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山
初三 其它 1235字 35人浏览 王领91959607

天马行空山

天马山在上海的西南, 比邻佘山. 形状象一个马鞍, 有两座山头而得名. 与浓装艳抹成了交际花的佘山不同, 天马山则是村野丫头, 若不是几年前围了堵墙, 添了个售票处, 还是一座荒山.

名山大川是看风景的, 古迹景点是凑热闹的, 而有些地方属于心灵. 它象一张舒适的安乐椅, 抚慰你的憔悴. 天马山, 是个有缘的地方.

第一次去, 还小, 冬天午后, 懒懒的暖阳下, 一个人骑车出了小镇, 沿着马路往南, 再往南, 枯萎的田野, 枝枝干草迎风颤动; 一个多小时, 到了天马山, 半边红日正在西方沉沉地坠落, 还是忍不住爬了半山坡到了斜塔下. 天色如墨, 浓浓地染了过来. 不由得有些怕, 山坡上是座小小陵园, 石碑一座座, 东倒西歪, 上面写着不同的名字, 不同的时间, 心都收紧了, 身上越发冷了. 我不敢抬眼看, 只是急急地逃窜下来.

那以后和不同的人再去天马山, 和他, 和她, 和他们. 在十多个春夏秋冬, 天马山依然如故.

春天的时候, 星星点点的绿色爬上天马山的额头, 紫色的野花, 影子留在白白的墙上, 在风中点头微笑. 青草生涩而清新的味道, 在空气中弥漫. 坐在山顶小庙的月洞门下, 看着一片片的绿色的田野, 一片片的黄色油菜花儿, 象棋盘那样延伸. 偶尔几点红, 那是人家后院娇美的桃花盛开. 常挖了笋下来, 回家煮汤喝, 味道很鲜.

偶而也在天马小镇上借宿, 常去的旅馆老板娘听说是个寡妇, 面相有点凶, 旁边的小饭馆是家夫妻店, 却是分外的亲热, 隔了几个月去, 认出来了还添上个小菜; 春风沉醉的夜晚, 在甘蔗摊里买了一根, 甜甜的, 两个人一路走着, 一路啃着. 小镇上的人们习惯早睡, 有时候整条街仿佛是属于我们的, 放肆地走在马路中央, 对着月亮唱着歌.

夏天的山上还是热, 所有的生命都在尽力地抽芽, 生长; 秋天的时候, 从佘山下了车, 一路走走停停, 会路过一座”古墓丽影”般的神秘的大房子; 一片路边菜场, 在这里可以买到黄瓜, 西红柿解渴充饥, 为了一毛两毛, 和和气气地讨价还价; 两车道的小柏油马路少有过往车辆, 一阵风吹过, 树叶纷纷扬扬袭来;.

坐在山脚下的秋千上,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 几丝几缕地射进来; 不远的小镇上的尘嚣, 仿佛就很远. 闭着眼睛, 就沉沉睡去. 三两好友, 举着竹竿, 看准了栗子树, 一竿打过去, 带刺的栗子就掉了一地, 大家吵吵嚷嚷地捡起来, 七手八脚地砸开了, 又一窝蜂地涌到哪家去嚷着炖鸡吃.

西边的山脚下有大片的桔园, 沉甸甸的果实压歪了树枝; 我们往往只敢垂涎不敢动手, 但即使用手触摸一下, 心里也是高兴的. 当年吓倒我的陵园已经搬走, 那些竖着歪着的刻着一个个名字的石碑都不见了.

这两年天马山上添了东西, 石桌石椅, 又多出了一个个所谓景点的名称, 好在依然门前冷落鞍马稀. 我还常去看望它, 象从前一样, 在那里, 休息一下, 在熟悉的小店里叫上一碗素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