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春天的摩托
初二 其它 1239字 54人浏览 爱yeyeily123

2012年2月4日,立春。

春真的来了,我无法拒绝她的盛情邀请。于是在吃完早饭后,带上相机,带上十三岁的女儿和她念小学一年级的小表妹若恬,准备去翠屏湖畔的湖心岛走走。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只有和大自然在一起,和遍地的野生花草待在一起,我的心里才会真正变得安宁舒坦。

经过极乐村,再往前开一段路,拐上斜插的小路,湖心岛近在咫尺。

小路两旁休眠的油柰树和桃树还在沉默,光秃的枝条上寒意不明地悬挂着若干个饮料瓶。小径竹很多,一丛丛,一簇簇,在阴冷的旷野里展示着颀长身材的美丽。我们接受了她们的夹道欢迎;在几只麻雀的热情鸣叫声中,把摩托车开到了湖心岛,停在了溪山书画院门口台阶下的空地上。

女儿和她的表妹疯玩起来了。她们一会儿打水漂,一会儿手拿可爱的玩具——小狐狸阿狸,让我给她们拍照。后来,女儿捡拾了根小木棍,在地上写着两个字“猪头”,我知道这是她骂我的话,但我笑盈盈地接受。

因为,春天来了!

春天的自然是清纯的。这样的清纯,对我的眼睛来说,是一种诱惑,对我的心脏来说,是一种震撼。有一年初春,我在凤埔的桃洲草场度过了一个上午,那满眼的青翠让我心醉,也让我非常后悔——为什么不把女儿也带上,好让她也沉醉在这样的绿意里呢?这转瞬即逝的美丽,这转瞬即逝的迷离草色,该会让还不太懂得自然之道的她在稚嫩的心灵里对人生对自然的认识又递进一层吧。

念大学的时候,我偶然在精美画册上见到了著名风景画家柯罗的作品《茂特芳丹的回忆》。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人怎么可以把自然界画得跟梦境一般美妙?那位于巴黎以北桑利斯镇附近的茂特芳丹花园有着怎样的魔力,让柯罗如此难忘那里清晨的薄雾初散、清风和煦? 现在我知道了,越是看见崭新的春天,越是让人容易看见时间的流逝,和人生的易苍。所以,在回忆过往的经历时,每一个人都满怀了深深的眷恋和惋惜。那柯罗可不就是这样,在多年之后,用蘸满了情感色调的油彩,画出了自己挚爱的记忆之中的写生之地和浮生乐园? 料峭春寒中,我环顾四周。早上出来的太阳早就消失不见了,现在,天地辽阔,层云低垂,湖边并没有明显的绿色。我在靠近湖水边的地上看见了几朵鼠曲草,但很小,不到一个一分硬币大。它们积聚了全身的力量,从地里钻出来,虽然小,虽然草色遥看近却无,但看吧,过不了多久,它们的花,会和油柰的白花,桃树的红花,油菜的黄花,和许许多多颜色铺里张扬的色彩,交织成天地之间美丽的图景!

春天已经来了,我在等待一幢被油菜花点缀的农舍,等待一只在草地上拨开鲜花啃食嫩草的老牛,等待一个被孩童放上天空的风筝„„但此刻,它们都没有出现,我把眼光投向远方,开始了对春天更热烈的向往。

远方有什么呢?远处的湖面上,一队皮划艇运动员排着整齐的队伍在训练,在湖面上,他们年轻的脸庞是不是也因春天的到来而更加生动富有生气呢?

还有两大鸟,盘旋在空中,我不懂得它们是不是鹰隼,但它们的翅膀确实张得很大,浮沉在春天的气流中。它们的呐喊,是给刚刚到来的春神伴奏吗?

从城里到湖心岛,开摩托不过三十分钟。我想,这就是春天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