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知多少
初一 散文 2475字 116人浏览 ttkk007

当年轻的生命走过了繁花似锦的春天。才知道,在漫长漫长的岁月里,自己将会遇见谁,才知道,总有一些相遇是错误的,总有一些暧昧是没有结果的。 林西听说美美搬迁来了重庆,他辗转打听到她的电话。阳光温暖而暧昧,相识十七年了,他们的缘分就像时紧时松的风筝线,若隐若现。美美虽然知道林晰在重庆,却一直没有联系他,美美不想没有理由去打搅他苦苦挣来的宁静生活!林西在她同龄的朋友中,算是混的不错的。林晰经历了无数次九死一生,无数次挫折与失败,终于在繁华的城市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房子,车子,可观的收入,和赏识他的才华的人!。

周末本来打算登门造访老板的,忽然接到一个不停的陌生电话。她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哪个?”他叹口气说:“忘了?美美,是我,林晰。你还好吗!”美美意外的笑:“还是老样子,感谢你关心。听你妹妹说了你的近况,你现在混得不错嘛!好久去你新家参观参观嘛!”林晰说,今天我有空,一会我开车去接你。

林晰是林雅的GG ,最初结识他,林晰还在读高三,美美常去他们家那开满洁白的橘子花的小院,她说她喜欢那浸人心脾的淡香。林晰看她的眼神少见的清澈。美美喜欢坐在桥头吹风,林晰在远处喊:“美美,危险,小心摔下来。”她开心的玩笑:“不怕,有你接着的。” 后来,林晰上了大学,周末回来,偶尔会碰见美美。她和西雅在宽阔的小院打羽毛球,他在旁边看,美美就笑着大叫:“林晰,过来一块打吧。”他总是笑着摇头。偶尔美美和林晰会在月明星稀的小院,看着夜幕下绵延起伏的群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闲话家常,月光下,他的轮廓分明,林晰看美美的眼神明净温柔。

美美开始逃避他的目光,越来越少去他家。再后来,听林雅说林晰毕业后做了记者,或出国考察了,或又跳槽了等等,再后来,美美有了男友,他有了女友。美美又开始去他家玩。美美常落寞的站在他家的小院,独自欣赏那些橘子花,独自看散落在小山丘的白色炊烟从农家的屋顶袅袅升起,或愣愣的看他和她在夕阳的光彩映照下卿卿我:那么柔和,温暖,纯净。她愣愣的望者他们的背影痴想:这样的景象,是她梦里完美的爱情。美美突然想起一首小诗:“世间种种,风声水起,有朝一日水落石出,只要肯相伴一生,就算没有玫瑰,香水,钻石,一粥一饭,吵架,哭泣,和解,都是爱情。”

依稀记得,那天他悄悄对她说着暧昧的话语。此情此景,他的表白对她来说,是多么的苍白无力。美美想,也许他的花心爱情是敌不过岁月的琐碎的!美美告诫自己:“那是他和我开的一个玩笑,一觉醒来,我任是坐在池边观水的女子,依旧素面朝天,笑得无暇。”美美避开他的目光,然后倔强的转身离去,他的叹息,轻得几乎无法听到。。

那么多年来一直都在疏远着他,也许是她不知道怎么去亲近他。再后来,总是无意间从林雅的叙述中,美美知道了关于他的女友织毛衣,会做饭,会给男友买情侣衫。而美美却象聊斋故事里的傻缨宁。时光像沙砾点点流失,她对于他心存的一丝丝幻想,随着时和空间的距离渐行渐远。于那些充满诗情画意的日子,终于在记忆中成为零落的片断 。

再后来,她嫁给了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那一年的秋天,美美整个人像浸在冰水里感觉不到冷,因为难过,感觉不到痛。婚姻里最悲哀的莫过于如此,明明不爱对方,却要厮守在一起,看自己枯萎,看对方凋谢。

于是,林雅邀请美美去她家散心,她喜欢乡村里那种仿若隔世的感觉,那些若隐若现难以愈合的哀愁,统统搁浅在小镇的炊烟里。林晰恰好在家,她们踩着满地的落叶,树叶夹杂着沙沙的响声,似乎就敲在心里,美美说她的心就像下了一场雪!是彻骨的寒冷,他对她满是痛惜,丝丝入骨,藕断丝连。他诚恳的对她说:“美,离开他吧,我其实一直喜欢的是你。”美美凄然失笑:“怎么可能!”那天,她们在一起学骑自行车,美美狠狠的摔了一跤,手腕处

骨折了,差点落到鱼池里。她疼得眼泪直冒,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是从来不掉眼泪的林晰却哭了。也许,适合她的距离始终还差一点,只是一点点,但有可能一生都弥合不了那一点点差距,她们之间,不曾发生爱情。

一晃十年,而林晰,如风筝断线般,飞出了她的天空。。

再后来,他结婚,听说婚礼举办的非常隆重,美美没有去参加。又过了很多年,听说他不断在跳槽,后来终于离婚了,半年之后再婚,听说对方经济条件很不错。美美惊讶一瞬,很快平复下来,默然听着林雅以当年的口气,兴致勃勃的讲新嫂子如何贤惠如何善解人意如何通情达理皮肤如何白皙个子如何高挑```

他终于找到了称心如意的伴侣!美美想,她的眼里也只是心心念念的祝福。或许是又一个轮回把她带到俗世,再看一阕演绎在红尘里的倾城之恋吧。

时光流逝,记忆的轻舟已过万重山。只剩当年的那么一丝不经意的吸引,至于谁吸引谁,如今看来,都不重要,抑或是从未重要过。抑或,她只是他心里的一支水晶花```

此刻,当林晰的小车停在她的面前,再次见到他,已是10年后的今天,林晰衣着很随意的牛仔裤配格子衬衣,帅气明朗,只是更多了几分成熟几分沧桑。美美已失却了曾经的天真烂漫,凭添了几分成熟妩媚。

终于到了他宽阔的新家,美美看见了他那并不漂亮的新娘。有些失落,林晰的新娘一身干练一身精干全身充满了力量,骄傲得像只刺猬。吃饭的时候,林晰当做他的妻子笑着说:“美美,还记得你跟我学骑自行车吗!”美美的心里隐隐有些尴尬。此情此景,她不想去衡量她与那她的距离和处境,但美美知道,有些时候,她必须懂得安静的离开,比如,今天过后。 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生活终究不如洗澡一般干脆,冲刷掉老旧细胞的同时却洗不去留在过去的心情。如同记忆贴心帮你记住很多事情,却不会贴心的删掉其中让美美想来就心痛的点滴片刻。反而最是那些细枝末节,就越是烙的刻骨铭心。

她用一生的幸福终于寻求到了答案。美美的生活已然是一地的碎片!

`美美独自沉溺在喷水池旁枯坐无语,浑然不觉,天色已晚。她在想,她们之间应该是没有电光石火的爱情的,或许她只是为了洗掉对消磨的年少时代的眷恋吧?尘封的往事就像一首歌谣,在《丁香花》之中放逐片断心情,身处在繁华的都市,美美的眼里尽是那些退色的记忆:在那开满橘子花香的小院,总有那些抹不去的他和她在一块骑自行车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