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游记
初二 说明文 1890字 398人浏览 伴我成长耶

乌镇游记(一)

早就听说乌镇称为江南最后一个水乡,闻名不如亲见。

正如途中年轻可爱的导游小何所说,周庄名气大,但是商业气息过于浓厚了,而乌镇则更能够体现出水乡人日常生活的点滴,这也我们选择去乌镇而不是周庄的一大理由。

旅游巴士早上8:45自上体出发,沿途顺利,将近十点半便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四顾,有点失望,呈现眼前的完全是一个有点嘈杂的现代乡镇,没有一点水乡小镇的气息。纳闷地跟着导游小何的身后,过了一座石桥,桥下的水脏的很,河上也鲜有船只,更加打击我的玩兴。难道名声在外的乌镇就这副模样?

下了桥,拐道弯,渐渐有了一点古镇的感觉了。继续向前不远,游人渐多,隐约有戏声传来。这便来到了乌镇的集会点,一边是桐乡花鼓戏台,另一边是座道观,便是今日参观第一站修真观。戏台与道观间的场地便是乌镇唯一的集会场,性质类似与上海的人民广场,镇上凡大大小小的活动都聚集在此地。

跨入修真观,游人太多,人挨着人,还烟雾弥漫,难得看清,想无非是些神像。讲解员的声音淹没在游客中,难得听清。到了二进,也便没兴趣去听讲解什么了,神像前放着几张桌子,每张前坐着一人,道士装扮,清一色没精打采的对这来往的游人。只见其中一人身穿白色褂子,头梳道士发髻,面色憔悴,两眼低垂,昏昏欲睡,四肢摊在座椅中,正觉好笑,再往桌前牌子上一看,不得了,此人便是全真教四十七代传人陈某某住持,若全真教先师先祖们真如金庸小说中那般英勇神武,威震江湖,泉下得见其传人是这样一副尊容,不知做何感想。

修真观出来,跟着导游自后门进入夏同善翰林第,鲜有人知夏同善何许人也,但却无人不知杨乃武与小白菜,当年杨葛冤案震惊朝野,最后便是这位夏翰林为小白菜翻的案。夏同善曾官居兵部左侍郎,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又是翰林院士,很大的官了。由于杨葛案他得罪朝中众多权臣,最终难为所容,五十岁告老还乡,可惜终未及在这水乡境地好好怡享天年,五十一岁便辞世。传说当年小白菜为报恩,在被送入尼姑庵削发为尼之前,曾悄悄在这府第住过三个月服侍夏同善,所住便在二楼一间暗房,不被人知晓。

翰林府第,并不象想象中那样宏伟阔气,俨然一江南小户人家。虽有层进前厅后院,但都是袖珍之极。厅房结构也紧凑的很。后花园中几簇毛竹,两排假山,一湾鱼池,外加一座仅够两人站下的戏台,再进来三五游人就已经满满当当的了。穿过这迷你花园,来到前厅,“德馨流远”德匾额两边并行各放着一个红木盒,上绘龙腾祥云,据说是放置皇帝圣旨的地方。转身即见一座约两三尺高的门槛,这可是门第的象征。古代地位越高的人家门槛越高,夏同善曾官居兵部左侍郎,这门槛自然不是一般的高了。而且这过这高门槛的时候得千万注意不能够踏在门槛上,而必须一步跨过,否则便视为踏在人家头上。一般门槛分三层,上面两道可以卸下,只有在皇帝圣旨到的时候,才需要卸下上面两道槛。

自正厅向边门经过夏同善的书房,一张竹塌,几把椅子,一张桌子,一口水缸,一个柜子,便是书房的全部,只有简陋二字可以评说了。侧门出去便又转到修真观,原来这翰林第与修真观只有一墙之隔,后为方便游人,开出一扇互通的小门。

此时已到正午时间,依着导游介绍,我们来到浔阳楼,点了这里有名的梅菜扣肉,油炸臭豆腐,外加半只鸡煲,一盘青菜。边吃边看窗外,这条街都是饭店,而且统一的每家店门前放着两口锅,一口煮着萝卜羊肉,一口煮着梅菜扣肉,也算是招揽客人的一个特色吧。说到吃,除了以上所说的羊肉和梅菜扣肉,再就是白水鱼,白水鱼乃淡水鱼,到这里吃白水鱼就吃个新鲜。说到特产什么的,有两样,一是三白酒,所谓三白—白水白米白面精制而成,另一则是姑嫂饼。

午饭结束,一看时间十二点半,接下来要去的便是当铺,刚跨进当铺的大门,贴着脸就

是一面木板墙,正纳闷,抬头一看,才明白,这便是当台,夸张一点说除了伸手还要掂脚才能够着那投当的窗口。这样一种居高临下,别说是旧时穷人走投无路来投当,即便是现在也觉得压的慌。那种心情,可是体会了一番。走进当铺内堂,墙上挂着三大财神画像,一般人家只供一个财神,唯独当铺供的是三个,当铺老板的贪心可略见一二了。画像下边一侧两张桌子一个是相当于现在的出纳坐,另一个是帐房先生的位子。出纳坐的凳子,其实是个箱子,箱子的一侧有个刚好可以塞下一枚铜钱的孔,箱子的钥匙只有当铺老板才有,这叫只进不出。穿过一道门,是存放当物的房间,木柜子隔成一个个带锁的屉子,想必也只有当铺老板才打得开吧。

当铺后门出来没有多远就又回到修真观前的广场。没来得及稍做修整,便匆匆赶往下一个地点-矛盾故居。到现在为止一直是在房子里转,而我奔着来的乌镇的小桥流水还有烟雨长廊呢?只好等参观完矛盾故居再去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