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文革十年(一)
六年级 记叙文 1100字 240人浏览 小小人儿1990

1966年的上半年,我们在工作组的组织领导下,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中的三篇文章,为人民服务,记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后来称为老三篇当时要求每个人都要熟背,並在开会前一起朗读。

下半年初开始学习毛主席语录还背起了语录袋,我们镇上做的全是真皮的,单位每人发一只,每到开会就把语录本放在里边背着去。大约七月突然传来全国停止高考的消息,八月下旬又传来毛主席在八月十八日接见首都红卫兵的消息,(之后到十一月毛主席总共接见了八次红卫兵)。

在我从埭溪回来后始终和陈医生保持着每月四封信的联系,从双方的来信中我也了解到不少的事情,但我每次看后就烧了,因陈医生每封信未都有书信不必保留,看后烧毁这两句话,我这一习惯一直沿续到粉碎四人邦后,包括我所有和同学的来往信件。

九月中小学开学之际,传来全国学生停课闹革命的消息,九月中旬传来红卫兵大串连的消息,接着各单位都成立了红卫兵,我也加入了进去,我记的红卫兵第一次行动是破四旧,即所谓的破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破四旧从改路名、店名、校名、厂名、影剧院名、公园名开始,一切被认为与封、资、修等四旧沾边的名店、老店招牌被砸,高档商品禁止出售,当时我们每家每户的去查,四旧有些人家,家里床上有雕刻精细的龙凤之类的图案,我们全叫他们用红纸贴住,许多人家生活用的瓷器上也有古代美女等图案,也全叫他们用红纸包住。

开始还是比较文明的,但查抄进行了好几次,当然对这些人家查看是分两类的,对四类份子就不这么办了,所谓的四类份子就是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份子,后来又加进右派份子,这些家庭就没有这么幸运,大量的高档生活用具被查抄沒收,当然对这样的行动是有专门的查抄小组来执行,我沒有参加,后来还对查抄物资进行展览,展览上我第一次见到老刀牌香烟和美丽牌香烟。

红卫兵还对被他们视为奇装异服的行人采取粗暴行动,如剃时髦发型、剪小裤脚管、剁尖头皮鞋等,甚至违反党的宗教政策、文物保管法规,砸教堂、捣庙宇、挖坟墓、焚烧文化典籍、毁坏文物古迹。

在我们镇的轮船码头出现一些从农村来,手拿剪刀,专剪大姑娘长辩子和小裤管的人,有些长辩子姑娘被他们追得直哭,当时我有些看不惯,感到有点调戏妇女的味道。

我们社里还有个工人,中午吃好饭扛了个大铁锤出去,回来后我问他干么去了,他说破四旧,当晚我回家看望爸爸,途中发现秀龙桥上的四个龙头和四只石狮子的头全砸掉了。 第二天问他,是你砸的吗?他说是,我当时又不好怎么说他,只对他说:你干活真不到家,你把头砸掉了,身体留在那里,这哪里还象座桥几个老师傅也一起说他,他没再回一句话。

晚上回家爸爸告诉我,他寄往杭州的党费被第二次退回来,他很急,不知杭州民革组织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