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故事
初一 散文 2723字 4772人浏览 深圳强子传媒

一个人的故事

我听过一个故事,一个人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个瘦瘦的高高的女孩。薄薄的嘴唇看起来能说会道,但实际上却是沉默寡言。 一般来说女孩子都喜欢三五成群的,但这个女孩不一样。她跟我说她小时候就很寂寞,没有朋友。其实也不应该这么说,她曾经有机会交到朋友的,但她自己拒绝了。

她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乡下,宁静的小村子,村里有四处溜达的黄狗,有会伸着长长的脖子追着人跑的大白鹅,还有傍晚时分从家家户户高高的烟囱里冒出的股股炊烟……

她的名字叫做铭,乍听起来像是男孩子的名字,至少当时我是那么认为。她说她小时候其实也就是男孩子性格,爬到槐树上摘槐花吃,从高高的地方跳下感受风托住自己在空中飞翔的一瞬间快感。

同龄的孩子玩沙包跳绳也会喊上她,但她统统拒绝,为什么拒绝,她说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想跟他们玩。就这样,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喊她一起玩了,可她也没有孤独的感觉,她觉得一个人挺好的,干吗要黏在一起像亲姐妹一样呢?

幼儿园时她学习不好,也不会唱歌跳舞,老师压根就不重视她。有一天她上学迟到了,手里握着馒头的她站在操场最前面接受正在做早操的那些同学的目光洗礼,她的两位女老师津津有味地看着她的窘样,微笑着。她的脸几乎要贴到胸口上。她多么希望老师让她回教室或者走进自己班级的队伍里和同学们一起做操,可她心里的呐喊那两个老师丝毫感受不到,她们双臂交叉放在胸前,时而看看正在做操的学生时而看看站在一边的她,穿黄衣服的女老师还笑着对穿蓝衣服女老师说,你看她手里的馒头……

她对我说那天早上她感受到了人生中的耻辱,而那份耻辱将伴随她一生一世,直到现在她都有时会忍不住想起那个有着薄薄雾霭的早晨以及那个早晨所发生的一切。

从那之后她就开始用功学习,她发誓要被别人看得起。

或许是自己心诚,用功,她成绩越来越好,三年级时已是稳居全班第一,每个学期的奖状她都是第一个从老师手中接过。

班里成绩好的学生很容易会形成一个小圈子,那个圈子里的学生都会貌似很高明地谈论学习上的问题,他们喜欢凑在一起。成绩差的学生很少融入那个圈子,有的甚至连话也不跟那个圈子里的人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卑。

可她也不属于那个小圈子,尽管她成绩拔尖。

有人问她问题,她也会跟他(她)讲解,但若再说些其他的,她就不愿意了,她总是以微笑作为沉默的面具,时间久了,那些成绩好的人便说她高傲,孤芳自赏,她知道了也无所谓,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不做朋友得了。她还是觉得一个人很好。

星期天的时候她会跟奶奶去田野里割草喂羊和牛,或者和爷爷去菜园里给瓜果蔬菜浇水,再或者,自己一个人跑到打谷场上看天上飘来飘去的白云。

小学毕业后她考上了县一中,开学那天她一个人背起书包拎着行李去报到。在那里就读的三年时光里她仍然独来独往,同宿舍的女生都在背地里说她看起来很温和实际上特孤僻。她知道她们的议论,但也只是一笑置之。

所以初中三年,她仍只是一个人。

进了高中,因为一个女孩子的出现情况稍稍有了点变化。。

女孩叫西岚,是她的宿友。

那时她在学校的书店做兼职,每周周末工作两天,五十块钱。

西岚好像很喜欢读书,经常去书店逛。第一次去书店买书遇见在收银台边坐着的她西岚多少有些吃惊。她有些笨拙地用手比划了一下,西岚便点点头,笑着说,那你在这里可以看很多书呢,好羡慕你。她笑笑,刚开始她也确实是抱着那么一个想法来的,但后来她渐渐发觉在书店她面对很多书但看的却很少,因为生意好,她得不住地收钱找钱。渐渐地,她觉得有些

倦了。

那一天下雨,店里没什么人。她坐在桌前看书,正看着觉得有些饿了,一看手表才知道已经中午了。可外面的雨下得正大,怎么去吃饭呢?

她看见有人打着伞往这边走来,她突然有种预感:那个人是西岚。

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她。她将伞收好放在外面,手里拿着一只塑料饭盒走了进来。

那是第一次有人给她送饭。虽然最后她拒绝了。西岚捧着饭盒离开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有什么事,但我想让你知道你并不是孤单的。

她拒绝西岚对她的好,但西岚还是照样对她好,她生病她就帮她请假,她没吃东西上课她就会塞一袋牛奶给她,她坐在操场看云,她也坐在旁边陪着她看。

慢慢地,西岚为她做的一切感动了她,她开始接受她对她的善意。再后来,她们成为好朋友。一起散步、洗澡、逛街、吃饭、在书店看书……她甚至将西岚认定是这一辈子的最好的好朋友,无人能够超越。

曾经觉得一个人好的感觉正在慢慢消失,因为有一天西岚有事没和她一起吃饭她竟然感觉特别孤单,特别想找个人和自己一起去吃饭。那一刻,她突然有些恐慌,她觉得自己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她开始害怕一个人的生活了,而在这之前她是习惯一个人的,习惯一个人的无拘无束。

也许从现在开始真的会有变化吧,她看着天上变幻莫测的云朵想道。

本以为一切都是美好的童话,两个好朋友相亲相爱,但没想到一次意外的偷听结束了一切。 那天她刚从家里回来,带了奶奶做的葱油饼,当她高高兴兴地要去找西岚想跟她一起分享美味时,走在她前面的两个女孩子的对话传进了她的耳朵。

……

你认识一个叫王铭的吗?

认识啊,我和她初中是一个学校的,很奇怪的她,都不怎么和人说话的。

可她现在跟一个女孩子很好哎!

切……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跟你说,那个女生根本就不是真和她好,她初中时也是我们学校的,那时有人跟她说王铭很拽不跟人说话时,她就跟人打赌,说王铭一定会和她成好朋友,听说赌注是一台数码相机呢,真无聊,都是钱烧的……再说了,王铭那么孤僻的性格,如果不是为了达成目的不得不跟她接近,谁受得了啊……

这样啊……我还以为她们真的很好呢……

别被假象迷惑啦,现在恐怕那个西岚正跟当年打赌的人说王铭对她怎么怎么好呢……

脸上的笑容瞬时褪去,双手颓然地滑下,葱油饼落到了地上。前面的女生没注意,自顾自走了。

她跟我说,那一刻她几乎崩溃。

这就是自己曾经以为会地久天长的友谊?一直以为她是真心对自己好的,却没想到原来她是另有目的的,只是为了赢得那个赌局,那台数码相机,她把她当棋子,而且还是最关键的那颗。她可真是抬举自己啊!

我问她,那你有没有当面问西岚,那个女生说的也未必是真的啊?

她抬头看了看天上(原来她真的很喜欢看云)说道,我不敢问,我怕真的是那个样子的,那样我想我会受不了的。我一直把她当最好的朋友的。

最好的朋友却不敢信任,人啊……真是神奇的物种。

故事的最后就是她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仍是对他人微笑,对他人抱有一颗善心,但对于友谊对于朋友这件事她再也不敢奢望了,曾经的一次小小奢望结果就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这样的经历她不愿再要了。

一个人行走,一个人看云,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玩,她还是一个人,可现在她还是不会感觉

孤独,因为自己是不会欺骗更不会背叛自己的,自始至终,她都只是一个人,而那一段友情,对她而言,也仅仅只是一段插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