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韵
初二 散文 905字 727人浏览 袁占舵

史上那些纷飞飘扬,繁华惆怅,凋零飘絮,拉织起,丝绸般的轻盈美丽,有些扑朔迷离,若昙花一现;繁华过后,断然的失落与黯然。却怎么,都离不开了江南的女子。

——

题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忆最深的是触及江南小镇的零落片段。

江南女子的吴侬软语,轻轻的梦呓,一舟竹排划过绿林中的碧湖,轻舟画舫,低低的余韵拉长了,在湖面悠悠地散出去,收不起来。早镇的水声,稀稀琅琅地从江南女子的洗衣手中传出。

记忆中的江南,总是被那些不得志的诗人儒生,低吟浅唱,重叠了那秦淮江畔的忧 郁。而在他们的诗句中,总不乏看到那些浸满江南神韵的女子。“但问阿娇何处去,霞飞小脸杏眸翻”“犹抱琵琶半遮面”,那江南女子俏皮的林下杏眸,掩在丝娟下的丹凤眼,是如何地清澈、恬然、美丽却不带俗世的妖娆;“颦儿才貌世应稀,独抱幽芳出绣闱”,醉心于手工刺绣的江南女子,带着她们灵动,绣活了那布纸中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果然是江南女子牵系着史上和纸上的魂。至此,不得不唤出一句诗,“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原来,黛玉也是江南女子的。她的柔情万般,脆弱地需要随时保护,她是一朵容易香消玉殒的昙花,如此娇弱,如此可人;身世的沉浮,让脆弱的她封闭着自己,尖酸地保护着自己。她永不如宝钗的乖巧懂事,可她的柔肠寸断,造就了她的细腻缜密,她是如此害怕受伤,才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这般唯唯诺诺,这般江南哀愁,就深深吸引了宝玉,让宝玉深深着迷。可终究,黛玉焚稿,唱尽了她的心碎。她本是娇弱之人,她的执着,让她恨宝玉的负心,恨这世道对她的不公,,她便,选择了死亡。那是江南女子的黯然与唱不尽的失落。宝玉终究为了她,出家伴于青灯古佛,长眠于对黛玉的深深愧疚中。

还有那么一位,是出于曹植《洛神赋》当中的。那位如仙般的女子,正是江南美人胚。“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洛神,正是体现江南女子令人着迷的神韵。可以这么说,江南女子,不一定都是美丽的,但却是充满醇酒的畅然,茉莉山茶的清浅。

江南女子,一直都是我梦中所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倾慕她们的神质,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被江南水涤净的美,无与伦比。

或许,还会有更多的江南女子的传说,数不尽的华丽与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