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立夏时
初一 散文 711字 2461人浏览 举个栗子维

点点纯白映衬着浓浓的绿,像淘气的孩子不小心把颜料撒在了绿布上。一只只蜜蜂嗡嗡地在花丛中飞来飞去,在袅袅的清香中,立夏——来了。

露珠在花草间滚动着,像明亮狡黠的眼睛,倾听着我们的对话——

“头儿,您说要野炊,咱手里一无米二无锅三无柴的,咋野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笨呀!”头儿一下打在了怡儿的头上,老气横秋地说:“这还不简单,你——回家拿平时不用的锅;你——回家舀一碗白净的米;我嘛,就负责拾掇柴火。我可把最简单的活儿交给你们了,别给我办砸了,遇事小心点儿。行了,行动!”

我们一下子做鸟雀状散开。磨了半天嘴皮子拿到锅后,不知道是我心情过于激动还是过锅重,只觉得腿都软了,一步三”蹭”到小树林时,已看到了堆聚得整整齐齐的柴木、粒粒饱满雪白的大米。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缺野炊必需品——蚕豆。大家围聚成了一个圈,我建议摘赵阿婆家的豆,赵阿婆人和气,被偷了也不会骂人。头儿偏要摘王阿婆家的,说这老妈子为人吝啬,就得偷她的豆让她生气生气。我胆小,只能站在路口望风;怡儿捧着竹藤筐来接头儿扔下的肥嘟嘟的豆。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好啊,你们这帮小鬼,来偷我的豆是吧?”糟!王阿婆!鸡毛掸子!救命啊!顾不得什么了,拾起框像脚踩风火轮似的拼命跑。只觉疾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我要上天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喘着粗气到树林时,头儿已经升起了柴火,支起了锅;怡儿一只手择着豆,一只手拿着下一个准备择的豆儿,飞快地剥去了外皮,将翠绿的豆拢起来与淘好的米一起撒在锅里。头儿估着量加了几勺盐,不时捅捅柴火,换换柴火。我闻着幽幽的清香,口水快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那顿饭,是我们在笑声中哈着气吃完的。

于是,那串银铃般的笑声和氤氲在香气中的三个人影成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