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
高一 散文 616字 56人浏览 逆鳞九段

跟朋友聚餐,酒足饭饱后,被南国冬日夜晚所独有的凉爽包裹,一路晃悠着回家,在马路边上看到一条白色的小狗,于盘旋着寥寥飞蛾的昏黄路灯下蹲坐,若有所思般打量过往行人,而我在它身侧打量它,曾经或许油亮的白色短毛尴尬的斑秃几块,瘦骨嶙峋。 雾愈浓夜渐深,今晚你能居于何处?

我想它大概是没有家了。

在这诺大的城市里,什么样的地方能被称作家?一间房一张床一盏灯足以?每到这种时候,我就有点想妈,也不纯粹是想她……应该是怀念那种感觉,一种不管在外多少年,始终萦绕心头的眷恋。

这份眷恋是一副生动的画。薄薄的暮霭笼罩,天边是艳丽的火烧云,白天的燥热和喧嚣在渐渐消退,从透着暖暖光晕的窗里飘出阵阵参杂油烟味的饭菜香,不大一会儿就传来母亲拉长声调的呼唤声,催促跟玩伴打闹的孩子归家,再过片刻天更暗了,窸窸窣窣的虫鸣慢慢响起,微凉又清新的空气中弥漫植物的香味,伴着夜空中不甚清晰的月牙,有些寂寥。月渐渐变亮,夜越来越静,孩子们在母亲的气息中安心又不甘愿的睡去。

无奈,此时此刻的我和小狗都不能在这画里。跟无家可归的它道别,带上在路灯下不断变换大小的影子,我在更深的夜色中继续前行,抬头四顾,万千灯火在冰冷的高楼大厦中闪耀点缀,竟让钢筋水泥的牢笼变得如此温暖,而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无数个冷冷的夜里,在遥远的我的家乡,也有一盏为我点亮的灯火,让身在他乡的人想起来就无比熨贴。

家,家。家是什么?一间遮风挡雨的房一张容身的床一盏等候的灯,足矣。我是如此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