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与雪的亲密接触
初二 记叙文 839字 177人浏览 武之玥蓝

第一次与雪的亲密接触

江南的雨美得让人如痴如醉,多少诗人跌进了这个温柔无底洞,常常想起那细细窄窄的小巷,那细细长长的雨丝和那个如丁香般的姑娘雪呢?难得!浅浅的惋惜,对雪的记忆几乎是一片空白,最可惜的是记不得自己刚出生时的那场大雪,魂牵又梦萦。

也许是上帝听见我千千万万次的祈祷,或者是哪个诗人也同样在做,我不知晓。

我站在芙蓉尖山顶上,生生地触碰这我心中姗姗来迟的雪。

一片,两片铺天盖地,在天空最上头不知名的一个角落里飘下来,我迫不及待伸出渴望已久的双手,也许在梦中曾反复做过,我朦胧记得。一片落下,就那么一触,比羽毛拂过还轻,还轻,触到心里最细腻的地方。它也迫不及待,迫不及待躺在我手掌心里,迫不及待融入我血液里,一起输送到心脏,供给我力量,温暖。

下雪啦,我在心中一次又一次轻轻呐喊,曾经反复在梦中这样呐喊过,有一股莫名的感觉渐渐升温,又恐怕温度太高,把这些雪全都融化,我真的有一种冲动躺在来,躺在雪地上,去感受雪的柔度,雪的温度。

然而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呆呆地立在山尖,聆听古寺内的铮铮钟声,享受这神圣的一刻,我向下望了望,辽远的地方雾气茫茫,那一边还有一汪湖水,似结了冻,又似乎还在轻轻荡漾。

只有真正触碰触摸过雪的女孩才配做一个幸福的女孩。我不敢说我如雪一样纯洁,毕竟人的思想总有稍稍阴暗的一面,但我希望我可以努力,即使在茫茫尘世间,尘埃落定,保持天性里的单纯。

雪依旧下,但不会让人觉得冷冽,不会如北方的雪,飞腾,疯狂。虽下得也大,但仍不失江南女子的矜持,柔美。

我从未到过北方,从未看见过北方的雪,虽然鲁迅更偏爱北方的雪,而我更喜欢江南的雪,比春雨少了一份暖意,比流水少了一份活泼的江南的雪。 让时间定格在2009年的第一天吧!我愿意与这雪永远在一起,我甚至想被埋在那厚厚的雪被下,雪停后萌芽。或把我分解成水分子,让我遇上冷空气,让我也变成雪,与这场雪一分一秒一起静静地下着。轻轻地在这尘世走一遭,悄悄留下我的痕迹,最后消失无影踪。

等到下一个人切切地思念我,深恋我,我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