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改写
初三 散文 1598字 1590人浏览 Empty旧城

姓名:倪陈泽华 班级:新闻1101学号:1112040135

伤逝

——子君的手记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凉,为涓生,为自己。

被父亲接回家已经一个礼拜了,相比家人的冷漠让我更加痛苦的是对涓生无法忘怀的感情。我抛弃了优越的家庭环境跟他过艰辛的生活,我不顾世人的冷眼和家人的反对随他私奔,我不顾一切地跟他走了,现在却孤零零地在昏暗的屋子里不知道要干什么好。

当初第一次遇到涓生,他是有着新思想的进步青年,和他的谈话中我也学到很多新思想,自由,民主„„他的生活和我遇见他之前所经历的大为不同的,在他的世界里人和人是平等,恋爱是自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别人无法干涉。他的话是一束光照亮了黯淡的人生,是一滴水滋润了干涸的心,是一阵风拂去了腐朽的气息。能和这样的男子相伴,相恋无疑是件幸福的事情,那时我就这么想的。我们聊得也越来越多,感觉也越来越亲近,终于某一天他鼓起巨大的勇气向我表达了他对我的爱意,并希望我嫁给他。涓生当时也慌乱了,吞吞吐吐不知道要说什么,之后含着热泪握着我的手,一条腿跪了下去对我说:“嫁给我吧。”之后他便哽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听到涓生的表白自然是满心欣喜和激动,为了表现自己的矜持,心中千百万个愿意却不敢看他,只得任小鹿乱撞着,脸颊滚烫着。涓生觉得这样的求爱方式是可鄙的,我却觉得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收获了爱情之后,我跟坚定了和涓生在一起的决心。回头想想我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力量,居然断绝了和叔父的关系。走在大街上我毫不避讳地拉着涓生的手,向全世界炫耀我们的幸福。那些路人探索、讥笑、猥亵和轻蔑的目光我看在眼里却全然不挂在心上。

我和涓生搬进了吉兆胡同,开始了我本以为幸福的生活。两个人的生活是不容易的,涓生白天要工作,家务事我就全部承担了。我还买了几只油鸡和阿随,给家里添些生气。家里的油鸡和院子里邻居的油鸡我是分的清的,白天放他们在外面跑,晚上再挨个抱回去。生活似乎一切正常,但我感觉涓生不像以前一样热情而炽烈了,他不太愿意看到我汗流满面,还抱怨我的手没有以前的滑腻,这些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油鸡和阿随是不招涓生待见的,他更希望我陪她散步聊天,而不是整日伺候油鸡和做家务。有一天我听到涓生丢了工作的消息,这无疑对我对涓生都是巨大的打击,没有收入的生活是艰难的,

那个时候我真的快要崩溃了,我想过要不要回去叔父那里要钱,要不要去外面找工作。万幸的是涓生有翻译的工作可做,生活又有了曙光。涓生失去工作后生活已经大不如从前,还要饲油鸡,喂阿随。在艰苦的经济条件面前,我整个人被抽空了,从来没有这么担心过明天还有吃的吗,担心涓生的身体吃得消不,忧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出去找份工作,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这段时间我魂不附体,家务也总做不完美,涓生在家经常面带愠色,每天仍努力地做家务却见不到涓生的笑脸了,甚至时不时给我眼色,我想自己也是有尊严的人,便不再理他了。

迫于无奈,为了涓生,我把油鸡杀了,让涓生享受了十多日的鲜肥。涓生叹了口气:“总算清净了。”可我却失去在家唯一的乐趣,我再没机会伺弄那些小东西了。我和他之间有了隔膜,我极力想挽回,我跟他谈话,跟他回忆以前走过的路,以前看过的书„„涓生有意无意地拒绝和我共同追想那些细节。我害怕失去他,我闲暇没事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过去,回想过去我们经历的爱情。

最终,还是没能如我愿,涓生在一个极冷的早晨对我说,他已经不爱我了。他留我一人在屋子里独自出去了,我痛痛地哭了一场,回想起他俊俏的面庞,向我求爱时慌张而热烈的目光,对我侃侃而谈时潇洒的英姿。我也回想起在他油灯下不辞辛苦地工作,他那破的字典,修了无数次的钢笔。我还回想起了他看油鸡阿随的厌恶,在家的愠色,诀别时的无情和凄然。哭完之后,想想自己无路可走,只能联系父亲,恳求他能收留我这个不孝女。

下辈子还是希望和涓生相遇,希望那个时候我们的爱情可以如他所说:“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