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又进农家
六年级 其它 2106字 58人浏览 月亮在戈壁

冬日清晨,大雪初停,四野茫茫,冰冷的空气丝丝沁人心脾。又是一个难得的周末星期天,我穿上厚厚的冬装,带着行襄,踏上去山上的客车,想去看看我结队帮扶的贫困户老周家,春节临近了,情况怎么样。客车蹒跚穿过沿江公路,盘旋上山上的公路时,由于冰雪消融,路面奇滑,几次险些梭沟,最终被困在半坡而抛锚,我也只好下车,踏着积雪,向老周家走去。老周家住在山坡上的凹凼里,离公路有3公里多,一段淤泥的土泥巴冰雪路面直通家门,路边的树梢冰激凌不时掉在我的头顶、衣领、脸颊,怪凉爽的,让我不禁深深地呼了几口气。

那是几年前,我在另外一个山区乡镇上班,当时农村税费尚未改革,我驻一个几个区县乡镇交界的边远村,年底将近,有几户农户的税费还没收起来,我常常吃住在乡下,也常为此事而发愁。一天,本村一个组长告诉我,说他负责征收的组有户农户税费没交完,希望我与村干部去协助他收一下。那也是个隆冬季节,雨雪纷飞的早晨,我和村上干部一齐去协助做工作路上

从村干部口中了解到,我要去的农户姓刘,只有老夫妻俩,俩女儿早已远嫁他乡,并且家境都很不好。我们经过1个多小时滑滑跌跌,终于头顶雨雪,身冒汗水、鞋袜湿透的赶到老刘家。见是三间低矮破旧的土房,出门来迎接我们的是两位面容憔悴的老人,男的大概70多岁,女的约小几岁。男主人见有客人到来,忙从屋里摸出皱折的也许是好久并且根本不能吸用的2元钱左右一包的香烟给我们,女主人忙用围襟擦拭长凳上的灰尘请我们入座。随行的村主任拍拍老刘的肩膀说:老刘,今天我们请驻村的干部来看看你,你今年的税费没交完,又要扣我们的草鞋钱罗;我确实在找,能否给我宽限几天,我家里(老伴)经常有病,房子漏了也没钱修......

我说:老刘,我能否进你家坐坐?;不用了,你们就在外面这儿好些老刘急着说。看到我们工作组到来,附近几户群众也围上来看,人群中有个青年人大声说:要看,就让他看嘛!过后我才知道,说这话的青年人是老刘家的远房侄儿。你就在前面看,不要到后面去,房子后面要垮了,怕把你砸了。我走进老刘家门,见堂屋左前面用玉米杆遮着,我走过去,用手将玉米杆扶开,见土墙墙体三纵断裂,并明显往里呈阶梯倾斜,我又走进左侧土屋,土墙后面墙体已垮塌,房上柃子、瓦已悬空,水雪满地...... 前面还有柜子、床等破旧家具堆砌在一起。

我眼泪禁不住直往外窜,强压内心的怒火,对身边的干部和老刘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老刘,你总有几个亲戚、本家人吧,找几个人把房子翻盖一下,柃子、房瓦换一下嘛?;没钱批木材,找人都有哟老刘他侄子说。我说:老刘,今天收税费的事就不要再说了,尚差的款由我私人先给你垫上,你找几个人马上把房屋维修一下,木材就砍你房屋侧边自留山上的桉树;自栽的桉树也要批了才许砍旁边有人说;特事特办,这边远山区的,去批手续往返只少要一天,如此危房,生命最珍贵,至于批相关手续的事,我去补办,我负责...... 我着急地说。老刘夫妇俩高兴得直点头谢谢、谢谢...... 我与村组干部立即组织人员对危房进行了维修。当我们离开老刘家,将翻越山顶时,我听到山下有人气喘吁吁的在喊我,让再等一下,我看是老刘向我们跑来。我走近老刘,老刘从手里递过热呼呼的10元、5元钞票,高兴地说:我侄子和邻居们借我钱了,让我把税费交清。我握住老刘的手,说:你用这钱先修好房子,我给你暂时垫着。望着老刘感激的背影,凝望冬日的太阳从茫茫云海中撒下数道金光,我突然觉得是多么的浩荡和温暖。在我当晚转回镇上,向书记、镇长汇报本次工作时,忐忑不安地报告在老刘家先砍树修房这事,并要求让我去为老刘家补办手续,领导们说,这事我们早就知道了,你做得好,就是我们在场,也会哪么做的,桉树手续由相关部门去办。

事后,我先后从几位干部和村民中了解到,老刘家当年所欠税费和批自留山木材建房费用镇政府都给予了减免,税费在两年后,根据国家税费改革政策,全县给予了取消,连续几

年老刘家都享受到作为贫困户的救济救助。

茫茫的白雪把老周家装扮得分外美丽,那三间乱石墙一楼一顶的瓦木房,墙体象是前几年刷了白,与周边早已改造的磁砖小楼房群相互映衬,煞是亮点。房顶上炊烟袅袅,房门虚掩,勾画点缀着白茫茫的风雪景致,一幅完美无缺的人间极品画卷。我来过周家好多次了,与老周家算是熟人,他有三个儿子,都结婚许多年了在外面打工,前哥俩均娶了外省的媳妇,听老周说没打算回来住.

只有幺儿子媳妇是本地人,一定会回来住的,还留下两个10岁大小的孩子要老周老俩口代养,不过这几年幺儿子没找到多少钱,基本没给他们和孩子寄过生活费,老周在当地也算是最穷的贫困户了。我轻轻敲开老周家的房门,老周夫妇俩及孩子们正围着火坑烤火,见是我到来,孩子们立即给我搬板凳,老周忙起身给我倒茶水,我将携带的糖果和书包分给俩小孩,将小红包作为过年礼物送给了老周,老周再三推辞,我只能硬塞在老周怀中,就围着火炉烤火拉开了家常。

从孩子的来年学习、生活,老俩口的生产、身体,今年的收成和明年的增收打算聊到左邻右舍、大事小情,身上的寒意随着取暖的火苗慢慢消融。临近中午,老周家硬要留我吃午饭,我想到中午还有其他工作要做,如果有空,我还一直想再回去看看老刘,便婉言谢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