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
高一 散文 1583字 5894人浏览 1062119118ab

灯火阑珊,烟花绽放。伊人彼方,笑靥如花,容颜似水,流年虚华。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若是无缘,何需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以陌路。 人生只如初见。

遇见,是世间最美的意外。转身,回眸,三生三世。偶遇面具下的容颜,愿意倾城交换。只是,拿什么来交换,我们本不该存在的命运线条。瞬影流转,时间静止在对望的一刻。

留芳传千代为谁固守,风信紫开遍在荒流海。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石板桥上,我轻轻念出你我的誓言。翘首的三年,你如初我依旧。等你回来带我走,我们说好的永远。

日落余晖,暮鼓钟声。繁华如梦,繁华落寞,斯人憔悴。无遗生殃。归期的南山脚下,你迟迟未出现。我哭喊你呼唤,清晰的呢喃。悬崖边,云散开。来世,今世,至此。

你不来,我不老,我们的天荒地老。穿梭在欲望与孤寂里,铺天盖地。相爱,即使你不允许。迷信着彼此的天长地久的永恒。

美眷少女,英俊少年,守三年之约,履三年之诺。阻扰重重,却不曾相忘。怎年造化弄人, 不得厮守海角天涯。若无言,执彼手,相望相合。不敢苟存于人间,纵使生死而两难分。

此生不换

风筝是回忆的长线,缠绕在天边。心有牵结,我听得见你抱住我的心跳。丝带遗留,我看见你寻我四处无处寻。醉生梦死,徘徊在现实与梦境里。缠绵悱恻,你是君子我并非迷恋。尘埃褪去,流年里的容颜逐渐清晰。秋风瑟瑟,琴音来自何处飘零天涯。借钟鼓击鸣,许我前世今生。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梦里梦外,我歇斯底里大声喧嚣。闭眼前一秒,你问我,还爱着谁。殇已逝,情未落。身躯挡下的百年,如何放下是好。柔情万丈,筑起爱玉宇。

百年等待,她容颜如旧时,百年轮回,他精气未却。等待与遗忘,距离似乎拉得愈发遥远。回不去的从前,莫名的牵引,陌路形同,识遇惜懂,爱与恨,交织着矛盾着。恋恋不舍最后一眼,但愿来时来世。

生生世世,答应不再爱你

今生今世,我为你尘封三生三世。今生今世,你为我解封复印之岁。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莫谈人面桃花明月长情。天涯尽头,无归期。忘情湖水,饮下,不相忘。转身,咫尺天涯。回望,天涯咫尺。不思量,自难忘。

一抹青蓝淡彩,许下就此放手。白雪飘天际,三生三世,落定。忧伤,淡然,相爱,痴守。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念之情,真爱之义。除了那个人还可以为谁义无反顾。答应不爱你,默泪。挥剑紫彩,还可与谁执之手,偕以老。

燕落雪纷飞,半面红装交相应。

只一瞬间,便看到了一秒天堂。喝不完的忘情湖水,回头相望,拭不完相思泪。情至深,黑发雪染白。凄美了相拥的离别,纷飞了无情无悔岁月。

眼泪滑落,誓言在唇边。忘记说好的时间。柳絮留不住离开的侧影。 远走空寂,说好,不再见。爱已难续,待看流光飞去。

一首唱不完的歌

彼岸花期,荼蘼默开。梦落萦绕弦弦丝语,留不住记忆光线。用眼泪交织往日总总,苦笑悲伤无处掩埋。

旧日猩红雪花,点点斑驳。如果时间忘记,如何莫失莫忘。如果时间记得,温暖也不会冷却。

打翻了前世的是非尘埃,邀明月见证红尘岁月。轮回里,锁眉缘字诀,风铃声响彻。问燕儿,可否成双比翼飞。问余晖,可否留恋沧海。

燕归去,复回来。顺海流,怎么才能飘然远去。

时间安排了世纪意外,导演了这场不可逆流的存在。岁月多寂寞,策马红尘,只云烟而已。

一世如初见,二世念百年,三世挥泪别。三生三世,一场爱却天地不容。忘了吧,放手吧,失去了色彩的天空,只留永恒的灰白久存心间。爱情,教会了勇敢,共进退,等待,与妥协。为了这真正的放手,请允许幸福拿起。

一世记忆太沉重,何况三世。不要爱了,别爱了。早知如今这般结局,不如不曾经遇见。只是,注定了的来世再爱。爱不逝,暖永存。这段记忆,三百年的纠缠。生生世世,真爱又何止这三世。

看,谁在湖水旁苦尽无奈的等待。听,远方传来了熟悉的誓言。

一抹轻紫色,独留人间。

一缕长潇剑,万世难辞。

只一盛夏,无悔的执着,泪雨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