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走,一个人玩
初三 记叙文 1492字 210人浏览 xuxuxu11101212

中国人害怕孤独,信奉“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单凭一己之力在这世界上混,是很惶恐不安的,于是拉帮结派以壮声威就是生存和发展的第一要务。一个人到一个新地方,首先结交的是“同声同气”的“老乡帮”,再逐步扩大各种各样的朋友圈,攻城掠地,安营扎寨,出则浩浩荡荡,入则成群结队,漂泊的心才落到了实处。

是故在中国,评价一个人“人缘好交际广朋友多”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相反说某人“很孤独,没朋友”是一件很丢脸的事,说明了什么呢?人缘不好,不受各方待见。为什么人缘不好呢?性格肯定有问题,孤傲,清高,不合群,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结果会怎样呢?成为被人指点和耻笑的对象:“看,可不要像他哦!冷冷清清,孤孤单单,多可怜!”

有一段时间,我也曾努力地寻找“组织”,向“组织”靠拢,融入各种圈子。后来我发现“组织”不对路,像我这种无权无势的人在“组织”中是可有可无的,“组织”的中心永远是围绕着“权势”大小旋转,前一刻还是这个“官人”或“财主”在主导“组织”话语权,后一刻有一个更大的“官人”或“财主”莅临了,话语权则由“大官人”或“大财主”主导„„而“组织”中的人则无时无刻不各尽所能对大大小小的权势者们吹捧奉承,讨好卖乖„„我去!这就是“组织”?这就是“老乡”?这就是“朋友”?„„我最终退出了“组织”。 古人云: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对另一个人毫无原则毫无理由信口开河阿谀奉承,这样的话语打死我也难以说出来,但就有不少人能做到张口就来倒背如流。有一个后来升了“官”的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你清高吗?人家不鸟你,不用你,有什么用?识时务者为俊杰,该擦的鞋还是得擦,不顾一切地擦,拼了命地擦,擦得油光水滑乌黑贼亮,人家才会舒坦。人家舒坦了,还有什么办不成呢?”性格决定命运,信然。

既然如此,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不鸟我,我更不鸟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老子自个儿玩去了。

一个人玩,玩什么呢?可玩的好玩的东东多了去了,我觉得时间几乎都安排不过来,想做的事情多到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喜欢写作,但我没有那种一挥而就的天才,思路常常要经过N 次推到重来才能基本定型清晰,走路在构思,有时连睡觉做梦都在构思,可以说我的每一个文字连同标点符号都是我心血的结晶。我喜欢阅读,我喜欢在书中与古今中外作者对话,从中汲取宝贵养料。我喜欢游山玩水,大自然的美景常常令我感动,沉醉其中。我喜欢与老友开怀痛饮,把酒当歌,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前提是,必须是吾同道者,否则,话不投机半句多,老子两腿一撇,啪啦走人。

我的喜好数不胜数,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合理安排时间,让我在有生之年尽量多做点自己认为有益的事情,把梦想一一实现,把抱负逐个达成。

豁然发现,我一个人走,一个人玩,一个人想,一个人做,说走就走,说停就停,且行且止,随心所欲,少了多少喋喋不休的无谓争执,少了多少尔虞我诈的相互猜忌,少了多少言不由衷的谄媚奉承,我少陪了多少笑脸,少看了多少脸色,少说了多少废话。

孤独吗?寂寞吗?我哪有时间去孤独寂寞。硬要说我孤独寂寞,我承认,我需要这份孤独,我享受这份寂寞。

反观那些离了群就不能飞的雁儿们,总像一个永远也长不大断不了奶的婴幼儿,总要倚靠某个群体才会感到安全踏实,总要得到别人提携、关照、利用——自己才会“有用”,什么逻辑!是金子,深埋十八层地狱也会熠熠发光!是猪猡,捧上灶台也成不了神仙!他们其实最缺乏的是独立和自信——谁更可怜?这年头安分守己一样可以活得潇潇洒洒,何苦为了蝇头小利曲躬屈膝仰人鼻息?倘若心存非分念想,另有所图,那则好自为之。

吃自己的饭,做自己的事,一个人走,一个人玩,何等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