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那双手
初一 散文 917字 341人浏览 曾锅0106

想起了那双手

抹不掉的回忆如春潮般涌上心头,不禁想起了那双手,却让我潸然泪下。

小时候,总爱骑在爸爸脖子上,爸爸带着我逛啊,转啊,深邃的小巷里回旋着一大一小的两串笑声,脆生生的像是咬下的第一口青苹果。小小的我,最爱把我胖乎乎的小手塞进爸的手里,爸的手好大好温暖,就像三月拂过的春柳,时时散发青春的气息。顽皮的我,最爱趴在爸的背上睡觉了,小小的手搂着爸的脖子,爸的手在后背拖着,晃啊,晃啊,一路走成了摇篮曲。爸的手便在我童年里谱成了一首幸福的交响曲。

窗外,夜的眸子已黑透,调皮的月光透过窗,遗留了几束银辉窜到我的掌中,像萤火虫一样,一下子扯亮掌纹间的记忆,轻轻抚摸这淡淡的伤疤,脑海又浮现那双手。

也许就是窗下的那个路口,也许是另一个岔道,那个故事的场地,我曾摔伤的地方。还依稀记得膝间的那丝痛楚,掌心的那一片殷红,我委屈的泪水滴在爸的手背,化为一片怜惜,只知道爸慌了,手乱了,就像狂风肆虐下的小草,晃着身躯。爸拿着一块纱布,仔细的为我擦去掌心的污秽,爸的手苍白如那块白布。我知道爸在心疼,在他的世界里,怎允许我有泪水与伤痛。

记得那个夏日,夜热得深切,怎一个“闷”字了得,却也能想象得出“吴牛喘月”般的光景了。轻轻踱进父亲的屋内,拿着蒲扇,端着刚打的井水。蘸着凉水,我用胖乎乎的手擦啊,擦啊,芦苇席上满

是浸湿的喜悦。我用蒲扇扇啊,扇啊,等待父亲下班,算好时间,带着一丝窃喜溜回自己房内。

躲在门缝外,看着爸躺下,手来回的摸过芦苇席,那纵横的轮廓磨合着爸的掌心。爸,在笑,像是刚收过庄稼的那般容颜。我用小手指从门缝中抚摸爸的手,不知何时,皱纹竟长到爸的手上!点点酸味涌满鼻尖。

夜,静的屏住了呼吸,可我却泪流而下,眺望着南方,空气中弥漫着思念的气息。这点点滴滴,丝丝缕缕又曾是几行清泪。我压抑不住了,消融了,对着夜空,对着南方大声喊出:“爸爸,我想你了。”

人们都说距离产生美可我说距离产生的是泪水与思念。不禁感到右肩沉重了些,我又想起了那双离别的手。与君别时,那手就在我肩上深深烙下无形的印迹,我明白,那是无限的鼓励。没有言语,没有训导,只有这双手烙下的责任,我已知晓。

夜,早已落下帷幕,我却把梦湿了一夜,梦乡深处的那双大手依旧温暖如春,如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