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论文
初三 记叙文 2704字 720人浏览 木叶熙菡

丑陋与美善的完美融合——喀西莫多

姓名:何莉莹班别:13汉教2班学号:1301221

<摘要>《巴黎圣母院》(1831)是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之作,小说以15世纪路易十一统治下的巴黎为背景,在情调奇特、色彩鲜明的中世纪宗教场景中展开情节。书中的每个人物都被雨果描绘得丝丝入扣,而喀西莫多这一形象更是被赋予了更多的意味,他虽然其丑无比,但是却有着人类最本真的善良,他是亲情与爱情、人性与兽性、美丑的融合,雨果在刻画这个形象时,赋予了它永恒的魅力。

关键词美丑对照缺陷美人性崇高

敲钟人卡西莫多在读者心中一直都是一个外貌丑陋而内心高尚的形象。然而当我们以理性的目光再次审视这个文学形象时就会发现卡西莫多性格是非常复杂的。喀西莫多的艺术形象并不是以“美”和“丑”两个字就可以概括的。我们要理性的透过人物外表的丑陋去体会他内在的心灵纯美,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在后面的写作中,我们将以喀西莫多的缺陷美、人性美、以及雨果通过美丑的呈现来对广大劳苦群众进行歌颂来展开论述。

1、美与丑的强烈对比反差以营造出缺陷美

说起雨果我们便不得不说他的美丑对照原则。雨果曾在《(克伦威尔)序言》中说:“她会感到,万物中的一切并非都是合乎人情的美,她会发现,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丑怪藏在崇高的背后,美与恶并存,黑暗与与光明相共。”①基于这样的观念,他在《巴黎圣母院》中写出了一系列表现美丑辩证思想的艺术形象。而喀西莫多正是以雨果这种审美对照原则来进行艺术实践的。书中曾这样描述:“他出现,是个驼子;他走路,是个瘸子;独眼龙;聋子。唉!他的舌头哪里去呢,这个波吕斐摩斯?”②然而,这个如此丑陋的人,却爱慕者天仙般的爱丝美拉达,他对她有“男人所具有的最纯净的一种感情, 即父性的情感”。③。喀西莫多的虽然外貌丑陋,但是他的内心却是高尚的,对爱有着强烈的执着。他勇敢地从封建教会的“虎口”中救出了爱丝美拉达,用“圣殿避难”的方法保住了姑娘的性命。在圣母院中,卡西莫多无微不至地照顾爱丝美拉达。这种无私的奉献和副主教膨胀的私欲恰好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们呈现出一种极致的缺陷美。雨果通过对比,使主人公截然相反的两种性格更加凸显,从而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共鸣。雨果塑造的绝不仅是一个简单的“丑八怪”,他赋予了喀西莫多一种“美丽”,一种隐含的内在美。罗森克兰兹在《丑的美学》中明确提出“丑虽然不在美的范围内,但又始终决定于美的相关性。”④他认为:“如果艺术不想单单用片面的方式表现理念,它就不能抛开丑。”[1]《巴黎圣母院》中喀西莫多形

①《克伦威尔》序[M]/ / 欧美古典作家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

②摘自原文《巴黎圣母院》第一卷第五章加西莫多

③雨果. 《留克莱斯·波日雅》序[M]/ / 欧美古典作家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社,1979.

④参阅鲍桑葵《美学史》商务印书馆1985年第512~522页

象深入剖析了" 丑" 的美学意义。作为审美范畴," 丑" 的审美价值体现在美丑对照、美丑对立、以丑衬美、化丑为美、形式丑等几个方面。它是文学作品解读生活本质、启发人性的独特方式之一, 是作家塑造典型人物形象、显现作品意识形态性的重要手段, 所以,在文学创作方面具有重要的美学意义。

2、将丑完美内化以展现人性的崇高

雨果在《留克莱斯•波日雅》中说过这样一段话:“取一个形体上畸形的可怕,最可怕,最完全的人物,把他安置在他最能突出的地位上,在社会组织的最低下最底层,最被人轻蔑的一级,用阴森的对照光线,从各方面照射这个可怜的东西;然后给他一颗灵魂,并且在这灵魂中赋予男人所具有的最纯净的一种感情,使得渺小变成伟大,畸形变成了美。”⑤喀西莫多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驼背、独眼、耳聋, 腿弯曲得只在脚踝处相近, 奇丑无比。他的性格也是凶狠的, 这是他从人们对他的态度中学到的唯一情感, 他的灵魂萎缩在一个畸形的躯壳之内。但当爱丝美拉达不计前嫌, 从讥笑谩骂的围观人群中走出给他水喝时, 他心灵深处的善良灵魂复苏了。为保护爱丝美拉达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甚至是死。卡西莫多的美是从他的精神中体现出来的,而这种精神加速了丑的内化,深化了丑的内涵。丑只是表面,喀西莫多并没有因为自己丑而放弃自己,沦为克罗德的傀儡,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在合理的爱欲支配下,完成了他丑的内化,展现了他的纯良美善的思想精神,而这恰巧也是雨果最想传达出来的,人类最自然最本真的人性美。书中最后,以喀西莫多为爱自杀,人们最后发现他们相依偎在一起的尸骨,被风吹化成了灰烬,他们最终在圣灵界终成眷属这个充满艺术气息作为故事的结局,高度赞扬了人性的崇高。雨果把这个丑陋的形象升华为超时代的崇高精神。

3、通过美与丑的呈现来表达对劳苦大众的同情与歌颂

小说的两个主要人物:极美的爱丝美拉达和极丑的卡西莫多。一个被克罗德收养,在圣母院长大。一个则是被吉普赛人收养,在大自然中长大。喀西莫多爱恋着爱丝美拉达,冒着生命危险救下她并且在圣母院中精心呵护她,甚至为了她,将自己的养父丢下门楼摔死。由于自己丑陋的外表,使喀西莫多生前得不到姑娘的爱,他便自杀于她尸体旁,多年以后人们发现了他们的尸骨依偎在一起,被风吹化成了灰烬。他们都是低贱者,深受压迫。喀西莫多外表极丑,心灵却至善,是雨果创造的特有的丑美典型,艾丝美拉达则内外都是美,是至善至美集中的化身。作者通过这两个形象,表达了对下层人民的悲惨遭遇的同情,歌颂了劳苦大众善良的美德。雨果把权力世界描绘为罪恶的根源,在市民世界里展现了善恶并存的现实生活局面,将圣灵层面刻画成至善至美的世界。雨果通过这种手法,为受压迫的人民和民族民不平,为反对暴政而作斗争,深厚的人道主义思想一直贯彻于他创作的核心。

结语

雨果是法国乃至世界上杰出的浪漫主义小说家。他的小说都有史诗的气魄和戏剧性的情节,他笔下的人物大多是朴实善良、酷爱正义的劳动者,有的虽然改变了社会地位,却仍然保持着优秀的品质。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喀西莫多愿救女郎而舍

⑤雨果. 《留克莱斯·波日雅》序[M]/ / 欧美古典作家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

身,体现了一种超越爱情的社会博爱。小说揭露了宗教的虚伪,歌颂了下层劳动人民的善良、友爱、舍己为人,反映了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他把对照原则运用

在人物的塑造、事件描述、心理刻画以及善恶美的表现方面,特别是将形式丑和内容美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创造了外貌丑、心地美的形象,为后世文学开辟了一条新路。[2] 参考文献:

[1] 《美学》(修订版)朱立元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