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
初二 说明文 1204字 97人浏览 gryzsyg

非凡之人,超世之杰

——我看魏武帝

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而袁绍虎视四州,强盛莫敌。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 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三国志·武帝纪》陈寿

说东汉末年分三国,曹公便打出一番天下来,曹公何许人也?

曹操,字孟德,三国时期魏武帝,大多人是不喜曹孟德的,在京剧中,曹公是白脸奸臣曹操,历来被定位为一代奸雄,周瑜评价曹操:“操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裴松之写过:“历观古今书籍所载,贪残虐烈无道之臣,于操为甚。”真是如此么?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挟天子以令诸侯”,是孟德在政治上搞的权术,赵翼言曹操用人系以权术相驭。曹在用人上,确实有用权术的地方,但说他用人全靠权术,就以偏概全了。封建政治首脑有几个不用权术的?有几个没有滥杀过人?袁绍早就让曹杀杨彪、孔融、梁绍。就以孔融为例,他何尝不随意杀人!当他任北海相时,仅因“租赋少稽”,就一朝杀五部督邮。孔融既不能自力保境,又不肯同邻近州郡合作,因此,左承祖劝他“自托强国”,仅因这个建议,就被孔融杀害。至于历代开国帝王,因铲除异己,而滥杀错杀的,更史不绝书,如果只责曹谲诈负人,是不公允的。

有人喜欢用杨修之死来说曹公妒贤,其实不然,先不说杨修扰乱军心当斩,就是他直接介入曹氏家庭内部争宠夺位的斗争,就不是他一个将领可涉足的了。至于多疑,生于乱世,怎能不疑,若不是孔明先生不疑,就不会使马谡失了街亭,丧失了北伐的大好形势。 有人说曹公严酷,依我看,曹公严的中规,酷的有矩,曹操一开始走上仕途就试图用比较严格的法律改变当时权豪横行的情况。但由于祸害根子在中央,曹无法施展自己的意图。到他自己掌握政权以后,才得全面推行抑制豪强的法治政策。他说:“夫刑,百姓之命也”;“拨乱之政,以刑为先”。他起用王修、司马芝、杨沛、吕虔、满宠、贾逵等地方官吏,抑制不法豪强。

如果把袁绍和曹操在冀州先后推行的治术加以比较,就可以看出两种不同的情况:“汉末政失于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在袁绍的宽纵政策下,“使豪强擅恣、亲戚兼并,下民贫弱,代出租赋,炫鬻家财,不足应命”。这样,自然不能使“百姓亲附,甲兵强盛”。所以袁绍虽地较大、兵较多、粮较足,终为操所败。操得冀州后,立即“重豪强兼并之法”,因而收到了能使“百姓喜悦”的效果。司马光说操“化乱为治”,并非无据。而且操用人不重虚誉,他选用官员要“明达法理”,能行法治。操还提倡廉洁,他用崔琰、毛玠掌管选举,“其所举用,皆清正之士,虽于时有盛名而行不由本者,终莫得进。务以俭率人,由是天下之士莫不以廉节自励,虽贵宠之臣,舆服不敢过度”。 鲁迅说:“曹操至少是一个英雄。”

唐太宗说曹操:“临危制变,料敌设奇,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

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我看,曹公非常之人,超世之杰,千古一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