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下的人,和雨
初三 散文 2138字 115人浏览 路小涙

孤漠,人的自叙

多少个日夜了。旷野上找不到一棵树。干涸的土地上吹刮着怪诞的风,它们在我身体的两侧将身子紧紧地包裹住——从我头上咆哮着掠过的时候,几乎能够掀开头盖骨而显现出里面血液与经络来。此时细软的发丝需要某种东西的庇佑,从上面,到颅脑,再到肩部。坚实厚重的布料,透不过细砂乃至是一阵微风,它必须将我深藏在这种庇佑里面,永远,直到我不再需要这种抗拒,直到天空降落下那一滴我与土地同样期盼的雨水,带走这风,驱赶我疲惫的、藏在骨髓里的精灵——任它击打,任他践踏,让我化作这一端升腾的烟雾,走近你。

此时此刻,蜷缩在这样一片动着的黑色轮盘上,正是在等待你的拥抱。天穹仿佛一张延伸而望不到边的大伞,而站在伞下,我看见湛蓝色的缎子伞面上洒满水晶般跳跃的痕迹。我却无法把握如何收住这面巨大的屏障,只有看见,除了你之外的一切渗透这片诡异的蓝,打落在我的身上,却不曾听见你的声音。我想象与你之间的距离,——其实也并不遥远,在这层蓝的背后便是你。我就在这里,无缘无故地站立,想要走向你,却不能触碰到伞的边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阡陌,雨的自叙

每天的邂逅都在清晨巷尾的叫卖声中开始。你的那一柄小伞,薄如蝉翼,我隔着半透的油纸凝望你的眼眸。你所要走的路慢慢铺陈,我的躯体被天空掷落在你脚下,然后,我看着你含笑,将我如同玻璃般易碎的心脏碾碎。我死的时候,嘴角却也是微笑着的——小路彼端白昼正泼洒着小镇的第一抹金色。你继续活在我的轮回里,即便是死去的时候也不曾失掉。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焕然重生在昨日的记忆里面。

我憩息在那面依旧若同蝉翼的伞上,心里却映照着你的脸庞;身体慢慢地滑落,滑落,直到在伞檐的那一瞬捕捉到下一个可供铭记一生的定格。然后回到湿漉漉的地面上——我不能如同一根羽毛般轻盈地飘舞,在坠落的过程中,空气与我的脸庞发生剧烈的摩擦,疼痛感几乎麻醉了临近死亡的悲恸。足音过后,我便也和那屋檐上跳跃着的金色那般,在破裂与死亡的璀璨中,共赴来生,等着明天,我们还能再见。我就在这里,无缘无故地追忆,想要走近你,却发现死才是最近的距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枯井,人的自叙

没有水,井依旧是那样的深。探测不到底的具体位置,看不到你所反射出来的我的脸庞。烟村孤柳,我不知道为何这口井却是干涸的。也许曾几何时——某一个明眸的女子坐在这井边,也看到过井中的溯影清越。但毕竟你还是走开了,从这片虚无的影子之中剥离开来,倔强地要生存在绝望。而我竟要穿过这层隔膜,去走近这片虚无之中——当我看到井底的碎石中,已不再有汩汩流出的泉时,我的身体和灵魂一齐浸入了这样一种可笑的悲哀中。于是,几乎开始坚信,与你的邂逅已是无期。

在那一片阴森的盘地带里盘旋着干涩而尖利的风,如同被用白布拭干的匕首。雨水仿佛带着我的灵魂一起被这种风带走,旋在没有边际的暗夜里。彼时我听见孤原上独狼的哀嚎声,被困与泥沼之中却无法挣脱的孤独感——背脊上的那一把曾经为我遮挡的伞,如今却让我充满了恐惧。——恐惧中泪水不禁涌出来,我看见它们在我的意识里泛滥成河,我湮没在这片哀伤之中。长途跋涉的疲惫并没有让我节制哭泣时的用力。我就在这里,无缘无故地哭泣,想要换来你的一次回眸,却被盘剥尽了最后一点气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家,雨的自叙

你在外面待得太久。当某个清晨我不再在那个巷口遇见那柄油纸伞的时候,我曾轻声地问过自己——你还会回来么?坦率地说我又何曾停止过追寻。在亚细亚的草原上,我的目光掠过星空下的群羊,穿过少年细软的发丝,——在阿尔卑斯,在白雪皑皑的山顶,悬浮在空气中的时候,我的身体坚硬如冰。我随着气流旋在那个黑色的旷野的四周,呼喊着你的名字。就这么等待,在没有止息的变化之中等待着你的停驻。我想要再一次看见你的笑容,再一次地拥抱,哪怕是用死的代价,用永生归于泥土的代价,用再也不能自由的代价。

我的心里尽管也有悲伤,却依旧想要,笑着,为你笑着——为在暗夜里的你笑。笑让我的脊髓里充满跳动的因子,让我在失去的时间里有了某种活的勇气,有了羁旅和独自的勇气,有了去实现重逢的勇气——现在,我即将回来,我站在巷子的那一边微笑。笑你奔波一生,只是为了最后回到我的身边。而我也许不再仅仅是我——我的血液里,此刻流淌着我们两个的永恒。你也是——要知道,我就在这里,无缘无故地玩笑,让彼此只能用千山万水,才能体会到起点的意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拥抱,最后的合叙

终于回家了。——在这样一片熟悉的土地上飘落熟悉的雨丝。疲惫的旅人下意识从包里掏出了一路上都未见有用的伞。他如同多年前那样习惯性地站在这一隅小小的影子之中。雨丝飘起落在他干裂而出血的嘴唇上。他感到微微的麻和微微的疼痛。这是雨从来都没有给他过的感觉。雨水和他的血液交融在一起,这种痕迹淡淡地烙在他的双唇。他如同死灰般枯槁的眼睛忽然变得明亮起来——他扔下伞,冲入那一片日益密集的雨帘之中。

我们拥抱在一起。看不见那把伞的影子,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你我却明媚在这样的永恒里面。生死都不会分开。——年已苍老的归人死在那个雨夜。死在那个他和雨共同构筑的图腾里面。这个时刻忽然在诗人的眼眸中沉淀。确乎还是在那个某处,我和你还在故事的那一头,而他们的路,也将是我们的路。抱着雨伞,沉沉的夜色已将我笼罩。我和你,会回归在对前世梦境的追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