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六年级 其它 1773字 35人浏览 东方丽景22

暖冬,你慢慢走

凛冽的风伴着晶莹的雪,似翩跹的白蝶飘然而至。眉心、脸颊,一丝丝一缕缕的清凉沁入肺腑,呼吸间皆是冰凉,嘴边的暖气迅速凝结成雾,一点一滴,随风散去,转念间,便毫无踪迹。漫地的白,覆盖住所有的五彩斑斓,全世界似乎只剩下了雪,不染纤尘的素白,熟悉而又陌生。清冽的寒风步步袭来,姐姐现在怎样?是否像我一样寒冷?

真冷啊,我低头哈了口气,任短暂的暖气浸满双手。窗外,开始飘雪,从天而降的新雪,带着无暇的晶莹,在空中翩然,一点一点染白绚烂的红尘。收回视线,继续沉浸在墨香之中,为人物的悲欢离合而牵肠挂肚,也为沧海变成桑田的人走茶凉而黯然神伤。“喝杯牛奶吧。”温暖而关切的声音翩然而至,却让毫无防备的我大吃一惊。一转头,额角撞到略带温热的物体。奶白色的液体在我的惊慌失措中径直落下。我看见泛黄的纸张一点点被牛奶濡湿,看见一个个神采飞扬的文字被牛奶晕染开来,瞬间模糊不清。无名的怒火油然而生,残留的理智溃不成军,湿透的书籍在我的脑海里时隐时现,更勾出慢慢的厌烦。只见被我推开的姐姐,眼里满是诧异和悲伤,如受伤的小兽无助地呜咽两声,如雪花般晶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她忍住鼻翼间传来的酸楚,抬头望向苍白而绝望的天花板。我如梦初醒,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罪恶的双手,欲说些什么,终无言,姐姐带着歉意地望了我一眼,转身翩然离去,亦如来时的悄无声息。本就空档的房间显得更加清冷。所有的物品都一如既往,就像姐姐没来之前一样,就像不曾发生过这件事一样,就像我的心不因姐姐的悲伤而难过一样。除了濡湿的书本见证这场腥风血雨的起源。窗外的雪下得更大了,一片片一朵朵,覆盖住所有的污秽,它是否也能覆盖住我的难过与内疚。姐姐现在怎样?是否想我一样不安?

夜已深,璀璨的星光与皎洁的月光都隐匿在这幽深的夜空中,不见踪迹。终不可逃避,抬头对上那双熟悉而不复往日神采的双眸,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着惊涛骇浪。除了沉默还是沉默,陌生而熟悉的姐妹俩皆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低头不语。倏地,一声迟到的“对不起”打破寂静,似无暇的雪遮盖住丑陋的伤疤,恢复了往日的洁白无瑕。我已分不清是我还是她,也不想再追究是我还是她。一股暖洋洋的力量促使我弯起嘴角,不知是谁先张开手臂,谁先拥抱谁,只记得拥抱的那一刻是两颗心贴近的距离。夜微凉,我却温暖而安定。窗外的雪渐渐小了,晶莹的六瓣花朵,依然温和而淡然地飘扬。

雪停了,夜渐浅,第一缕阳光透过轻盈的云雾,倾散在十指相扣间,一丝一缕入侵两个少女温暖的心。美好的冬日暖阳啊,是拥抱时,是牵手时,还是两颗心贴近时?无论何时,暖冬你慢慢走,陪我留下这份温暖的悸动。

拜年

难得的温暖,干净而不染一丝纤尘的天空,如记忆中澄澈而干净的溪水。不似夏日般热烈而炽热的锋芒毕露,只是一点温暖而纯粹的冬日暖阳,透过斑驳的树影倾洒一地。最后的淡金色黄晕似潺潺的细水,长流进我心,一丝一缕,一点一滴。

明媚的阳光散落在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上,眉眼间净是阳光般恰到好处的温暖,他笑着,眼眸中满是璀璨夺目的欣喜,崭新的衣裳更让喜上眉梢的小不点欢呼雀跃。“姐姐,姐姐,”他拉住我的手,“我们去拜年吧!”我点点头,掩不住满满的期待。凝视一路倒退的风景,正感叹时光飞逝之时,忽现变化的风景已岿然不动。

到站了,我拉着小不点走进喜气洋洋的家里。一进门,免不了“三姑六婶”的审问,只是一向唠叨而害怕的话题也镀上丝丝温暖与关怀。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荡漾着幸福而温暖的笑容。弟弟迫不及待地拉着我到爷爷奶奶面前。明白了小鬼头的心思,我宠溺的刮了刮他的鼻翼,他不满地嘟了嘟嘴,须臾有笑容满面地拽拽我的衣袖。我笑着,轻轻鞠躬作揖,将最真挚的祝福送给爷爷奶奶,小鬼头也跟在后面,有模有样地学着,只是拖长的语调活像在唱戏,逗得爷爷奶奶捧腹大笑。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害羞地笑了。爷爷奶奶慈祥地抚摸我们的脑袋并递给我们两个红包。知是爷爷奶奶的心意,我未拒绝,道谢并接受。看着弟弟闪闪发光的眼睛,我说“我的也给你吧。”弟弟满满的不解:“你不要吗?”我揉了揉他的头,轻笑:“它一直在这儿。”指了指心脏的位置,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身也将红包偷偷塞进爷爷奶奶的外衣兜里。他笑了,温暖的阳光照亮他温暖的眼眸。

看着一路退去的风景,最后的黄晕倾散在身上,暖暖的。我忽然发现,拜年的意义也许不在红宝里,而在长辈给予红包时最温暖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