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你还好吗?
初一 记叙文 2171字 73人浏览 xueting652143

时间真是一剂良药,哪怕再惨痛的创伤,经它的调理,创口也会慢慢愈合、结痂、复原。时间就像川流不息,无论多么顽固、深刻的记忆,由它经年的激荡与侵蚀,终将变得模糊、依稀,一如受潮的旧照片。“5。12”汶川地震过去两年多了。其时,那些血与火、生与死、爱与恨、毁灭与重生、哀痛与感奋————无论是感官的冲击,还是灵魂的洗礼,都像潮涨潮落一般,随着时间的尘埃落定,由沸腾转为平静,由喧嚣归于沉寂。所有撼人心魄的情感经历,所有刻骨铭心的悲喜记忆,都已被遗忘的青草覆盖,一片荒芜。但总有些东西留下来。就像浪涛淘洗,卷走了泥沙,却留下了金粒;又像拍照底片,历经冲印,依然清晰。哪怕一个人,一句话,一个动作,乃至一个表情,会在你的记忆深处熠熠生辉,鲜活地存留着。现代传媒对人的影响越来越深刻了,它不仅走进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也长驱直入人的内心。我关于“5。12”汶川地震的信息及记忆,便主要源于电视。地震发生后,央视当即组织记者兵分数路,深入灾区的各个层面采访报道。那次报道是记者兼主持人李小萌传回的。似乎是震后三五天的光景。画面中是一片劫后余生、满目疮痍的景象。原本青翠的山脉,泥石崩塌,山体剥落,赫然刺目;先前清波潋滟的河流,如今形成堰塞,浑浊不堪;曾经通畅的山村小路,已是时断时续、扭曲错位、面目全非了。路上行人寥落。也难怪,山里本就人烟稀散,又经历这场噩梦,人们像炸窝的鸟儿四散藏匿,更难得遇见人影。就在一条乡村土路上,小萌一干人,偶遇一位埋头赶路的挑担老伯。记忆中的老伯六十开外的样子,头发粗硬、竖直,脸型瘦削、刻板,面色发暗,容颜憔悴,写满风尘与沧桑。倒没有难民常见的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惊魂未定的样子,表情中更多的是冷峻与木然,只是眼神中透出些许的迷茫、抑郁。他上身套一件草绿色的马甲,敞着,下身着深色粗劣的裤子,脚上是一双很不协调的白球鞋,一看就是憨厚、地道的巴蜀老农。肩头一根扁担的两端各吊着一只铁桶,走起来直晃悠。是好奇呢,抑或是恻隐之心使然,还是患难中人心的靠近?小萌上前拦住老伯,打探他的情况。老伯站住,放下了担子。我模糊记得,老伯说他姓朱,家离这儿很远,出来好几天了。眼看局势稍稍平静下来,不放心家里的麦子,这不,要回去瞧瞧呢。那段日子,对于灾区以及关注灾区的人们来说,没有比“人是否活着”“家里情况怎样”等话题最让人敏感了。回避与求证,矛盾地纠结在一起。但遗憾的是,任我搜肠枯肚,脑子里一片空白,仍然想不起关乎老伯家里一星半点的信息。是小萌不便多问,还是当时就没听真切,还是我过后该死给忘了呢?总之,老伯一家的情况,成了我心中的悬案,萦怀不释,却无从证实。简单的交谈之后,老伯要起身赶路。他走到担子中间,两手托起扁担搁在肩上,哈腰,准备挺身。是担子很沉,老伯起肩有些吃力呢,还是小萌下意识的动作?不得而知。只见小萌伸手将扁担托了一把,助他一臂之力。我想,小萌这不经意的举动,如其说是肢体上的行为,倒不如说是意念的外延。老伯似乎觉察到了小萌的帮衬,却没表示什么。是他起身轻松些吗?也许吧,可我更愿意相信是老伯心理感受到了。然而,令小萌以及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老伯走出几步,停住脚,扭过头来,脸上含着歉意、谦卑的微笑,冲小萌道:“谢谢你的操心了!”,便转身踽踽而去。这是多么耳熟能详的一句客套话。平素,它只是交际中的一种程式,几近不带感情色彩,就像人见面寒暄一样稀松平常,因此,我们一般充耳不闻。但当时不经意间听到这句话,我不禁怦然心动。像有一束电流,穿透耳膜,直击心灵深处最柔软的一角,脆弱的心弦倏地一颤。那段日子本就饱和的泪腺,訇然决堤,泪水夺眶而出。透过迷蒙的双眼,我隐约看见老伯的身后——镜头前的小萌,早已泣不成声,难以自抑。在所有人泪光莹莹的瞩望中,老伯佝偻、蹒跚、伶仃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镜头之外,消失在我们的了解之外。亲爱的老伯,你肩头的担子里,一头盛满生活的艰辛,一头盛满灾难的苦痛,沉着呢!生活的重荷已让你举步维艰,而今,又添山一般沉的灾难,你更将不堪重负。你须留神脚下,路上的坎坷与羁绊,会随时撂倒你,你自顾自犹恐不及,为何要驻足停留、转身道谢呢?是要感谢小萌的举手之劳吗?我们为你操心了吗?别人都给予

你什么了呢?亲爱的老伯,我推想,你或许侥幸死里逃生,可谁能保证,你的家人及亲朋故友没有伤亡的可能?即便上天护佑,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毫发未损,但田地损毁,家园丧失,该不是我恶意的臆想吧。那么,你的心里一定有不解的心结,有难以言说的隐痛。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在巨大的打击之下,即使你情绪失控、理智崩溃、行为失常也见怪不怪啊!而你走出多远,却要回头,将泪水咽到肚里,微笑着向人道谢。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你这般从容沉静,这般举重若轻?难道是岁月的多艰,练就了你处变不惊、逆来顺受的本领?是灾难的频仍,你早已变得神经麻木,反应迟钝?还是人格中先天的卑微,使你面对别人哪怕些微的援手,也不敢轻慢,要戴德感恩?亲爱的老伯,这些,我绝不相信!你的回头,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你的微笑,使我看到了人性的一抹亮色:坚强、隐忍、柔韧;还有那一声脱口而出的感谢,我更看到了芬芳美好的品行,那就是,无论遭逢多大的变故,不管遇到怎样的处境,依然不失自我,坚守做人的信念,永葆朴厚、温良的本性。两年多了,我心里一直牵挂着————