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写给身残志坚的拾荒老人
初一 散文 2552字 152人浏览 蒲无悔

安静下来消逐一个人的时光,看黑夜的影子拉长的寂寞落下来。我们都没有说话,沉默代表不开心,不是我们忘记语言,只是一遍一遍重复这钟默契。城市的灯火闪烁,我却在晦暗中看到了佝偻的身影——颤颤巍巍的双手伸向垃圾堆放的地方,像寻宝般的翻弄。我嘴里的东西咽不下去,眼泪倒回去,追溯那时候的夏天广场的上方,你的小屋突兀起来,木头简陋的样子与小城市楼盘林立显得极不相称,但它却真实的在我记忆中占据了几个夏天。从那一片土地走出来走进这样一个都市找到一种生存的方式,你的容颜枯槁,眼里却涌现着智慧的灵光,从每一朵花、每一个片段捕捉诗意般的灵感。我看见你笑着走过来,你抱着西瓜的样子在夏日的记忆里显得那么鲜亮,于是眼里的色彩鲜亮起来,我们笑出声来„„ 老人几经忐忑心里终究是放不下那一片田野的记忆,老人的根在那里呢,离开怎么舍得!可是他的梦在都市呢,他追求灯与火闪耀的都城的繁华——在那里每天读报做做清洁,跟和他一样的老人下下象棋、打打牌、写一写他喜欢的诗,多么惬意啊!可是在那个偏远的农村什么都没有,它让人压抑的落后圈起来的日子单调平静,如果说还有一些让老人留下来的理由,那就是祖祖辈辈的那一块地基——虽然房子拆了也迁了,现在只剩下废墟,可是每一次回去老人都围着废墟转呢,贪婪,那种感觉多美妙呀!不是吗?走进了大都市,不,其实它也不大,只是在老人眼里很大很大,老人就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筑起了蜗居。换了好多地方,起起落落,被朋友骗过,因为听不见被嘲笑过,没有好的工作,没有正式的房子,但是老人到底在这里扎下了根!他坚韧的样子谁看见了吗?如今啊,他在那个繁华的场所的顶楼筑起了自己的小巢:小屋一点点变大,从刚开始的简陋变得复杂,添了瓦了,加了窗子。他们废弃的还很好的床、柜子也搬上来了,他们不要的瓶子、报纸都整理好了。你每天开心着,为每一点变化。你亲手砌起来的每一堵墙,每一根柱子,你开心的看着自己垒起来的小屋,它在那个楼顶,和楼下的花花场合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它到底渐渐进入人们视线了。出入酒店的人们不屑的瞟一眼,无非觉得一个孤苦的老人,一间破屋子;而工作的人们羡慕的看你,原来可以这么好。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那个地方,酒店的经理换了好几个了,楼下的KTV 也都装修了更新了好多次。你还在那个地方呢,多么满足呀!每个夏天孙女孙子过来,把那么多张床挤满,狭小的空间一下子大了好多,有吃的有住的多自由啊!女儿听话的读书,你用那些瓶子、废纸、用从餐馆了兜出来的写着“奖一角”的瓶盖儿换来的钱供女儿读大学。祖孙、父女四个人的夏天,那一年你病了,孩子们多听话呀,每天早起帮你做清洁,三个孩子推着车子把垃圾运走,于是广场干净了,于是车子开进来了。可是没有人注意,他们吃着喝着,谁又想到他们脚下的干净是几个孩子在雾蒙蒙的早晨吃力拉着推着车子穿过大街送走的一堆堆垃圾留下来的这片干净呀!老人躺着也感动着,多么好的孩子呀!他写了一篇文章赞他的孙子女儿,可是有多少人看了知道呢?老人好了又开始工作了,重复每天的劳累,他半夜起来捡瓶子因为怕人家给捡了去,他躺一会儿就起来扫地,这份工作多么小呀,可是老人做的很认真。冬天的早晨还要扫雪,谁又看见了呢,那跟竹扫帚在空中划出的美丽弧线,你哈哈气暖暖冻僵了的手,开始下一个弧线周期的接替。夏天火辣辣的太阳烤焦着大地,老人你的汗涔涔的样子谁心疼了,你专心读报的样子有种脱俗的气质,你伏笔写诗的时候空气中都是灵气,你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继续着你的文学梦,你的城市里的梦。 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对环境要求也高了,于是有人说你的屋子影响市容了,于是他们要你三天内拆掉。你的屋子惹着谁了!不起眼的楼顶怎么了,谁眼红你的惬意了,这么一点空间都不肯留给你!老人心酸了,多少年的心血呀!可是老人到底是坚韧的,他一点点拆掉他辛辛苦苦一点点订啊砌啊拼起来的房子,如果它还可以叫房子的话。那些痕迹现在还在呢,记录着一个老人风风雨雨心泪的故事。那一年发生了一场好大的地震,老人的那个城市小小的晃悠了一下,老人从报纸上看到了,老人震撼了。好多感人的画面,咱们多伟大,好多善良的人们,人们写了一篇篇诗赞颂和鼓励,老人也想出力。可是现在。老人站在那个位置。悲凉的看着屋子残留的痕

迹,像经历了一场地震!人为的地震,多么强大,多么无奈。 老人搬进了一个小屋子,没有窗子,只是一间阁楼,很矮很小。一张床,很小一个书桌,一个衣柜,再没有空间了。老人积极攒攒那么多年的书啊报啊都没有地方放,那些荣誉证书、友人赠送的书籍、老人的手稿、发黄的信纸所穿透的心的交流全部堆放在阁楼的某个角落。那些曾经鲜活的画面泛黄的存在,而老人只是在昏暗的灯光下,在橘黄色的灯里写着一行行诗句——那不是诗,那是诗人的心境。老人在狭小的空间里继续写他的文字,女儿读大学了,离开了的孙女们也都长大了,读书、考大学,也很少过来看他或者让他看看了。老人一个人的生活显得多么单薄。 老人依旧穿梭于广场,一根火钳,一个铁桶,一位老人。 老人的笑容渐少沉默了很多,日子一天天流逝,老人一天天老去,思乡思念亲人孤寂占据了生活的好大部分。老人依旧弯腰捡起每一个被随意丢弃的瓶子,依旧每天挥着扫帚打扫广场的清洁。车子停了又走了,那帮吃吃喝喝的人们笑着进了KTV ,里面传来什么音乐老人全都听不见,安静的世界让心孤寂的同时也给了心一个归属。 又到了冬天,老人有没有记得加衣呢?要记得用热水泡泡脚,要记得每天按时吃饭,要记得多休息„„老人,有没有人这样告诉你?几十年,来这座城市几十年了,老人多想拥有自己的房子,在城市有自己的房子。奋斗,老人总这样说,他说我还奋斗几年。老人多少年的积蓄,还要多久才可以实现!那个楼顶他们都不肯给,这些人们,他们家里也有老人,可是没有谁看到老人的辛酸。 有一首歌每唱到高潮的时候心就疼了,有这样一首歌,它带来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可是歌里没有故事,是听的人自己加入的情感,那么虚幻却又真实的忆起一段往事。老人你属不属于哪一首歌呢,有没有谁为你写一首歌为你最后谱一段高潮。 现在我在的这个城市,繁华的马路穿梭的车流,而在繁华的背后,除去喧嚣和吵闹,撕开城市属于一个城市的华丽生活,在夏风吹的最孤寂的时候,听见夜的呢喃,夜夜轻轻的静静的哼唱——不眠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