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与希望 论文
初三 散文 3621字 199人浏览 陈宵红

幻灭与希望

--《雨巷》《荷塘月色》比较

作者 :辽宁省实验中学 语文一级教师 张海洋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南大街89号

邮编 :110031

幻灭与希望

--《雨巷》《荷塘月色》比较

张海洋

在《雨巷》的教学过程中,笔者发现此诗与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在意象的选择、情感的变化、主题的表现上有颇多相似之处,试做一比较。

一、写作背景:

两篇作品都写于1927年夏天。1927年在中国现代史上是具有转折性意义的一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共两党合作失败,全国陷于白色恐怖之中。在中国文学史上,这一年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五四时期形成的高歌猛进、乐观向上的情绪消失了,民主和科学的美梦顷刻之间破碎了,时代的风云变幻在文学艺术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1927年开始,作家们的写作视角逐渐由外向的描写社会政治、表达激进的情感转到深入挖掘内心情感、深刻剖析民族弱点中来。

五四时期浸润着自由民主的空气成长起来的青年们,多有着进步的思想。1919年,21岁的朱自清参加了五四运动,1926年,21岁的戴望舒加入共青团。随之而来的1927年的白色恐怖结束了他们追求新生的幻想,使他们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相同的人生背景、相似的人生经历、相近的写作风格催生了两部优秀作品--《雨巷》和《荷塘月色》。

二、意象

《雨巷》是戴望舒的成名作和前期的代表作, 他曾因此而赢得了“雨巷诗人”的雅号。《荷塘月色》是朱自清前期散文的代表作,同样为作者奠定了在文坛上的地位。

1、花朵意象

两篇作品都以传统的花朵意象作为象征物来抒发情感。

《雨巷》中的丁香花,虽然不是诗中的主体意象,但诗中那迷蒙、忧愁的意境,那淡淡的哀怨的情绪都是通过丁香表现出来的。丁香又名百结,是百种愁怨结成的,曹植、杜甫、李商隐、陆龟蒙都曾写诗咏叹丁香花,而这些诗作无一不与愁绪有关。李璟诗中“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更可看作是戴望舒《雨巷》构思的直接来源。愁怨是丁香的生命,而雨中丁香更添许多朦胧、凄美的韵味。戴望舒吸收了中国传统诗歌的丁香意象,并创造性地将丁香与姑娘融为一体,梦一般的丁香姑娘不只代表着愁怨,她已成为美好希望的象征,这种意向的选择应该是源于西方对女性的尊重、甚至崇拜的传统。

《荷塘月色》中月夜下静静绽放的荷花,也是中国传统的意向。《诗经》《离骚》、曹植、李白、周敦颐、杨万里、曹雪芹的作品中都把荷花作为纯洁美好的象征。在军阀混战的世界中,这纯净的荷花正是朱自清向往的心无杂念的超然境界的象征。和《雨巷》不同的是,朱自清并未把荷花纯净的特征寄予在姑娘身上,而是着重刻画出荷花本身的美,如星星、如明珠。《荷塘月色》的主体意象仍然是荷花,但花朵与美人似乎自古就难以分离,荷塘让作者暂时获得了解脱,朱自清眼前的纯净花朵都幻化成美丽的女子,袅娜、羞涩又纯净的如刚出浴的美人,作者的心灵已完全融进荷塘中,享受着这淡淡的喜悦。

虽然戴望舒《雨巷》的主体是姑娘,诗人的感情表现也更强烈一些,朱自清荷塘月色的主体是花,情感相对平和、超然,但她们都是作者美好理想的象征。

2、 环境衬托

同一时代的作品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相同之处。在背景的烘托上,《雨巷》与《荷塘月色》竟如此的相似。在暮春寂寥的雨巷中,戴望舒为我们刻画了一个雨打油伞的迷离意境。

那弥漫着江南雨雾的小巷,颓圮的篱墙,古旧的油伞,潮湿、阴暗、寂寥,没有阳光、没有生机、没有活力,这是当时黑暗阴沉社会现实的象征。《荷塘月色》中,衬托荷塘的是一条幽僻的小煤屑路,一样的寂寞、冷清,-没有月亮的晚上,更是显得阴森森的。荷塘周围的灌木,“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树色一例是阴阴的”。这黑暗恐怖的景色是当时黑暗阴沉的社会在作者心灵中的投影。

军阀混战的现实,尤其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政局动荡,大屠杀的惨象在这些追求理想的青年心中留下了可怕的印记,美梦顷刻间破灭的痛楚,让青年们同感置身于没有光明的世界,他们在黑暗与恐怖的环境中,痛苦、沉沦、挣扎。

三、情感

两篇文章的情绪变化也有着惊人的相似点。

1. 起。开篇迎面走来的主人公都处在一种由周围环境导致的极度的痛苦中。一位是撑着古旧的油伞,在阴沉的天地间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的戴望舒;另一位是在朦胧的月光下,沿着曲折、阴森森的小煤屑路独自一个人踱步的朱自清。作家由于找不到生活的出路而感到周围的一切冰冷而阴暗。

2. 承。五四时期曾经有过的自由、民主的空气使青年们始终怀抱着希望。在这样阴沉的背景中,戴望舒在热烈的期盼中,恍然看见了一位美丽又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款款走来;而在这无边的荷塘月色中,朱自清眼前的荷花幻化成亭亭的舞女,袅娜、羞涩又纯净的美人。这些纯美的意象是作者美好理想的象征,使作者得以暂时忘却痛苦。

3. 转。在文章的高潮部分,《雨巷》中撑着油伞的戴望舒在“像我一样,像我一样”的强烈的情感共鸣中,在心底热切的呼唤中看到了梦中的姑娘“静默地走近 走近, 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在短暂的目光交会中,我们仿佛听得见诗人狂热的心跳、看得见他那急切的目光--梦中的希望、人生的理想已近在咫尺,完全忘却了雨巷的阴冷、凄凉。在朦胧的荷塘带给作者暂时的安慰之后,朱自清的情感也达到了欢乐的顶峰。作者沉浸于忘我的欢乐中,想起了家乡,想起江南的旧俗--采莲,我们仿佛又见到六朝时期采莲的盛况,看 到“妖童媛女”嬉游的光景,看到那个热闹而风流的季节。作者的感情如此的投入,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回去路上小煤屑路的阴森、恐怖。

4.合。最终,当姑娘飘然远去,“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匆匆的一瞥之后,美好的理想梦一样的消散了,戴望舒又重回孤独。这种孤独是在热烈的期盼、短暂的邂逅之后的孤独,让敏感的诗人倍感凄凉无助。同样的在《荷塘月色》文末,当我们还沉浸在无尽的采莲的欢乐中时,朱自清却已轻轻地把我们拉回到了现实中--那一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一切美好的理想都仿佛一场梦。

作者们在孤寂中咀嚼着大革命失败后的幻灭与痛苦,心中充满了迷惘的情绪和朦胧的希望。对美好理想的憧憬、追求及幻灭之后的深重的悲剧感,以及那欢乐也掩盖不住的忧郁低徊的情调,那交织着失望和希望、幻灭和追求的复杂情感,是那一代知识分子走投无路的精神处境的表现。

四、主题

《雨巷》由于具有象征意义而产生主题的多义性,这是现代派诗歌的共同特征。初读诗时觉得丁香姑娘仿如作者的恋人,诗人将最初的向往、爱慕至想爱而不可得,到最后与爱擦肩而过的怅惘、忧伤的情感变化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联系到当时弥漫全国的白色恐怖,了解到戴望舒写作的背景(戴望舒因曾参加进步活动而不得不避居于松江友人的家中),丁香姑娘似又可看作是作者美好的理想和希望的象征,而这一美丽的希望确又渺茫

得像梦一样难以把握。由此表现出幻灭的主题--爱情和理想的双重幻灭。

《荷塘月色》中的荷花纯洁高贵,姿态各异,荷塘静美清幽。皎洁的月色应该更能提升这种清幽的意境,而朱自清却有意识的反复渲染着他所喜爱的“小睡的风味”--周围淡淡的月光,薄薄的青雾,淡淡的云。美丽的梦仿佛近在眼前,却又仿佛与人隔了一层,“像笼着轻纱的梦”,那样美丽,却又那样的朦胧、难以把握。这朦胧而又美丽的荷塘,正是作者当时追求理想却又找不到出路的迷茫心境的象征。而当房门轻闭,一切美景都留在身后,作者的世界也便又回归到迷茫与痛苦的现实中。也许,作者会感到更多的痛苦与无奈吧,毕竟在这美丽的荷塘中,自己曾经陶醉过,解脱过,而一切又终归于破灭--犹如在大革命中破灭的理想、抱负。

文学是时代的足音, 它记录着历史的脚步。任何一个时代的社会变幻都会在文学作品中留下印记。戴望舒和朱自清都是五四时期成长起来的青年,这些青年人在西学东渐的碰撞中成长, 他们兼容并蓄, 在自由民主的空气中歌唱着新生。1927年,大革命的失败打碎了知识分子的美梦。他们体味着大革命失败后的幻灭与痛苦,心中充满了迷惘的情绪和朦胧的希望。这种情怀在当时是有一定的普遍性的:这一年,闻一多结束了诗人生涯,走进学者书斋,在古代神话典籍中避趋世间纷乱;处于学术顶峰的学者王国维,寂寞地自沉于颐和园的昆明湖, 为后人留下无尽的遗憾;鲁迅是唯一的例外,他在痛苦的思考中完成了世界观的转变。而多数知识分子正和戴望舒、朱自清一样,在梦一样美丽又虚幻的希望中,痛苦地探寻着出路。有一些人沉沦了,而多数人在痛苦中坚强的站起来,成为真正的人。

参考书目:《戴望舒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1956年

《望舒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0年

《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导言》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1935年

《戴望舒传》 北塔(徐伟锋) 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3年

作者 :辽宁省实验中学 语文一级教师 张海洋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南大街89号

邮编 :11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