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调的华丽
初二 散文 627字 53人浏览 淡坐流年

生活总是苍白而无力的,如同一朵浸泡在水里的白色含笑,盈盈的沾了满把的水分,只是轻轻的触碰,枯涩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溢上来,措手不及。

很多时候我都是清醒的,然而对于一个活在现代的人来说,会因为太明白而疼痛。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仰望天空,感受一种空洞的寂寞,没有伤口的难过。在晴空万里的时候,在天空被一大片一大片的云朵遮住神采的时候。我是一个寂寞的人,寂寞的人总是会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燃腾希望的火种,然后破灭,惨烈的死亡,惨烈的绝望。于是,我总是在笑得没心没肺的时候忽然一下子沉默下来,然后看着快乐得像一群孩子似的朋友们说不出话来。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会有细心的人发现我的异样,然,不是寂寞的常客,又怎么会明白我的疼痛。

很多时候,泪也不懂得流了,眼涩的时候,就太起头来看灼灼的阳光,看的眼角生疼,然后轻轻的告诉自己,是太阳太刺眼了。我想,我这样的连自己都需要欺骗的人是悲哀的,然,生活却从没有因为我的难过而停止过脚步。快乐的时候心里也是有阴影的,如同最华丽的火焰鸢尾,向着太阳生长的光辉一面的背后,始终都有阴影,仿佛是刻进肉里的,这一辈子都甩不掉,只要有光芒,就会有阴影。于是总是会莫名的悲伤,就这样从看不见的地方溢上来,泛着枯涩。空洞洞的,如同满是黑暗的屋子,因为黑暗而窒息。好多时候也真的以为自己没有疼痛了,可以像个简单的人一样快乐而幸福了,可是扬起嘴角的时候,眼泪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淌下来,大颗大颗的打在地上,身体的温度就这样一寸一寸的退却,直到冰冷冰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