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某天醒来发现啊肆的屋檐下着雨,滴答着
高一 其它 720字 649人浏览 qq15013970450

那天去过那个山野,遍地的红玫瑰。我看到红玫瑰堆里隐约有着一枝抢眼的枯玫瑰。在下面的河印衬下显得格外的附和。

它们是一对,天生的一对。和伯乐一样。

鬼魅的主人阿多尼斯是孤独的代表,他生于孤独更死于亲手栽种的玫瑰花瓣形状的卡萨布兰卡。爱上他的那一刻外面正下着大雨,我猜一定的灵魂在作祟,没错,灵魂出壳了。啊多尼斯说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颠覆了我之前世界让我体无完肤我就死无葬身之地的世界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直对诗歌充满热情,渴望,遥不可及。只是一直没有动荡过它。然后更多的渴求,追寻,触碰迸出心灵。我不知道火车撞到人的那个撕裂声音是怎样的,不知道败叶落地的声音究竟多轻巧清脆。但我清楚的知道暴君残害一个忠良的初衷都是自私的,诗歌对阿多尼斯来说就像再大的梦想也看不到前方那个告诉你坎坷的人仍然愿意迎接被打击的所有迫害,依然不舍不弃的高贵灵魂。啊斯的冬天是一座凋零的花园,里面生长着排斥和讽刺,冷峻与沉寂,但更多的是信念和勇敢,跋扈和张扬。在这凋零的花园,即使死亡的啊斯也同样会生长在这开成妖娆的红玫瑰。

底下一片葱绒的绿色,被覆盖着逐渐的新鲜。

红色和绿色永远是天生的一对,说不出为什么,就像黑色和白色那样。不过我讨厌黑色讨厌到看到它就想撕破它,看到白色就想拥抱它。所以我也很爱一大片的盐田,有阳光的味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没有跌倒过的时候,即使散一地的孤单也不在意。因为满世界都是温暖。跌倒了很多次以后,即使某人的突然抽离也会想太多。因为世界正在离开爱。

太小白只能快乐一阵子。

下了一夜的雨,睡得很好,镜子里的自己对面正是阳光。打开门看到对门的屋檐下正流着那些雨。滴答的,那一橼房子十平米的大小与世抽离得干脆。恍然间,灵魂蹿出身体,喘息的声音遍地蔓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