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流浪(一)
初一 散文 1685字 39人浏览 无知小子1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在流浪,从一出生就注定要流浪了,像一粒尘埃,一片落叶,不停的,随风流浪,直到回归大地。人生就是一个流浪的过程。文/流浪痴人在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路,只有流浪痴人独自一个人,用一双疲惫的脚去度量,却算不出这弯弯曲曲,延绵不断的路,究竟有多长,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一步一步的,坚定而缓慢,像一只迷失的小羊,寻找着回家的路。两旁的树木像一群俯视的围观者,静默的看着独步在路上的孤独可怜的流浪者。它们也是孤独的,命运注定了它们是孤独的守望者,一来到这世界上,就已经注定了,一辈子就要守候着自己脚下的那一小片土地,永远无依无靠。只是不用像孤独的灵魂一样独自漂泊,流浪。就如可怜他——一个流浪的痴人。可怜?他可怜吗?也许吧。只他不承认。他不觉得自己是可怜的,他有什么可怜,至少他可以做他自己所喜欢做的事——流浪。他只是没有朋友而已。是的,他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因为他是痴人,没有人愿意跟痴人做朋友,一个也没有。;他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不属于他。他就是一个世界的局外人,被世界遗忘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像一片错过季节的落叶,在等待着风的呼唤。风起了,然后就随风沉浮,漂泊,流浪。于是,他就开始流浪,在世界的边缘,随风流浪,流浪天空„„;他总是自言自语,像古老的留声机自述着陈旧的故事,一直一直,不停的,不停的,反反复复。经常说一些常人无法听懂的话,像一个痴人跟一个傻子在诉说着什么的。老是写出一些无人能够读得懂的他认为是诗的诗句,也无人愿意读。因为他是痴人,而不是诗人。他也总是喜欢在漆黑的夜里或是在朦胧的月色之下,挥舞着画笔,画他所想画的东西。他总是以为只有在幽黑静默的夜里,才能画出这世界的真实的一面,才能画出事物的本性。可是也没有人能看懂他所画的画,包括他的老师。他总是把月亮画成黑色,把江水画为红色,把树木画得枯萎,把花朵画得飘零。他说这就是它们的本质。在画室里,没有人愿意在他在场时当模特,因为痴人总会把他画得弯曲变形。因为痴人以为人的本性就是扭曲的,他只不过是画出了人的最真实的一面。为什么别人却不喜欢真实的,他不明白,一直都不明白。他只知道别人不喜欢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是的,没有人喜欢他,因为他是痴人,没有人会喜欢痴人的。所以他是不会有朋友的,一个也没有。他是知道的,因为他唯一的朋友,也在一个月前离开了他。“这是你的画和诗,现在还给你。我没有你那么高水平,我看不懂说。”他依然记得那天,他唯一的朋友这样说完,就与一群她的朋友转身离他远去。“真是痴人!”这是他听到的他唯一的朋友的最后的一句话。丢下这句话,连头也不回地走了。流浪痴人傻傻地愣着,像一个等待受罚的孩子。看着那一群嘻嘻哈哈的,渐渐远去的背影。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但也不得不相信。原来那一切都是梦,尽管很美丽,却终究是要醒来的。只有醒了,才是真实的,才能看得清周围。等四面迷雾消散去,才知道原来存在于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只有自己的影子,也只有自己的影子,永不厌倦地跟随着自己。流浪痴人知道他已经没有了朋友,一个也没有。陪伴他的,只有自己的影子。于是他选择了流浪,和自己的影子去寻找他所要寻找的一切。是的,他是痴人,一个像傻子的痴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一直都这样认为。他累了。他不知道自己在这路上走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也不道自己还走多远,还能够坚持多久。他只觉得每一步,都显得无比的沉重。他已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他现在需要休息,好好的休息,然后才能继续走下去,才能走得更远。于是,他停了下来休息。路边软绵绵的绿草和醉人的花香,使他感到无限的惬意。犹如家一样的温暖,舒适。可是,家,他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哪一条是是通往家的路,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家,他都不知道。没有人告诉他,也不可能有人会告诉他,只因为他是一个痴人。可是他也不在乎,一切都不在乎,一切都不重要,因为他是一个痴人。他只想好好的休息,然后继续上路。因为他看见那湛蓝湛蓝的天空中,有一朵一朵的白云飘过,美丽而且快乐,这是他所要寻找的。他也要做天空里的一朵白云,自由自在、快乐的,流浪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