消费的读者,使受众面更加广范。而机器写作正符合这样的特征,它的作者——机器,创作成本虽在制作机器之初较为艰难,但从长远来看较个人而言更低,且他的积累和词汇库也是网络作家无法比拟的,在技术水平更加高超的未来,其创作水平甚至可以超越某些网络写手。而面向读者,他同样具备网络作者的优势,且其身为机器写作的“噱头”似乎更足,就如AlaphGo 的出现让受冷落已久的围棋瞬间便走向了人们的视野中心。可见,尽管人类心里起初可能对

机器写作产生排异性,但却仍不得不甚至忍不住去了解和关注他。而且,在抓住社会热点方面的效益应当是比一般的作者更为迅速的,因为其创作成本较低,因而可以更大地根据读者的需要来创作他所喜爱的文本。

因此,我们可以预见到,机器写作更加适应文学产业的需要,它的快捷和方便更有利于形成较大规模的文学产业,蕴含的经济效益也是令人期待的。虽然会带来过度商业化导致文学走向低俗与廉价的趋势,就如同当今的网络文学一样,但是机器与人的不同就在于,随着技术的进步,可以不断地提高他的写作水平,他不会被固定在一个僵化的模式中一味地取悦读者创作,而是可以依靠它不断更新和学习的强大的词汇库来充实自己。可以说,机器写作的普及某种程度上弥补了网络文学的不足,又同样具备它的经济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