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锁市场调查
初二 记叙文 4951字 2788人浏览 扉你漠属

市民担忧

上门开锁太随便,市民担心不安全

钥匙丢了,打个电话就有人上门开锁。无需证件登记,门开了,门锁完好无损,市民在感叹方便的同时,也不禁感到隐忧。

上门开锁,双方都没亮身份证

近日傍晚,记者碰巧目睹了一次开锁师傅上门开锁的过程。记者住在市区江北16号小区,当天刚好隔壁的租客阿伟外出时不小心弄丢了钥匙,晚上进不了门。早有经验的他马上通过114电话联系上了一位做上门开锁业务的人。20多分钟后,一名看上去30岁左右的男子就骑着电动车赶来了。

只见该男子首先仔细看了看门锁,然后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边有镊子、夹子、钢丝等尖细的工具。他掏出一段钢丝,插进锁孔捣鼓了几下,突然听到一声响,第一扇门就顺利打开了。开第二扇门时,他也是先仔细观察,然后用普通的塑料袋裹住一支镊子,用力划下去,门应声而开。

打开两扇门前后不过3分钟时间,而且两扇门和两把锁都完好无损。任务完成,该男子要了80元钱转身离去。从头至尾,他都没有问阿伟是不是屋主本人,自己也没有主动出示身份证明,也没有查问阿伟的身份证明。

给钱就做,身份查不查无所谓

其他的开锁人也是这么操作的吗?记者以客户身份拨打了广告上一开锁业务联系电话。对方热情地问记者的住址,并称开一把锁60元,开两把110元。记者表示价钱有点贵时,对方强调说:“我们是专业开锁的,技术绝对放心,保证不损伤门和锁,价钱也是最实惠的了。”记者又问:“你们开锁要验身份证明吗?”对方说:“能看一下最好喽。”记者故意说:“身份证掉了,也没有其他什么证明。”对方似乎生怕业务做不成,连忙说:“不方便的话不看也没关系。”

随后,记者又询问了3个开锁师傅,谈话中对方无一例外都极力推销自己的技术多么高明,不会损坏锁头,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收费。至于查验身份证明问题,答复都说方便就看一下,不方便也不强求。

随意开锁容易被利用

晚上记者跟阿伟聊天,又提起了开锁的事。阿伟认为,这样开锁对需要帮忙的人来说虽然方便,但总归是太不安全。“要是有人不怀好意,找人打开别人家的锁去偷东西怎么办?要是开锁师傅心术不正利用技术入室盗窃怎么办?”阿伟担心地说。

对于上门开锁服务这种不规范的现象,家住市区下板塘的市民周勇华也颇感担忧。他回忆起之前租房时曾多次遭遇盗窃,但每次失窃房间的门锁、门窗都完好无损,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他不禁怀疑就是那些会开锁的人干的。

阿伟认为,相关部门还是应该给开锁行业定个规矩。“起码做这个生意的人要挂牌经营,约法三章,接受监管。每一次开锁过程都应该备案登记,谁来开的、谁叫开的、什么时间开的,都要留底备查,万一出了事也好有个追查的线索。”

乱象调查

开锁行业鱼龙混杂亟需规范

根据市民反映的情况,记者对开锁行业的现状展开了走访调查,发现这个行业确实鱼龙混杂,安全隐患颇多。

开锁广告满天飞,兼职人员一大把

记者走访发现,开锁业务在我市似乎颇有市场,做这一行的人也有不少:路边小广告满天飞,不少档口也兼营开锁业务,还有一些开锁师傅利用网络拓展生意。

在一些街道的墙壁上、路灯杆和路牌、公交站牌等地方,都能看到“上门开锁”字样的“牛皮

癣”广告。居民小区则有不少档口也打出了“上门开锁”的招牌。在桥东一家五金店,记者看到该店铺除售卖各类锁头、水龙头和电器开关等五金配件外,门前还摆着一个正方形的柜子,柜子上面放着一部配钥匙的机器,写着“配匙、修锁”等字样。在店铺的右侧则竖着一块长方形的牌子,上面写着“上门开锁”4个大字。在水门路一家机电维修店铺门前,也挂着“上门开锁”的招牌,还留有手机号码。记者一打听,开锁师傅就是这家机电维修店的店主。他本身是做电机设备维修生意的,看到上门开锁一次收费数十上百元,又不需要成本,觉得很划算,于是找人学了开锁技术,多赚点收入。

网络也成为开锁业务经营者揽生意的好渠道。记者在本地网站上搜索关键字“上门开锁”,轻易一搜就有40多条广告信息。

开锁工具网上卖,开锁技术轻松学

网络上不光可以找到提供开锁服务的信息,记者搜索还发现有人公开叫卖开锁工具,有人声称愿意收徒传艺。

开锁工具五花八门,零零总总有20多种,用途包括开小车、摩托车锁的,开普通房门锁的,还有开保险柜门锁的。甚至有人宣称有一种超级开锁工具,叫做“万能钥匙”无锁不能开。这些开锁工具,虽然功能神奇,但价格并不贵,一般的就几十元到上百元,最厉害的“万能钥匙”也就开价300元。

这厢网上卖工具,那厢还有人搞培训,宣称可以教开各种民用锁,如防盗门锁、保险柜锁、汽车锁的快速开启技术,价格根据所学项目的难度和数量商议,包学会为止。

记者问要什么条件才能买工具,才能学习?对方的回答非常简单:“你想要,给钱就行啊。”记者又担心地问:“有没有问题的?会不会有警察管?”对方说:“你不去作案就成了呗,没犯罪谁敢管你。卖工具教技术是我的事,学会了干啥用是你的事,我们也管不了。” 部门监管

缺乏专门法规,开锁行业监管难

上门开锁可以不闻不问交钱就行吗?开锁行业就没人监管吗?据了解,事实并非如此。经营开锁业务要到工商和公安部门登记,开锁服务也要填写单据。但由于缺乏行业标准和专门法规,监管工作阻碍重重。

公安部3年内两次发文要求加强开锁行业管理

据公安部门相关规定,开锁行业在我国属于特种行业,从事开锁业务要进行工商登记,同时到公安部门备案。

早在2007年4月,公安部和国家工商总局就曾联合发出 《关于规范开锁经营单位经营行为加强开锁行业管理的通知》,要求查处、取缔存在违法违规经营问题的开锁经营单位,进一步加强开锁行业管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安机关要督促开锁经营单位建立健全有关规章制度,强化对开锁技术人员的管理和法制教育,完善提供开锁服务的操作规程。要规范对开锁技术培训班的管理,防止开锁技术流散社会并查处虚假违法广告。

2010年8月,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商总局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开锁行业管理 严厉打击利用开锁技术违法犯罪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一些地方开锁技术无序传播扩散,利用开锁技术进行违法犯罪的问题比较突出,影响了社会治安稳定,人民群众反映强烈。为此,要各地切实加强开锁行业管理,建立制度,强化检查,打击犯罪。 全市只有38家机构登记,监管遭遇无法可依

既然有监管有要求,那实际情况又如何?记者从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我市登记备案的开锁公司(店铺)仅有38家,这些都是规模相对比较大、有固定经营场所的。至于实际做开锁业务的人员,则远远不止这个数。

《通知》中,对如何加强开锁行业监管提出了具体要求。比如开锁培训须经劳动部门审批,擅自举办开锁培训班、利用互联网等方式随意传播开锁技术的要严厉查处。合法开办的,公

安部门还要对其进行法制教育,并对参训教师和学员逐一登记个人信息。对于街头和网上的小广告,公安部门要会同电信、城管等部门及时清理。未经登记备案的开锁业务经营点要清理取缔。

但实际上,这些具体的要求大多停留在纸上,远远没有落实到位。对此,相关部门也都有诸多苦衷:一方面开锁行业一直是冷门偏门,长期以来都不是部门工作重点;另一方面这个行业规模小,非常分散,众多兼职的或者临时经营的,难以监管。而最关键的一条就是:目前还没有关于开锁行业监管的专门法律法规,上述两个文件都是阶段性的部门工作通知,光凭一纸通知和一时的整治,无法改变开锁行业先天不足的顽疾。

正规开锁公司操作有规定

验证户主信息填写服务单

正规的开锁公司又是怎样操作的?据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规范的开锁服务要求开锁师傅必须查验服务对象的身份证件,填写开锁服务记录单,如实登记开锁服务时间、地点、当事人的身份信息、开锁物品的牌证号和特征等情况,发现可疑情况和违法犯罪线索,要及时报告公安机关。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来到与公安110有合作关系的广信开锁服务公司。走进该公司,入口墙壁上贴着“公安110特约开锁”几个大字。所有员工都穿着统一的服装,上面印有统一的标识。曾辉华是这家开锁公司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位资深的开锁师傅。据曾辉华介绍,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目前有开锁师傅5人,公司每年都要到当地的派出所登记备案。

采访时刚好有市民打电话请求开锁,于是记者跟随曾辉华来到市区桥东一居民楼目睹了他们规范开锁的全过程。

接到电话,曾辉华背上工具包,开车5分钟便到达了需要开锁的李阿婆家。李阿婆的子女都在外地工作。当天早上夫妻俩出去买菜,回来发现钥匙不见了。于是打电话到110求助,110报警指挥中心向李阿婆推荐了曾辉华的开锁服务公司。

见到李阿婆,曾辉华首先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然后询问李阿婆的屋主身份证明。李阿婆说证件锁在房间,开锁后可以马上拿出来看,曾华辉才动手开锁。只见他蹲下身子,手指在锁孔上摸了一下,仔细观察锁的类型。然后从工具包里找出夹子和一条“J”形的钢丝。他右手将“J”形钢丝插进锁孔,并不时转动。左手则用夹子协助。试了一会儿发现不行,于是换成“十字形”的钢丝,拨弄几下,只听到“咔”的一声,锁被打开了。

进到屋内,李阿婆出示了屋主证明,曾辉华看过后,掏出开锁服务记录单要李阿婆填写。记录单上如实登记了开锁服务时间、地点、当事人身份证号码等信息。曾辉华说,如果服务对象拿不出身份证或者相关的证明,他们会通过邻居和小区物管确认服务对象的身份。 记者手记

规范行业发展才能堵住安全漏洞

随便叫一个人来,彼此不知底细,就能把锁打开,并且无任何凭据。这样的上门开锁服务,仔细想想确实难以让人放心,很容易被心怀不轨者钻空子。

如何才能有效封堵这一安全漏洞?记者认为,治本的药方是“规范”二字。只有行业规范运作了,才能从源头上消除这些弊端和风险。

开锁行业推行规范管理,记者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应作为重中之重:首先是设定合理的准入门槛,比如实行从业资格管理。开锁师傅须有从业资格证,上门开锁必须佩戴从业证,这样市民一看就能分辨是不是真正的开锁师傅。成立开锁公司的,按照公司法登记注册。个人兼职做开锁业务的,也应该允许存在,但统一纳入公安部门监管。其次是开锁服务流程规范化。核实客户身份的事,单靠开锁师傅确实困难,而且名不正言不顺,建议由小区物业、居委会承担。上门开锁填写信息表非常有必要,但表格格式最好由公安部门或者行业协会规范印制。有公司的,由开锁公司和客户双方留底保存;没公司的,由客户以及居委会或物业管理处留

底保存。最后,监管部门的职责分工以及行业违法违规者的惩罚与退出机制也要配套完善。 他山之石

北京每宗开锁业务须由110转办

北京:北京警方对于开锁行业的管理实行每宗开锁生意应由110转交的办法。也就是说每宗开锁的生意都必须由警方的110指挥中心转交给开锁公司才可以开始工作,并且开锁公司的全部业务都被置于警方的监管之下。

长春:2005年7月,长春市公安局正式将锁具开启业纳入刑侦部门的工作范围。在锁业管理方面长春市实行持证上岗的方式:一是开锁人员进行开锁服务时,必须携带从业资格证书,佩戴有关徽章,由社会对其进行监督;二是市民开锁可拨打110,由指挥中心通知经过备案的开锁公司派人;三是开锁人员为客户服务后,要签字或按指纹留底。

大连和遵义:公安机关制订了将全区开锁人员纳入管理的具体实施办法。开锁服务人员必须建立个人档案;开锁人员接到开锁服务的电话后,必须报告公安机关,待取得同意后才可前往服务;开锁人员在从事服务时必须佩戴上岗证。

各方声音

从业者

开锁这种活,主要为人们解决进家门的燃眉之急,管得这么死,就谈不上这种服务本身具有的方便性了。——— 张师傅

我们没资格查人家的身份,也没办法核实对方到底是不是屋主,更不可能承担开错锁的责任。我们还要考虑成本问题,接到电话大老远跑来,如果一查问对方不能提供身份证明就不做了,路费和时间成本谁来承担?要是有人利用这一点故意逗你玩寻开心呢?

——— 刘师傅

人大代表

目前我市开锁行业的确存在安全隐患,必须规范该行业的运作模式,设定合理的准入门槛,实行从业资格管理,将全市开锁人员纳入公安监管范围。对需上门开锁的必须由市民拨打110报警,由110指派有资质的开锁师傅上门开锁,并向市民通报开锁师傅信息。同时,相关部门要加大对市民的宣传教育力度,使市民熟悉上门开锁流程并自觉遵守,从而促使我市开锁行业得以健康发展。——— 市人大代表黄新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