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孩子
高二 记叙文 796字 64人浏览 gryzsyg

广播是没人要的野孩子。

广播六岁的时候,他的爸妈就离婚了,谁都没要广播。妈妈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再也没有回来。爸爸也在半年内娶了一个女的,那女的还带着和前夫生下的两个小孩。可这都和广播没关系,从没人要的那刻起,广播就不再把自己当作有爹有娘的孩子。他知道,他那所谓的亲生爸爸仇视他。院子里满树的桃子,他爸从来都不让他摘来吃;他爸给很多小孩买糖吃,可就是不给广播吃,哪怕是一颗。

可六岁的广播从来都不在乎,一直都不在乎。他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在村头那间最老、最破的房子里,穿着从来都不合身的衣服、鞋子。久而久之,广播成了村里名副其实的野孩子,他不听管教、爱捣乱,嘴角永远歪向一边笑着,谁也没见他哭过、抱怨过、不满过。只是,在他奶奶离开人世的那天晚上,九岁的广播在村头的小土坡上坐了整整一晚。

广播又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但在村里众多长辈的搅和下,广播过继给了他那没生儿子的小叔。可谁都看得出来,他叔的老婆是千万个不愿意。广播倒是无所谓,他上山砍柴、下地插秧,该上学的时候就上学,该捣乱的时候依旧捣乱,虽然婶婶从来就没给过好脸色他看。几年的时间倒也这样过去了,他叔的两个女儿都长得白白胖胖,广播却只剩下一副皮包骨:尖尖的骨头高耸着、两臂极其不协调的挂在身上,永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一天晚上,他叔的水泥房里传来了尖锐的叫骂声,把村里沉睡的鸡鸭都惊醒了。村里的老人知道出事了,都赶紧往他叔家跑。原来,广播受不了他婶婶的尖酸刻薄,几年来第一次顶撞了他婶,说了句:“他妈的,你想怎样啊?”他叔的老婆也就带着愤怒给了广播两巴掌,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却没有人在乎。广播没吭一声,仰着脸看着所有的所有,任凭他婶婶用蛮力扯打着本就瘦弱的身体。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十四岁的广播就独自一人离开了这个山美水美的小村庄。只是,除了那山、那水,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这个野孩子。

广播就只是个野孩子,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野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