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同年
初一 散文 714字 106人浏览 歆彦晓

巴扎尔克曾经说过:童年原是一生最美妙的阶段,那时的孩子是一朵花,也是一颗果子,是一片懵懵懂懂的聪明,一种永远不息的活动,一股强烈的欲望。也许是这样的吧,我们就是童年的守护者,人们总是把我们比作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不时翻起数朵朵的旋风式浪花,孕育着所有万物。而那时的我们却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溪,和墨绿的藤条与欢快的鱼儿打交道,我们也不时常常幻想自己能融入大海,变成蓝色的,享受着波涛汹涌的生活。但当我们一步步融入大海时,我们会发现我们失去了许多,见不到墨绿的藤条,找不到欢快的鱼儿,会更加失落。最后,当我们融入了大海时,我们又会发现,自己的幻想还没有达到,我们又会幻想成为海洋的守护神,像波塞冬那样,掌握着一切,我们又一步步成为海洋之神,可发现,自己只剩下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要饱受风吹雨打,和放荡不羁的浪花。

在我的世界里,也有一片这样的海洋,天气一半晴空万里,一半阴晴圆缺,在那片海洋里,有一片光怪陆离的大陆,上面有一座美丽的城堡,在那所城堡里,装着我许多的心事,比如我遇见了郭敬明,见到了我喜欢的同桌,用魔力打败了自己的敌人,当上了作家等等。我也有时在那片大陆上奔跑过,那是一个雨天,眼角含着的眼泪被无情的狂风刮得似玻璃碎珠一样,滋润着它所谓而又虚伪的大地,树根上长着恶毒残忍的荆棘,刺痛了我那颗善解人意的心,而它们还在嘲笑着我的懦弱。我还在继续的奔跑,雨水让我的伤口发了炎,我想要停下来休息,可我却踏入了一片有去无回的沼泽地里,沼泽地就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包围了我,我哭得越来越来厉害,也不知道是我的泪水滋润了沼泽地,还是上帝有了良知,沼泽地又像一个婴儿脆弱的心灵,一下子又破碎了,我立刻逃了出来,跑回了那座美丽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