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无效
高一 散文 533字 38人浏览 邹美嘉

"有时候会觉得,一根绒毛漂浮的姿态比一只鸟更像是飞行。”

在我解释不了的诸多问题里,为什么要写作,为什么会有记录的冲动,它们的意义在哪里。很多时候写作等于贩卖自己的故事、过往、心情想法,也包括隐私。连带回忆中部分的故人,自说自话将他们一同打包出售。

犹如想要推销自己的悲伤、喜悦、困惑、头疼欲裂的某个黎明。渴望它们变得对他人来说也具有一定的价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时候写日记,如果被父母偷看的话几乎会有想死的念头。为什么长大了以后,却愿意并开始乐此不疲地写各种内心深处的秘密给许许多多的陌生人看呢。我想要分享什么呢

去年冬天下了让人意想不到的雪。

电视从傍晚一直开到凌晨,二十四小时播放的新闻里都是关于雪的情报。渐渐的,关于它的说法被组成另一个词语“雪灾”,电视里银妆素裹的画面,又与美好无关。而从窗户往外眺望,南方的城市露出让人完全陌生的脸。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很多住户一起握着大扫帚将主干道上的积雪尽量清除,而草坪上已经是,能踩出数厘米深的脚印的厚度了。

鞋沿在摩擦中发出吱吱声,潮湿的,却宛如干涩的触感。

天空银灰,雪从十米,百米,千米的无法探知的地方落下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沿用物质守恒的定理。这场大雪,在过去无数次凝结、融化、蒸发与液化的过程里,也许已经和我们有过多次相见。

循环,往复。

循环,往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