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天空
高一 议论文 1335字 183人浏览 545930462

他走来,断断续续走来,干净的笑容,沾满碎碎的阳光。

题记

她有些忧郁,望望用泥草筑起的房屋,望望父亲,她用双手分开黑发,一支野桃花斜插着:默默无语,另一支送给了谁?却从来没人问起。

耳朵里塞着小喇叭,总以为躲在象牙塔,翻着手里的漫话,走进想象中的童话。每只丑小鸭都有个白天鹅的梦,幻想着某天,王子骑着白马来到身边,成就一段王子与公主的佳话。当镜子反射出现实,才知道残酷。

那些痴心与妄想如同泡沫,在阳光下,炫耀,炫耀,破灭,最可悲的是它不知道自己的五彩正是它走向破灭的开始。那些城堡里的幸福,在时间里发酵,越久远越醇香,尽管有毒,那种醉生梦死的香,足以销魂。依偎着,那些曾经的记忆,它们唱歌,轻轻的跳舞,它们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瞬间开启。没有颜色的花蕾,带刺的身体,瞬间绽放,瞬间枯萎,瞬间的美丽只有瞬间的记忆。

我竖起了大衣的领子,缩着脖子,带着一种莫名的热情,行走在陌生的人群中。与素不相识的人擦肩而过,令我因装满了秘密的内心而变得无比自豪。他们不认识我。我的烦恼、孤独,将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被装进邮包,由风来为我传递,地址是天涯海角。我被厚重的大衣包裹着,在人群中迈着好似保护者一般的脚步。可是,人们却是无法了解我的孤独的。 一种盲目的、消耗的状态,照管自己的生活,打理那些千头万绪的杂念,嘲笑自以为是的寂寞,喝自己冲的咖啡,睡自己铺好的被窝,吃自己餐盘里的饭菜,听自己伤情的歌,写自己的作业,考自己的试,做自己的梦...... 世界的悲伤与灾难都太多,我们活在平静遥远的角落,无力怜悯。人间既非天堂又非地狱,末日尚远,我们惟能维护着自己的天地,裹紧孤独,埋头做着功课做着世间的荣辱...... 就算是洪荒滔天,也总有他人去担当...... 文字成为内心的形而上的依靠。

站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尴尬路口,失去的是招摇撞骗的痛快诉说,未曾获得的,是笔走天涯的沉练淡定。已经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写字,因为心里有了羞赧和踌躇,已经再也不能天马行空的想象,对纷繁复杂的繁华尘世有了惧怕。

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写,写这无法书写的自我,怎样诉说,诉说这无法诉说的世界;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想,想着随遇而安的自己,怎样思想,想想这个无法理解的世界。就连仅有的孤独也无法流露,竖起领子,紧紧地缩着脖子,藏在自己的世界。望望躲在深处的自己,模模糊糊,被浓雾团团围住,看不清自己的眼神。

回过头去看看那些浸透在白纸黑字上的生动的悲喜,切肤地感觉到,在那样一个唯唯诺诺的苟且年纪,伤情似乎是装点生命记忆的勋章,好像只有凭借那些,幻觉般的,被我们脆弱的主观承受力无限夸大的非难,我们才得以拥有热泪盈眶的青春,那个苦涩的青春,曾经以为,在那个泛黄的记忆,尽管,生命中的温暖一直都与我遥遥在望,而自己只不过是拒绝路过。

在我脚踏的这片狭小天地,经历的,不过是寻常的青春,看到的,不过是平凡的世界,想象的,不过是寂寞的宇宙。在过去心高气傲的年头上,因不懂得该活着,所以总觉得连生命都是身外之物,好像这个世界说不要就不要了。什么都不重要,好像又什么都重要。没有什么可以在乎的,受伤了,回头却发现在乎的太多,就是忘了在乎自己。

十八岁,我失去的太多,不仅仅是青春。

在我感觉到时,他已去了另一个地方,那里雨后的篱笆象一条蓝色的。

十八岁的天空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