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盛开的面条花
初二 记叙文 701字 95人浏览 大爱苏宇杰

最近正在学《人琴俱亡》,文中描写子猷对兄弟的死好不伤心,在子敬的葬礼上取他的琴弹,不弹则已,一弹,发现“琴音不调”,索性把琴扔了,还痛哭个没完。很多同学对子猷的做法十分不解,我却想起刚失去奶奶时的自己,痛定思痛,其实,最深刻的思念是不能用语言和泪水表达的,而是凝聚在心底的呼唤!

那是2008年5月15日。清晨,我木然地站在灵堂前的空地上,看着大人们或是匆匆忙忙,或是悲痛欲绝地做着各自该做的事。而我却像一个局外人,仿佛奶奶的去世与我毫不相干。渐渐回暖的天气没有给我带来一丝温暖,我究竟是冷静,还是茫然亲戚们都在准备着葬礼,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是唯一呆呆伫立着的人。葬礼开始了,有人开始念悼词,我不喜欢灵堂里的气氛,便溜出来,绕着墓地慢慢走着,一边顺手把一株株长得很疯的紫色小野花揪下来、撕碎、扔掉,揪下来、撕碎、扔掉……

“小花花……”我呢喃着,“奶奶把面条盘成小花花,咱吃小花花,嗯,大口吃!”这是原来我不吃面条的时候,奶奶用这招——用筷子夹起几根面条,盘在汤匙上做成“小花”——喂我吃饭时总爱说的话。一直到现在,我吃面条也喜欢一手拿把汤匙,一手用筷子把面条一圈圈盘上,蘸点汤,再一口吃掉。我只有这样才能安慰自己认为奶奶离我不远,儿时的快乐,离我不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花花……”我看着手中灯笼般的小花,它像奶奶盘给我的“花”一样可爱。我把花塞进嘴里,淡淡的清苦,是啊,再鲜艳美丽的花,也给不了奶奶的“花”的味道。我终于意识到奶奶已经离开我了,我见不到她了,我从此再没有奶奶了……“奶奶……”视线早已变得模糊,我还在干嚼着那苦涩的花,凭泪水无声地在脸上任性。

人间沧桑,世事难料。奶奶突然地离去,一定是在天国开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